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69、good boy
    耳朵開始發熱,估計楊菲在痛罵她。楊雨冉基本能想象到,嘟嘟嘟聲響起的剎那,楊菲定然氣瘋了,有可能砸了部手機。

    她聽家里效忠楊母的傭人說過,楊菲有個臭毛病,每次受了氣總愛砸東西。非常支持蘋果和華為生意,一周換一個新的。

    楊菲的助理幫她買到新手機,首先要弄好每日備份數據,稍有遺忘基本等著被開。

    早上心情倍好,給崽崽們展露的笑容格外多。

    中午路過餐廳看到方凱諂媚跟在尹天照身后,一副古代太監的狗腿樣,幫尹天照擦椅子擦桌子。

    尹老太爺非常有遠見,早早把主戰場轉到國外。靠科技、旅游、文創三大領域,賺得盆滿缽滿。

    別家因特殊原因停歇三年保根基,尹老太爺則躋身進入國內富豪前五,僅次于貫通國內各行各業的天禹張家,以及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京都三爺。

    楊雨冉之前沒看出小方凱個子不高、年齡不大,心眼不少。

    想想也正常,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以方凱從小成長的環境,早鍛煉出他有點勢利眼的性子。

    尹天照進入嘉德只對團隊成員公開了身份,若對全公司公開,估計巴結的人更多。

    楊雨冉沒什么心思去管別人閑事,準備打好飯帶回404吃,刻意繞開兩人視線范圍進入餐廳。

    排隊過程中,她好死不死的聽到了自己名字。

    回頭望去,見第二排座椅中間位置,方凱正殷切地當推銷員。

    “尹大哥,咱們公司食堂的排骨湯特別鮮美好喝,主廚水平不比你自帶的營養師差呢。你聽我建議過來吃準沒錯,來嘗嘗腌黃瓜,味道同樣特別地道。”

    尹天照接過助理遞來的專用銀勺子,舀上排骨湯送入口中,只嘗了一口蹙起眉頭,大概讓膩住了。

    放下銀勺子,半信半疑地問身邊小男孩:“你說雨冉喜歡喝這里的排骨湯?”

    “是的,尹大哥,我第一天來美女姐姐就給我介紹了餐廳的排骨湯。”

    方凱無比坦誠,用力點頭。從他恨不得把心掏出來的神色看,得虧他處在公眾場合,約束了點行動,否則很可能跪地發誓。

    尹天照朝坐在身后一排的助理招下手,命令道:“讓營養師把味道記下,十天內練出相同手藝。”

    “是。”

    助理恭敬應道。

    楊雨冉大概能想象到自己下周的遭遇,尹天照助理提著油膩且難喝的排骨湯跑來她辦公室,用自身可能被開除來央求她喝完。

    因沒睡好的偏頭痛問題隱隱加重了,太陽穴突突突的抽疼,似乎只有靠揍人才能緩解癥狀。

    范思睿中午喜歡先午睡再吃飯,由熊彩云過來幫他打飯。

    剛好兩人排隊距離不算遠,熊彩云站在楊雨冉后面的位置。她扭身越過兩人,把飯盒交給熊彩云,告知要吃的飯菜,讓其幫她一起打了。

    她屬于讓位置,不牽扯插隊,除了熊彩云有點拉胯臉,隊伍中其他人喜聞樂見。

    延續著熊彩云的陰沉臉色,來到方凱身后,快準狠地擰住小男孩右邊招風耳,用力轉把。

    方凱疼得面部表情極度扭曲,本欲發火,可當看到楊雨冉那張嫵媚惑人的臉蛋,所有火氣換為賣慘。

    由著痛疼刺激淚腺,婆娑望著楊雨冉哀求:“美女姐姐,求放過小弟。”

    不住向楊雨冉投以暗示的眨眼,此處的求放過顯然代表求別揭穿他。

    楊雨冉比較厚道,替孩子守住秘密,皮笑肉不笑地說:“你過來,我們私人恩怨私了。”

    “好嘞!”方凱興奮答應。

    楊雨冉朝著看呆了的尹天照淡然點下頭,扯著方凱走向刷卡機器前。

    “你說我愛喝排骨湯,行啊,好東西要和大家分享。今天中午到晚上,所有點過排骨湯的人,我請客你掏錢。”

    說著從方凱用手護住的兜里扯出飯卡,遞給收銀小妹,吩咐道:“不用和咱們小方凱客氣,記他卡上。”

    小妹愣住好幾秒,出于善良小聲問方凱:“可以嗎?這樣好嗎?”

