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32、見沈骨(下)
    下秒,沈骨恢復張揚的笑容,故意與朋友胡晴蝶把談笑聲放大,刺激挨餓的人們。

    “中午那頓烤羊排真想哈。”

    “是呢,小羊羔肥而不膩,肉質很細膩呢。”

    偏偏很不湊巧的赫謙肚子,咕咕咕叫了三聲。他郁悶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本來繃著嚴肅的一張臉生動展現了變色特技。在楊雨冉看他的時候,臉頰隱隱泛紅,察覺到沈骨嘲諷的視線后,立馬變得鐵青。

    “沈總用過餐的話,我們緊著正事說吧。”楊雨冉淡然開口,打破難堪的局面。

    沈骨與朋友坐入楊雨冉對面的沙發內,點下呼喚鈴,遠程要了壺明前龍井。

    “不急,這里下午開始比較舒服涼爽,我們喝著茶聊著事,兩不耽誤。”

    沈骨皮笑肉不笑,下達完不可拒絕的安排,猛地宛若想起什么,滿臉慈愛的看向楊雨冉,關切詢問。

    “對了,都這個點了,你們該不會沒吃吧。”

    胡晴蝶非常熟悉她每句話用意,及時幫忙用定論補刀惡心人:“怎么可能啦,看楊小姐也是聰明人,當然不會帶著手下小弟弟挨餓啦。”

    “確實沒吃,考慮到沈總支得場子,主人沒到我們這些客人自然要恪守本分。既然沈總不急,打算品茶細聊,那我們墊吧幾口好了。”

    楊雨冉手指輕輕點上呼喚鈴,讓服務員順便把電子菜單過來。

    句句客氣且抬高沈骨的話擺出來,沈骨沒有理由拒絕,她如果強硬拒絕,那必須快速聊完了,否則等于直接宣告自己沒把嘉德娛樂放在眼里。

    她的身份搞出明面上的強勢撕臉,等于代表公司而非個人。

    就這樣,明前龍井和各種炒海鮮同時上了,再好的茶混著油膩味也喝不出清香。

    赫謙和楊雨冉故意吃得很香,赫謙為了表示對楊雨冉的感謝,特別細心地幫她把每只蝦和螃蟹剔好肉,放在公盤內。

    貼心的一舉一動看得胡晴蝶怒火直線飆升,當初是沈骨和陳天麥的好事讓破壞,沈骨打算狠狠修整下赫謙。剛好那天晚胡晴蝶和沈骨在同個飯局里,她看過赫謙照片覺得還算順眼,尤其滿臉的堅毅不屈之色,特別讓她想要看到摧毀的一幕。

    于是,打算幫把小男生。便與沈骨說好,讓她聯系嘉德老總,把赫謙送來她這邊。只要赫謙好好表現,她能替赫謙作保。

    結果赫謙寧可選擇被雪藏,誓死不從。

    她當赫謙多么傲然有骨氣呢,原來嫌她老啊,這不一有漂亮的狐貍精,立馬原則倒戈。

    瞟眼身邊的沈骨,對方臉色不比自己好多少。

    順著對方視線看到陳天麥,陳天麥沒有跟著吃飯,可憐巴巴地獨自坐在角落。

    其實并非沈骨多喜歡陳天麥,事發沒半個月吧,沈骨又找了新換。只是這會陳天麥間接與沈骨的面子掛鉤,尤其赫謙表現得非常從容自得。

    胡晴蝶抓住時機,用指關節敲敲石桌,送上挖苦滿滿的話:“你們何止中午沒吃啊?應該早上也沒吃吧?”大風小說

    楊雨冉用始終沒沾油的手壓壓赫謙,阻住他差點爆發的脾氣。

    甜甜勾起嘴角,應道:“對啊,這里的飯好貴呢,我們可不能浪費啊,否則對不起沈總請客啊。”

    得了便宜還賣乖演完,她重新拿起筷子,把碗里最后的米飯清掃干凈,將碗平穩放下,按住呼喚鈴讓服務員收拾餐桌。

    赫謙和楊雨冉一頓遲來的午飯吃完,沈骨也沒了拖時間的心思,冷冷看向赫謙問:“呵,打算亡羊補牢啦,多少有點為時已晚啊。”

    “你,”

    赫謙吐出稱呼,余光掃到楊雨冉投來擔憂的暗示,下秒不情不愿的改口:“您先聽聽他怎么說吧。”

    伸手捏住陳天麥胳膊,喝道:“把你那些天作妖搞出來的破事重新說遍。”

    “好,好的。”

    陳天麥怯怯答應,吞吞吐吐說出上次事情原貌。

    五分鐘左右的陳述沒有遺漏關鍵細節,可懦弱膽怯的狀態活生生給人營造出一種感覺:

    ——屈打成招。

    沈骨和胡晴蝶不會施壓,從她們角度想,下黑手的人昭然若揭。

    沈骨沒有搭理陳天麥,用看傻子的目光望向楊雨冉,嘲弄問:“你覺得自己很幽默,很像警察是吧。”

    “不是啊,我還沒自詡聰明到那種地步。”

   p;   楊雨冉從兜里摸出手機,先點開一段早上錄制的視頻播放。

    視頻完成記錄陳天麥在楊雨冉辦公室陳述劇情的全過程,其中陳天麥的狀態比現在要正常些。

    沈骨平靜看完,噗嗤笑出聲:“哈哈,美女啊,你忘記藝人的自帶表演天分了啊。”

    “您別急,我這有段證據呢,勞請您務必自己看看。”

    楊雨冉咬重后一句話,手指切出視頻,進入陳天麥曾經同團成員賀客水頭像進入聊天框,緊接著一張張丑態百出的記錄展現于沈骨眼前。

    沈骨手指往下翻動的速度逐漸加快,眼尾不受控地抽搐幾下。

    早上陳天麥一提到小賀子,楊雨冉便讓周媛媛聯系對方了。

    僅僅用了兩小時,便成功從賀客水手里拿到陳天麥曾經當陰陽人的證據。

    周父不可能把留有聊天記錄的手機交給他們,畢竟陳天麥還屬于嘉德,丑聞曝光連帶影響公司。

    沒有證據,楊雨冉自己創造證據,從第一次見陳天麥,她便看出這男生鬼心思多、表里不一。

    這些證據足以證明陳天麥人品很差,選擇此刻有胡晴蝶在的場合公開,沈骨除非自己臉面同樣不要了,否則不會伸張。

    亦如沈骨看完信息,凜然抬眸,質問楊雨冉:“你打算拿著這些威脅阿納斯啊?小丫頭你想得太單純了。”

    楊雨冉眼眸一轉,搖搖頭,抬手指向陳天麥罵道:“沒有啊,嘉德和阿納斯是合作多年的鐵桿伙伴,關系當然不會因為這么個兩面派受影響。我只是希望沈總給赫謙一次機會,他為人比較單純直接,純粹讓陳天麥利用了。”

    楊雨冉絕口沒提沈骨難堪之處,將臟水全潑給陳天麥,意思全是陳天麥在作妖,甚至沒把陳天麥嫌沈骨老和松的證據給自己朋友公開。

    沈骨再傻也沒明白楊雨冉用心了,無奈搖頭笑笑,重新認真打量眼前有點動漫風格的女人。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