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36、小赫拖油瓶
    楊雨冉隱隱感到不妙,反復樹立幾次心里建設,硬著頭皮面對問題。

    “赫謙唱功不至于差到如此吧?”

    范思睿看眼沒扣上的門,考慮到赫謙超強的自尊心,出于保險起見他伸手把門徹底扣上。有些過于實事求是的交談,說者無心單純只為探討事情,聽者有意。

    萬一傳到赫謙耳朵里,恐怕會刺傷他的小心靈。

    “是比較差,小孔應該也發現問題的嚴重性了,今天索性說破,不過他的表現方式稍微有些偏激。新歌需要他獨唱的地方,他很難挺起來。”

    范思睿如實告知,對于經紀人他不想也不能隱瞞。

    楊雨冉抬手捏捏發脹的太陽穴,先試探范思睿他們的心態:“你們有好的建議嗎?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孔騰宇偏向于把赫謙擠出去,對吧?”166小說

    范思睿難以啟齒的‘呃’聲,沒抗住楊雨冉凜冽目光壓力,承認:“是的,我和孔騰宇聊過,他家屬于京劇世家,他因為個人原因選擇了轉行,往娛樂圈發展。沈骨暫時幫他安撫好他父親,但他只有兩年時間,他在阿納斯已經浪費一年了。”

    楊雨冉恍然大悟,搞懂孔騰宇某些舉動的出發點了。

    就算搞懂,她依舊不愿放棄赫謙,開門見山地說出自己決定:“赫謙剛拿到鐘慶偉編導的綜藝,我相信只要操作得當,他能紅起來。他畢竟是嘉德的人,而且和我們比較心齊。”

    范思睿用手撩撩短發,表示理解的說道:“嗯,他的問題在于只會唱低音,我再改改曲子吧,把低音部分弄得更平緩易唱些。”

    其實范思睿同樣舍不得配合了半個月的搭檔,在楊雨冉來前已經琢磨出一個新的彌補辦法。

    不過彌補辦法總歸比不了原版,得放棄兩段比較好的調子。

    楊雨冉猜出舍與得的點兒,思忖下,退而求其次的說道:“我近期多督促他,你先微調下,別大動主旋律。如果還不行,我們再想其他辦法。”

    “好的,美女姐姐。”范思睿一口答應。

    接下來的兩周,楊雨冉算體會到什么叫努力有用的話要天賦干什么。

    她雖然不想承認,但事實狠狠給她上了一課,赫謙的唱歌天賦非常平平無奇。

    赫謙很要強,有些事無需楊雨冉多說,他早已察覺。每天獨自苦練到深夜,無奈光給嗓子練啞了,水平不升反降。

    楊雨冉不得不想出備選方案,趁著沒公布團隊成立,把赫謙分割出來,以后赫謙主攻綜藝方向,累積點人氣再往影視發展。范思睿和孔騰宇主攻愛豆,弄好唱跳。

    轉念一想,不太現實,兩人成團還不各發展各。

    男團的好處在于養成系,好展現、不易塌方,吸粉快,總有一個人能get到粉絲的高潮點。

    范思睿比較貼心,主動把改好的兩版歌送來,幫她排憂解難。

    她聽過新的歌,心里壓力反而加重了。赫謙能很好融合進新的曲子,但新歌偏向于口水歌了,優點是朗朗上口,缺點則是沒有特色。

    瞟眼在等結果的三名大男孩,他們臉上神色各異,赫謙頹廢,孔騰宇忿然,范思睿好奇。

    楊雨冉一個頭兩個大,閉閉眼宣布:“你們近半個月辛苦了,今天到明天休息休息吧。后天咱們開會,定最終版。”

    沒等三個大男生給出答復,疲憊地揮揮手示意散了吧。

    范思睿一手一個拉走赫謙和孔騰宇,在電梯口警告兩人:“不管你們有什么決定,先服從美女姐姐安排吧,讓她緩緩,下周開完會再說。”

    “嗯。”孔騰宇轉身離開,懶得多話。他又讓赫謙不穩定的發揮折磨了十天,沒罵人已經算有素質了。

    赫謙剛要走,被范思睿拉住。他沒有反抗什么,垂頭而立。

    范思睿望著他比霜打茄子還蔫的樣子,語重心長勸道:“你這些天和我說的喪氣話千萬別告訴美女姐姐。”

    “我沒有說喪氣話,我在說真心話,我不適合當歌手。”赫謙有氣無力地重申。

    “我當你不到最后不放棄呢,原來好容易被打敗啊。你如此沒志氣,對得起美女姐姐的辛苦付出嗎?”

    范思睿直擊對方痛處,抓住赫謙無光雙眸閃過的一絲愧疚,加重語氣說道:“我以前好羨慕你呢,整個團隊里,美女姐姐最偏心了。你太身在福中不知福了,要走趕緊走,走了以后美女姐姐光培養我和孔騰宇,我倒想看看你下個經紀人什么樣,有沒美女姐姐好。”

    赫謙耷拉的眼皮隨著刺激之話 刺激之話緩緩睜大,心中不甘從一點點冒出,逐漸占據思想。

    “我不走了!除非楊姐踢我出團!”

    低聲怒吼出最任性的話,喊完整個輕松多了,只是輕松沒維持兩秒又被愧疚取代。他無法抹去記憶中的黑影,每個白天所遭受的否定和冷眼全變成夢魘,纏繞住他。他明白楊雨冉是自己的貴人,離開楊雨冉等于丟掉唯一能變好的希望。

    可是,做人不能太自私啊。

    “放寬心吧,如美女姐姐所說,什么都別想輕松休息兩天。”

    范思睿捏把他肩頭,順手摟住,帶他進入電梯:“走,晚上跟著哥瀟灑去,最近煥彩KTV來了批漂亮妹子,我帶你去好好享受下。”

    “我不去!我要去練嗓子。”

    赫謙奮力振開范思睿,腳底抹油般跑向錄音棚。他想通了,當最后給自己兩天時間吧,不顧一切的努力一把再說!

    深夜,楊雨冉睜著充血的眼睛凝望家里臥室頂燈。

    不知道哪個倒霉蛋說的歪理,自己獨處更容易理清思緒。她獨處了9個小時,腦子里面思緒照舊一鍋粥。

    拿起手機,找到周媛媛發信息詢問:回來沒。

    五分鐘后沒收到周媛媛回信,倒收到何寧月很莫名其妙的信息:雨冉你睡了沒?我好傷心啊,有些傷心事我無人可說,你能陪陪我嗎?

    自從赫謙的事情處理完,她便刻意遠離何寧月了。突然來條信息,她把手機倒扣在床頭柜上,準備不回,等明早再回。

    屆時對方肯定找到人給與陪伴和安慰了,她再裝模作樣發條【昨晚睡了,不好意思】即可。

    躺回原位繼續望燈,思考解決自己麻煩的招數。

    想著想著,腦海里只剩何寧月打出的‘無人可說’四個字。

    暗罵聲‘晦氣’,翻身拿回手機。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