    方凱欲哭無淚,他的零花錢早被家里卡死了,他還想多存點錢買喜歡的機車配件呢。他之所以巴結尹天照,無非家里老人讓他處好關系,其次跟著尹天照能省下不少錢呢。

    嘉德員工那么多人,他們遇到有人請客的好事,無論喝不喝排骨湯皆會點碗,完后再多要些喜歡吃的東西。

    嗚嗚嗚,當然不可以執行了。

    如實的答案沒說出,耳朵又被楊雨冉擰了把。清雅的茉莉香味靠近,狐妖般嬌媚的聲音飄入他耳畔,惡魔般恐嚇之話震破他膽量。

    “貌似小方凱不樂意掏錢啊,不掏也行,回去把自己說過的謊言全部如實招供。”

    “我掏我掏,我掏還不行嘛!”方凱發出認命的低吼。

    “乖啦,goodboy~”

    楊雨冉給與贊賞的夸獎,把飯卡放在小妹眼下桌面,松開擰住耳朵,雙手拍出響亮掌聲。

    引來眾人關注后,朗聲宣布:“今個兒我和方凱請客,大家只要點了排骨湯可刷他飯卡免單。”

    登時,歡呼聲一片。

    “哇,太好了,謝謝小凱子和美女。”

    “牛逼牛逼,凱子以后是我哥。”

    “我現在就去補碗排骨湯,沾沾咱家凱子的光。”

    方凱怒不可遏地瞪著自行參悟占便宜大法的人們,垂在身子兩側的手無聲捏起小拳頭。

    楊雨冉倚桌美美欣賞,將男孩強忍著火氣看在眼里,惡趣味的用指尖戳戳男孩拳頭,好心相勸。

    “錢掏了,再吊著臉可出力不討好哦,笑起來啊。”

    方凱嘗試幾次微微揚起嘴角,全以失敗告終。實在無法違心賠笑,忿忿離開了。

    楊雨冉則笑靨如花,耐心回答著幫兇們的問題。

    “付過錢的人可以退掉,重新刷遍他的卡。”

    “明晚0點截止哦,加班的夜宵也可以刷。”

    “不客氣不客氣,以后我們男團會時不時請請大家,勞煩諸位多多關照哦。”

    拉滿好評和人氣后,楊雨冉深藏功與名,露出刷卡臺方便幫兇們占便宜。

    擠出人群,抬眸正巧和尹天照目光碰在一起,對方眸光晦暗不明,與昨晚聽到她打算給范思睿捆綁黑料女星時很是相似。

    想來她在尹天照心中的形象馬上要倒塌了,周媛媛真是小機靈鬼啊,出得主意太好用了。

    早該讓尹天照看看她真實面目,她根本不是尹天照記憶中的乖巧學妹。

    壓住心里泛起的小難受,故作瀟灑的活動下胳膊,離開餐廳。

    下午坐在辦公室幫范思睿刪選第四季度的廣告代言,門被敲響了。

    遠程打開,有個陌生面孔的女生探出頭來。

    “楊姐,請問我方便進來嗎?”

    “進吧。”楊雨冉應道。

    女生抱著兩沓文件來到辦公桌前,整齊摞在桌面空位置上,匯報道:“楊姐,我是小周總新給您招的秘書,我叫顧月星,以后瑣事可以交給我去辦哦。這些文件是星州往期立項分析,小周總讓您參考一下。”

    秘書?顧月星?

    楊雨冉有點受寵若驚,更為周媛媛寵閨蜜的舉動感到荒誕。

    經紀人在娛樂圈業內屬于明星的高級秘書兼規劃師,助理是低級生活保姆。給高級秘書再配個秘書,哈哈這是在套娃嗎?

  &    “你辦公室在哪呢?”楊雨冉問,總不能和她在同個辦公室吧,那她得時刻保持冷酷經紀人的假面,多累啊。

    顧月星立正站好,一板一眼回答:“在尹少休息室旁邊呢。”

    答完給楊雨冉擠擠眼睛,一閃而過的小動作很是調皮可愛。可細看顧月星堪比罰站的姿勢,以及小臉上繃著的拘謹不像裝出來,反而剛剛調皮的擠眼睛像刻意學之。

    楊雨冉恍然大悟,周媛媛用她當理由,實際上給尹天照找了個監工助理。

    出發角度尚算合理,畢竟尹天照簽在嘉德了,他身邊全是尹老太爺安排的人,周父總歸不放心。

    尹天照不似赫謙他們,會被合同約束,也不似范思睿,會被夢想牽絆。

    來泡妞的人達成所愿則罷,沒達成恐怕會隨時撕毀合同,違約金什么的對于尹家不值一提。

    按差一個小監控方便時刻匯報情況,讓周家父女有應對的時間。

    等等,小監控來的未免有點過巧啊,莫非經過楊雨冉對尹天照孜孜不倦的刺激,尹天照已經心生退意了?從而促使周家父女防患于未然?

