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64、寶媽哪哪都要用錢
    楊雨冉暗暗唾棄,有個毛線,無非跟李爍吃飯那點破事。

    等她休息夠了再說吧,既然有求于人,哪有一次順順利利得到配合的呢。

    給楊母編輯條信息,告知晚上飯不用等她,她和周媛媛約好了十點去吃宵夜。附加告知也不用回信,她剛睡著那會容易讓聲響吵醒。

    要問為什么同在一個家里需要發信息告知事情,答案很簡單,懶唄。她換好睡衣躺床上了,誰都別想讓她離開被窩。

    由于進門受到楊菲給的驚嚇,記憶深刻留在腦海,導致楊菲陰魂不散的出現在她夢里。

    楊菲變成一只大紅色的九尾狐,她比較慘,淪為棕紅色的普通小狐貍。

    九尾狐總愛擺動著毛茸茸、亮锃锃的尾巴,在楊雨冉面前佯裝路過,每天路過個百八十回吧。

    楊雨冉尾巴長得慢,且只有一根,楊菲很壞心眼,給她取了個外號叫沒尾巴,并把外號傳得山谷里狐盡皆知。

    就這樣,楊雨冉在聲聲‘沒尾巴’中醒來。

    虛弱抹把沁滿細汗的額頭,罵聲:“晦氣玩意。”

    從床頭摸到手機,按亮看時間,晚上8點10分鐘,睡了不到四十分鐘,噩夢好累人啊。

    距離夜宵約定時間還有兩小時,發信息問周媛媛:忙得如何了?

    坐在黑暗中等待,腦子總浮現出雙雙暗紅色的細長眼睛,以及聲聲‘沒尾巴’,太詭異恐怖了。

    按亮臺燈,盤腿打坐放空雜亂思緒。

    緩了一會神,周媛媛的回信來了:寶貝兒,甲方好難纏哦,不放我離開啊。我估計我得遲到個半小時呢,最晚11點人肯定到,今個我請客。

    楊雨冉有氣無力地按下答復:好的哦,你忙你的,我不急。

    給閨蜜寬了心,她換來無聊。8點半到11點兩個多小時呢,她得找點事來沖淡纏人的噩夢記憶。

    換好舒服的純棉跑步裝,打算去環湖跑圈,等九點多了再前往約定的小龍蝦館子。

    下樓靠近正門門口,只瞄了一眼決然扭頭,向較遠的花園門走去。

    透過正門中間的大塊琉璃,她看到有臟東西在蹲守,恰巧臟東西穿了一身正紅色連衣裙。

    怕了怕了,沒膽子正面剛,生恐三句不對,楊菲分分鐘伸長手掐住她脖子,拉她魂回夢中。

    好久沒鍛煉,才跑了不到三公里累得氣喘吁吁。

    坐在西湖邊長椅上調整呼吸,微涼的晚風拂過臉龐,清爽舒服極了。

    雙手撐在身后,微閉雙眸,沉醉享受大自然的恩賜。

    “姐姐,你能不能給我十分鐘的時間?”

    陰鷙的詢問從身旁響起。

    楊雨冉心猛地空了兩拍,原地起跳,蹦出將近一米遠。

    駭然看向不知道何時坐在長椅上的楊菲,顫聲問:“你怎么在這里?”

    “姐姐看到我就跑,我只有追來了。”

    楊菲臉色煞白,聲若游絲的回答。若不是楊菲胸腔隨著呼吸微動,楊雨冉會有種自己還在噩夢里的錯覺。不過從晦氣玩意的大口喘氣狀態看,不像在說謊。

    楊雨冉抬手煩躁的捋把頭發,把擋住視線的長劉海順到耳后。

    “你要和我說李爍的事對吧?”沒好氣的問。

    晦氣玩意老實巴交點點頭,死板回答:“嗯,姐姐沒有正面答應我,我擔心你只是為了楊姨能開心,隨口說說耍著我玩呢。”

    楊菲每吐出兩三個字,要重重呼吸口氣,可見身體素質有多低,還不如楊雨冉呢,估計成天光琢磨著怎么玩心眼了。

    縱使如此,對方依舊追著她跑了三公里左右。

    李爍能得這么個不死不休的晦氣玩意喜歡,也不知道是喜是悲。

    一想到這點,楊雨冉莫名的有點想笑,也有了搭理晦氣玩意的心情。

    “你盡管定日子即可,放心吧,我不會缺席,我會帶上很體面的男人赴宴。你回去吧,別跟著我了。我這人可沒定性啊,這會答應的事情有可能因為等會心情糟糕推翻。”

    “好的,我打車走,謝謝姐姐。”

    楊菲拿出手機,進入網約車APP,宛若生怕走得慢了聽到反悔。

    楊雨冉重新開啟跑步,朝河東路美食街前進。

    23分鐘跑到約定燒烤店,剛坐下有個人靠近來搭訕。

    “美女,你也喜歡環湖夜跑啊,我每天晚上8點半從家里出發,我們約個時間一起跑吧。”

    男人拿出手機,亮出微信二維碼擺在楊雨冉茶杯旁邊。

    楊雨冉側頭首先看到對方被汗水浸濕的T恤,貼身T恤隱隱勒出男人腰間腹肌。抬眸望去,收獲對方等候多時的笑容,標準露八齒笑容。

    好一口大白牙,像極了牙膏廣告的男主角。怎么人都喜歡大晚上尾隨啊?

