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26、大清早來惡心人
    楊雨冉余光掃到別墅大門,監控斜掛在鐵門上端。Μ.

    考慮到多生事端的麻煩,用似笑非笑地朝秦慕禹勾勾嘴角,扭身拉開自己車門。

    “你稍等下。”

    秦慕禹的呼喚從另一側傳來。

    楊雨冉捏住車鑰匙,調整下咬牙切齒的神色,放粗聲音問:“怎么了?”

    秦慕禹星眸望著妖冶小臉,宛若寫滿‘我不爽、別惹我’一行字,與楊雨冉平日里展現給周父的知進退狀態截然相反。

    意外覺得有點可愛,從車前繞到她身邊,伸手關上車門,順便擋住楊雨冉要閃躲的退路。

    楊雨冉不過幾秒反應沒跟上,被秦慕禹困在雙臂間。近看這人長相確實挑不出缺點,尤其鼻梁上那顆痣起到了畫龍點睛的作用,完美吸引人多去注意他深邃的五官。

    關鍵對方名草有主了,楊雨冉清楚知道色字頭上一把刀,快速掃眼監控,用力推推前方不嫌事大的男人。

    秦慕禹瞧出她焦灼的擔憂,微微拉開彼此距離,嘆氣解釋:“劇本殺里鮑玉玲給我灌了不少酒,還得麻煩你幫我把車開進去。”

    炙熱呼吸噴在她臉上,楊雨冉深深吸口氣,聞到清甜的酒香。

    好吧,誤會人了。

    知錯認錯乃優良品德,答應道:“好,我送你進去。”

    一根手指點在她剛抽動過的鼻尖上,秦慕禹趕在她如小兔子般緊張縮頭前抬起手,揉把楊雨冉頭,遞出鑰匙。

    “有臟東西,走吧。”

    楊雨冉本來打算等回去就給周媛媛提個醒,讓對方看清秦慕禹的過界行為。又讓哥哥意味十足的摸頭動作打消了,記得舅舅的孩子,她表哥同樣特別摸她頭。

    近些天,她不止一次見過秦慕禹用摸頭來安慰周媛媛情緒。

    自我開導的想,極大可能秦慕禹見她和周媛媛關系好,把她當妹妹。

    嗯,絕對是這樣,否則以周媛媛的鑒定渣男段位,不會沒瞧出秦慕禹沾花惹草的問題。

    把保時捷開進別墅車庫停穩,身后響起熱情的呼喊。

    “雨冉,我聽我哥說你們沒吃飯,我讓廚子做好等你們呢。”

    轉身,可愛的嬌小人兒跳到她面前,不容她拒絕生拉硬拽地帶她進家。楊雨冉愧疚望眼秦慕禹,誤會好人了。

    可能是她的錯覺吧,秦慕禹居然看懂了她的愧疚,回望眸光中滿含包容。

    楊雨冉在周媛媛面前可以完全放松自己,美美吃完飯,幸福地回家休息。

    周一天剛蒙蒙亮,楊雨冉讓連環電話吵醒。

    接通聽到楊菲怒不可遏地斥罵,叫醒服務過于刺激,她睡意快速消散。

    淡淡回句‘神經病’,掛斷電話,她早把楊菲電話號碼拉黑了,而且設置了凌晨到早上7點阻攔陌生號碼。

    奇怪了,點開最近通話細瞧,心涼了大半,難怪楊菲能打進來。楊菲用了楊父的手機,仔細回想對方剛剛所說的話,基本在罵她吃里扒外,幫何寧月舊情復燃。

    看來這場興師問罪是楊父默許的,瞟眼手機左上的時間,5點29分。

    偏心要不要如此明顯啊?

    所謂大清早遇到糟心事,多半整天心情都會受影響。

    楊雨冉努力平復心情,告訴自己不值、不值。

    就這樣,等快7點的時候,楊母出來做飯,看到她盤腿坐在書桌前寫著什么。

    楊母以為她在抄經,靠近發現她在認真記錄今早被氣的事情,從本子已寫的厚度來看,貌似每次楊菲或白燕作妖全被收錄其中。

    記好合上本子,再繪聲繪色地把事情講給楊母聽,講著把心中委屈無限放大,肩頭抽動不止,聲音逐漸發澀。

    不多時成功牽動楊母保護欲,將她摟進懷里,輕聲許諾:“本來你爸前天找我,他說如果我要繼續住你這里,最好和他把離婚證辦了,不然時間長了外人早晚會看家里笑話,他嫌丟人。他們欺負我就算了,膽敢成天惹我女兒,那我必須把你舅舅從國外喊回來了,下次董事會讓他參加。”

    楊雨冉躲在媽媽的懷里,輕輕應聲‘嗯’,努力抿平快遮掩不住開心的嘴角。

    “雨冉乖,我明天回老宅了,他們越希望我離開,我越不離開。我還偏偏臊著他們了,讓他們不好過。”
    楊母用大局觀襯托,說出早做好的決定。

    楊雨冉爽快同意:“行,媽,你回去吧,記得自己開心最大,您只要情緒穩定,他們就會自亂陣腳。”

    “你怎么態度反差好大?你在想什么壞主意?”

    楊母狐疑地低下頭,正巧看破懷里女兒在打小算盤的神色,嫵媚的狐貍眸子泛起點點精光。

    “哪里有壞主意,人家單純想尊重媽媽決定而已嘛。”

    楊雨冉嘿憨笑著遮掩心思,舅舅回來固然重要,同時抓到楊父的把柄同樣重要。要抓楊父的把柄,需要有個好‘內線’。以楊母的脾氣,做內線肯定不行,但能刺激到‘內線’就范。

    周一在平平無奇的忙碌中度過,周二陪著楊母吃過早飯,開車接到赫謙前往約好之處。

    綜藝編導鐘慶偉見到赫謙,面色轉沉,省去起來握手的動作,指指自己對面的椅子示意坐吧。

    楊雨冉帶著赫謙入座,楊雨冉主動介紹起赫謙的情況。

    她精煉用詞講出亮眼的地方,剛說五句左右,鐘慶偉煩躁地嘖聲,不悅拒絕:“我看在老周的面子同意見面了解下情況,但你們嘉德多少有點不懂事了。讓這個災星來我綜藝制造麻煩啊,行了行了,回去告訴老周,名額作廢。”

    楊雨冉單手壓壓赫謙擺在腿上攥緊的小拳頭,隨即端起茶吸溜口,故作玄虛說:“您了解周老,他不會做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事。他能推薦我們來,自有深意啊,這孩子絕對能給兩邊公司帶來雙贏的局面。”

    “小丫頭,話可別說太大啊。”鐘慶偉嘲弄地嗤笑聲,靠入椅背睨視楊雨冉。

    見對方起碼沒有要走的意思了,楊雨冉優雅放下,慢條斯理地分析道:“這年頭有爭議方有熱度,您找一水的無黑料好明星去參加,的確呈現出的效果很穩,熱度相比同樣很穩。除非……”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