    “你下去吧,我有事喊你啊。”

    楊雨冉支開小監控,迫切給周媛媛撥通電話,將一連串假設問出:“學長是不是打算放棄往影視圈發展了?我最近下頭的舉動起效果了嗎?我建議啊,趁著還沒對外公開男團信息,提前把學長除名,你覺得呢?”

    滿心期待讓周媛媛一盆冷水澆滅:“還沒天黑別做夢了,下午尹天照還找到我,表示你工作太辛苦了,不該讓你承擔很多繁瑣小事,讓我給你配個秘書。我和我爸商量了一下,從新招的畢業生里挑了個小姑娘。怎么樣,還滿意嗎?”

    楊雨冉心里一顫,脫口問道:“不是借我之由,給尹天照挑個監視他的人嗎?”

    “你腦子轉得真快啊,這都讓你看穿了。”

    周媛媛贊賞夸獎道,卡準楊雨冉松口氣的空檔,補充說明:“不過呢,你家學長沒有要離開的打算,你安心帶團隊吧。我要忙了啊,你閑來無事可以想想團隊名,下月中旬發通告,在那之前把名字定好給我啊。”

    “知道了。”

    楊雨冉將手機丟進包里,思索好聽的名字。

    絞盡腦汁光想出類似狗狗貓貓的名字,巧克力、蟲蟲、王二狗、旺財……

    苦苦想到下班點,縱使參考了度娘答案,依舊沒找出一個比較酷的名字,起名真是她的弱項啊。

    等明天晨會了,讓崽崽們幫忙想想吧。

    斜跨上徽章包離開404,婉拒掉秦慕禹要來接她的好意,拿出誠心直接徑自前往章式陶藝手工坊。

    她問過秦慕禹了,下午秦慕禹出去辦完事便沒回公司,去找章曜航了。

    要麻煩人家幫忙,即便得到人家同意,最好當面通知下時間。方顯涵養,可建立長久合作關系。

    打車趕上晚高峰,楊雨冉一覺睡醒才走了多半路程。

    頭往靠背上一歪繼續睡,等到九堡晚上8點半了,打著哈欠下車,瞅見陶藝坊卷閘門緊緊拉死了。

    這是,打烊了!?

    楊雨冉立馬精神抖擻,別她耗時跑過來,秦慕禹先走了。

    拿出手機看到三條未讀信息,兩通未接來電。信息一條來自于楊菲,羅里吧嗦的充當備忘錄,再次提醒她后天晚上。

    另外兩條來自秦慕禹,6點43分:我到公司樓下了,你下樓,我接你回家。

    7點21分:我聽你新秘書說,你6點半準時走了,讓她幫你約了車去九堡。你是去陶藝坊找我嗎?

    十分鐘前,秦慕禹接連打來兩個電話。

    楊雨冉傻傻望著手機出神半晌,她和秦慕禹在玩杭市環游記嗎?

    全怪楊菲,在夢里夢外折磨得她嚴重缺覺,導致她在出租車上睡死過去,沒注意到手機震動。

    摸摸餓扁的肚子,自我寬慰道:“哎,有時光機就好了。吃頓美食獎勵獎勵辛苦的自己吧,有力氣了再回頭走冤枉路。”

    “嗯,我同意,走吧印江戶日料。”

    熟悉的聲音如同黑夜中的路燈,驅散楊雨冉迷茫的同時喚醒她雙眸神采。

    激動看向聲音傳來方向,惹眼911前靠著身材頎長的男人。

    楊雨冉快步跑到秦慕禹面前,諸多欣喜之話在靠近那一刻全讓理智扼殺,這男人再好她也碰不得啊!

    造孽呀,同情自己幾秒,說及正事。

    “楊菲定好后天晚上8點半了,我們下班一起過去,謝謝你。”

    “好的。”

    秦慕禹打開車門,將楊雨冉推進車里,從手套箱拿出個白色綢緞禮盒放在她包上,賣關子說道:“這是我的報酬,你貼身佩戴吧,算補償我辛苦加班的費用。”

    楊雨冉腦子沒轉過來,詫異問:“接受禮物當報酬?你清楚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

    “嗯,我清楚。”

    秦慕禹淡然自若回答,幫她打開禮盒。

    乳白色的佛牌靜靜躺在黑絲絨內襯中,神圣且慈悲。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