    念頭閃過,楊雨冉將其手機推回,婉拒:“不好意思,有老公了,在等他一起吃飯呢。”

    楊雨冉特意壓低聲音,幫對方守住自信。

    無奈八齒哥們不懂見好就收,直接坐在她對面位置,微微抬起下顎,將他自認為完美的臉部線條擺出。

    “嗯?你老公不陪你夜跑啊?”

    八齒哥們夾住嗓子,用氣泡音問。

    楊雨冉微微淺笑,指尖勾起鬢邊銀紫色的長發撩到身后,淡然的胡說八道:“嗯,他工作特別忙,沒時間陪我夜跑,所以下班帶我吃夜宵。”

    八齒哥們眼睛都看直了,喉結不受控地滑動下,沒忍住說出了心里話。

    “像你這種美女,晚上獨自夜跑很危險呢。你老公好靠不住啊,他怎么放心讓你獨自深夜出門,再忙起碼要騰出時間照顧心愛之人呀。”

    “我相信杭市治安。”楊雨冉敷衍的語氣愈發疏離。

    八齒哥們如同沒感受到般,繼續施展迷之自信的蠱惑大法:“女人如同嬌貴的玫瑰花,要用時間和精力來灌溉呢,光給錢哪夠啊。”

    “沒辦法啊,結婚不久懷了孩子,B超檢查出來3保胎呢,哪哪都要用錢呢。肚子不爭氣哦,再來兩個多好,湊齊五胞胎國家養了。”

    楊雨冉滿面愁容,手輕輕搭在肚子上,長嘆口氣。

    八齒哥們讓嗆得狂咳不止,端起杯子喝口水才壓住,依舊不死心的套話:“你這么瘦不像啊,真懷孕了?”

    “嗯。”楊雨冉正色點點頭,一副不可能拿自己清譽開玩笑的凜然之色。

    “哈哈,美女你別逗了,你這拒絕人的理由有點夸張啊。”

    八齒哥們在起身和繼續厚臉皮之間猶豫了一下,選擇男人泡妞首要準則,將厚臉皮功力進行到底,發揚護花使者精神。

    “太晚了不安全,我陪著你等等吧,等你老公來了我再走。”

    “隨意。”

    楊雨冉無所謂的翻動菜單,用筆在想吃的東西上標記好。

    八齒哥們盯著她所畫的菜品,挨個分析:“多吃茄子補鐵,孕婦早期不能吃太多海鮮啊,別點海鮮了。你老公真差勁了,沒告訴過你這些嗎?”

    聒噪的聲音吵得楊雨冉頭疼,不悅斜瞪眼八齒哥們。

    哥們讓瞪了一眼,反而更興奮,苦口婆心地講述養生經:“我在搞健身行業呢,女人一定要在吃飯、作息、運動上保持好的節奏。你相信我,好的生活節奏能讓你外在形象比普通人至少年輕十多歲。”

    “你打算讓我辦卡啊?”楊雨冉問出銷售最終目的。

    “不是,不是。”八齒哥們匆忙擺手,解釋:“我在投資健身行業,不是教練或銷售。當然了,你如果想鍛煉,我可以免費給你指導。”

      “謝謝,沒興趣,我老公有私人教練和營養師,我需要的話可以找他。”

    楊雨冉面不改色,擴大虛構框架。

    “哈哈。”

    八齒哥們用看穿沒說破的腔調輕笑聲,抬腕看眼表,不棄不餒地挑撥離間:“咱兩坐這里都快半小時了,你老公該不會還沒從公司出來吧?怎么好讓孕婦餓肚子呢?或者老公這個角色只是一種拒絕人的托詞?”

