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27、學會苦中作樂
    楊雨冉故意頓住,等拉夠鐘慶偉興趣了,徐徐說出下話。

    “除非您讓大牌明星們故意互撕,從而激發粉粉黑黑互斗。此番操作好了則罷,不好恐怕會給藝人招來滅頂之災。但凡有點咖位的主兒,恐怕很難徹底服從啊。只要有我們這位小弟弟在,麻煩自動迎刃而解。臟活累活,盡管交給他好了。”

    赫謙臉上苦澀沒來及收回,恰巧讓鐘慶偉看到。那表情相當應景,有種自知難逃命運,且甘愿利用臭名多撈點的墮落感。

    鐘慶偉單手抹把下顎,陷入沉思,片刻后給出答復:“我考慮下吧,這周內給你們答復。”

    “好的,謝謝您。”

    楊雨冉笑靨如花地點頭,目送對方離開。

    回到車上,赫謙多次偷瞄楊雨冉,欲言又止的猶豫之色像極了便秘多天的病人。

    楊雨冉看得好笑,戳破問:“你想去嗎?”

    “嗯。”

    赫謙老實巴交的回答,他在來前查過鐘慶偉編導的綜藝,此檔綜藝屬于第二季了。第一季剛開始沒有太大的名氣,但鐘慶偉眼光毒并運氣好。

    趕上年輕人們的劇本殺和密室熱潮,關注的年輕人多了,熱度慢慢起來。他趁熱打鐵請來知名恐怖小說家來譜寫背景故事,在第一季第三期時把熱度抬上空前絕后的高度,甚至將同期的老牌唱歌選秀比下去。

    至此吸引很多大牌明星樂意來客串,保證后面四期穩居綜藝榜首。

    第二季除過第一季的固定嘉賓,據說特邀嘉賓請到了一線當紅影帝陸羽和流量花旦鄧青絲。

    強強咖位的綜藝,能給他們公司一個客串名額非常難得了,試問誰不心動呢?

    “你猜他會答應我們嗎?”楊雨冉將問題拋回赫謙身上。

    赫謙本能的不自信,轉念想到楊雨冉能把他從冰窟拉出來,并能獲得見面機會,說不定會有奇跡呢。

    “我,我感覺應該會答應吧,你剛剛分析的優勢讓他信服。”赫謙明白楊雨冉的苦心,通過貶低他來換取機會。

    他深諳有時需要臥薪嘗膽,等抓住機會努力表現即可。

    “他不會答應,縱然他剛剛有所心動,以他的閱歷不可能只聽信于一面之詞。他回去勢必先了解你和沈骨的恩怨,沈骨說話當然會很難聽了。”

    然而,所有美好的設想讓殘酷的話打破。

    赫謙的心臟宛若被一只手緊緊捏住,抽疼感蔓延渾身,他很想堅強的回答出‘沒關系’,可無法與常人說的壓抑溜出嘴邊。

    “沈骨說得才是一面之詞,他在誣陷我、抹黑我。”

    楊雨冉手握方向盤,面無表情說出命令:“把你的玻璃心收收,拿出之前不屈的性子來。這個娛樂圈是非黑白早不重要了,資本知道觀眾愛看什么,他們把愛看的東西呈現出來而已。同理鐘慶偉過去不是當正義法官,他去了解沈骨對你的成見有多深而已。”

    赫謙如同泄氣的氣球,窩在副駕駛一言不發。

    他不說話,楊雨冉便專心開車,有些心結只有靠自己突破才行。

    等到公司停車場,赫謙憋了一路,突然說出個驚天動地的決定:“我去給沈骨道個歉吧。”

    “現在去道歉也沒用啊,你想開了?知道自己做錯了?”

    楊雨冉挑眉笑問。

    嬉笑的表情卻在無意中刺傷赫謙,他埋下頭,眼底最后一絲傲然消散,低聲回答:“我沒有做錯,只是我喜歡在舞臺上表演,外加我不想辜負你這些天為我奔波的努力。”

    楊雨冉解開安全帶,拍拍赫謙肩頭。大巴掌給完該給點糖了,柔聲寬慰。

    “成年人在有些必要的場合里多長個心眼,撕碎純正的本性帶起面具。我們不坑人,起碼防人之心要有,不能被利用。被利用完了別深陷沼澤中苦苦掙扎,要不灑脫放棄堅持自己的原則,如果放不下所求那就學會苦中作樂,學會融合。”

    赫謙重重點下頭,應道:“嗯,我知道了,謝謝楊姐幫我爭取來的機會。是我比較廢物,拖累你了。”

    “打起精神來,把道歉留到周末吧,周內好好上公司安排的課程。”

    楊雨冉收回胳膊,下車走向電梯。手指按亮上乘鍵,赫謙才快步追過來。

    他沒有多問楊雨冉留到周末的意思,再次用眼睛不停偷瞄楊雨冉,可能覺得上次偷瞄成功換來楊雨冉主動打開話題。

    等啊等,等到電梯抵達四樓沒等來期盼的內容。

    p;  楊雨冉吊足赫謙胃口,想必這孩子整周都會比較乖。她慢悠悠地晃悠回404辦公室,推開門看到辦公室內有個不速之客。

    范思睿坐在她的辦公椅內,朝右轉半圈再朝左轉回去,大有種他才是這里主人的架勢。

    沒規矩的樣子楊雨冉且忍了,當看到他把玩在手里的東西時,楊雨冉沒法再忍。

    大跨步走上前,一把奪走她的幸運小豬。兩指輕輕擦過范思睿摸過去的地方,鄭重擺回原位,斜瞪眼公司小霸主。

    范思睿生生接下楊雨冉的火氣,習慣性吹聲口哨,贊道:“美女姐姐太漂亮了,笑起來美,生氣起來更美。認識你以后,我算發現古代英雄怒發沖冠為紅顏的佳話屬于寫實,絕逼沒有夸張成分。”

    “認識你以后,我也發現了嘴甜的人兒不一定討喜,過度會非常油膩。”

    楊雨冉不接夸獎,沒好氣地回懟,她的幸運小豬讓咸豬手碰了,恐怕這兩天她要遇到倒霉事了。

    “哎呀呀,看我這不會來事的樣子,又惹到美女姐姐了,我好怕日后美女姐姐愈發偏心赫謙啊。”

    范思睿示弱完,用小狗般可憐兮兮的眸子望著楊雨冉,弱弱說:“來多罵我幾句吧,只要美女姐姐能消氣,我自愿當出氣筒。”

    “你沒出生在秦朝太屈才了,以你這臉皮厚的程度啊,要是出生在那會,長城都不用建造了。”

    楊雨冉挖苦句,秉承見好就收的原則,拿出耐心問:“你過來有事嗎?”

    范思睿壓住心里剛冒出頭的火氣,指指門先解釋:“你門的鎖好像壞了,我沒用力推開了。”

    “說正事。”

    楊雨冉提醒,她當然知道門鎖壞了。404室之前用作臨時倉庫,置放些不重要的日常用品,弄個鎖反倒雞肋。

    “好的,你看下這個比賽。”

    范思睿從褲兜摸出張皺皺巴巴的紙,擺在桌上。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