    楊雨冉嗤之以鼻地‘呵呵’兩聲,嘲弄之話涌到嘴邊,尚未吐出,身后傳來冷若冰霜的回答。

    “謝謝你對我家夫人的關心,我不認為偶爾縱容孕婦饞嘴是丈夫的失職。任何食物產生不好變化的前提是量度,好比蝦中含有砷元素,與VC同吃會中毒,引起腹痛、惡心等癥狀。但前提是,要吃成百斤蝦才行。”

    清冷的聲音有條不紊道出專業知識,弄得八齒哥們臉色難看無比,同樣驚得楊雨冉雙眸圓溜溜睜大,忘記眨動。

    緩緩扭動發僵的脖子,秦慕禹那張妖孽臉印入眼中。

    她錯愕的凝望在八齒哥們看來,充滿對秦慕禹的崇拜。遭受到雙重打擊,八齒哥們不再試圖多說什么挽回尊嚴,忿然離開。

    “很晚了,請夫人隨我回家吧。”

    秦慕禹聲音變回儒雅且有溫度,朝她紳士地伸出手。

    楊雨冉怔下,忘記壓抑心中小小的驚喜,笑靨如花問道:“你怎么來了?媛媛在外面嗎?”

    “媛媛還沒和廣告投資方交涉完,她委托我過來接你。”

    秦慕禹輕輕箍住她手腕,帶她起身走向門口:“這里煙味重,對孕婦不好。以后想吃什么告訴我,我在家給你做。”

    “哈~”楊雨冉跟在秦慕禹身旁,發出銀鈴般笑聲,戳破對方入戲的話語:“人都走了,不用演了。”

    經過多次接觸,楊雨冉對秦慕禹的表演實力非常有信心,深深覺得自己選對人了。

    秦慕禹眼中帶笑的望著她,問:“那冉冉想吃我做得燒烤嗎?”

    饞嘴人兒本能吞咽下口水,連連點頭。

    回到公寓中,楊雨冉先給楊母發條信息,告知自己和周媛媛吃得盡興,沒法提前離場,晚上不回老宅了。

    周媛媛讓秦慕禹來接她,決然不會說漏嘴,閨蜜牌幌子好用。

    她跟秦慕禹回公寓,能順便提下李爍那場飯局的事。

    收到楊母【知道了】三字回復,楊雨冉美滋滋搓搓手,幫著秦慕禹把燒烤食材端到露臺。

    短短十多分鐘,秦慕禹把燒烤架支好,點燃木炭,放入烤盤,用小刷子給食材平均抹上油,把片片肉鋪在烤盤上。

    滋啦聲陸續炸響,肉香味飄起,楊雨冉吞咽口水的頻率隨之加多。

    等五花肉烤到微微卷起,秦慕禹嫻熟的拿夾子夾起放進楊雨冉蘸料內。

    楊雨冉迫不及待地用筷子送入口中,外焦里嫩的口感配上香辣蘸料,簡直好吃到讓她想尖叫,太幸福啦!!!

    她的筷子從拿起開始就沒停過,等吃到撐了才發現秦慕禹基本一口沒動,光服務她了。

    楊雨冉抽出濕巾擦擦嘴,后知后覺的挽回形象,不好意思問道:“你不吃嗎?”

    “晚上應酬我吃得比較多,不是很餓。”

    秦慕禹放下猶如燒烤攤主的家伙事,接過楊雨冉遞來濕巾反復擦拭雙手。

    “你是專門為我做得燒烤啊?”

    沒腦子的問題一問完,楊雨冉就后悔了,多明顯的事啊。

    “晚上朋友過于熱情,我實在盛情難卻,貪嘴了些,幫你烤烤吃的剛好活動下四肢消食。”

    秦慕禹似乎察覺到她窘迫,淡笑回答出騙人之話。

    羞澀目光躲開總是注視她的視線,楊雨冉小聲嘀咕:“油嘴滑舌。”

    “這樣算油嘴滑舌的話,那我換種說法。冉冉為我辛苦懷了小寶寶,想吃個燒烤當然要滿足了。”

    極度自然的話飄入耳中、闖入心間,擾亂她心跳,染紅了她雙頰。

    她握緊小拳頭砸砸椅子,又羞又臊地問:“這茬過不去是不是啊啊啊?”

    “好了好了,過去了,冉冉不惱。”

    秦慕禹哄小孩般應聲,端起油盤收拾東西。

    楊雨冉選擇保持距離,獨自趴于鐵雕花護欄上冷靜了片刻,記起正事沒說呢。

    躡手躡腳來到餐廳,扒在三聯動玻璃門邊朝里面望去,看到秦慕禹正在刷洗燒烤用具。

    吃苦耐勞的畫面喚醒她良心,察覺到自己有多過分,光吃了,洗、做、收拾全是人家秦副總的活兒。

    收起心里小羞赧,幾步走至男人身邊,自告奮勇說:“我來擦盤子和碗。”

    “不用,我一趟子弄完了,水果切好放在客廳茶幾,冉冉去吃吧。”

    秦慕禹一側身,擋住她胳膊,沒給她靠近洗菜池的機會。

    “那我倒完垃圾再去吃。”

    楊雨冉四處觀望下,積極找活干。

    “垃圾我提到門口臨時置放桶里了,明早帶下去。”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