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22、守護(中)
    深深懷疑這貨故意在破壞她心態和計劃,不樂意讓她全身而退。

    也是,李爍含著金湯匙,只有他先拋棄別人的份。楊雨冉被迫離開他,但也是楊雨冉先提出的分手。以李爍的性子,估計正不痛快呢。

    光自己不痛快不行,還要想著法子折磨她。真絕,她早知道李爍睚眥必報的性子。

    記得前年,楊菲不甘于只在家里給楊母挖坑,春節剛過完跑到國外抓她不回家過年的錯處。

    拍下她和朋友們歡慶游玩的照片,準備回國拿給楊父看看,讓楊父對她涼透心。

    沒料到詭計被李爍發現,可能當時李爍的池塘里早已同時養了多條魚,只是楊雨冉不知道罷了。

    如讓楊菲成功回去不光楊雨冉遭殃,李爍的下場指不定比她更慘。

    后來楊菲發信息罵她心機重,她只當楊菲在發瘋,現在想明白那年春天李爍周末消失的去處。十有八九去找楊菲了,用感情陷阱騙其交出照片。

    楊菲回國的下場別提有多慘,事情沒辦成,被白燕狠狠訓了頓。她貪戀李爍的陪伴,導致錯過簽約時間,楊家生意上一個大單被撬走,又被楊父訓了頓。

    貌似撬走大單正出自李爍鐵哥們手筆,只不過楊菲仍被蒙在鼓里而已。

    李爍肯保護楊雨冉的時候,她會覺得非常溫暖,此刻她淪為獵物只覺得好恐怖。

    趕在何寧月發現貓膩前哎喲聲,呢喃道:“我是家里老三,有點越界了。”

    說著,扶住腰往后挪挪身子,貼近鮑玉玲。

    燒紙可以跪坐,退到鮑玉玲身邊就只能板正的保持一個動作了。

    相比被何寧月誤會,她情愿膝蓋疼。眼睛不住往門口瞟,觀察赫謙是否來了。

    腿漸漸發麻,沒等來赫謙,等來了秦慕禹。秦慕禹沒有披麻戴孝,冷若冰霜地走入靈堂。

    抬手長戟直指何寧月等人,喝道:“我爹死得蹊蹺,我拷問過家里傭人了,我爹出事那夜你們陸續去過他房中。今日我必抓出兇手,給他老人家陪葬。”

    滴滴深紅色液體從長戟尖端滴落,染紅了秦慕禹來時的路,拷問方式不言而喻。

    管家見狀不妙,匆忙爬起來,由于跪得時間過長,沒挺起背直接磕在秦慕禹腳下。

    無意的一磕一拜中錯過時機,索性抱住秦慕禹大腿哭喊:“二少爺,您冷靜啊,大小姐和三小姐不可能做出弒父之事。”

    “她們沒有嘴嗎?輪到你個下人來幫她們說話?”

    秦慕禹抬腿踢開絆住他的管家,大步來到守孝四人面前。

    伸手揪起李爍衣領,眸光陰狠地盯住他,問:“你昨日子時離開自己房間,去哪里了?”

    李爍按住隨時可能卡住他脖子的手,直視那雙盛滿仇恨的猩紅眼睛,淡然回答:“我去哪里輪不到你個養子過問,老莊主死了,他在上月已將煅劍山莊交給我夫人。”

    “哦?想必你們早拿到煅燒爐的鑰匙了吧?”

    秦慕禹加大手勁,李爍脖子讓勒出條淺淺的紅印。

    “這要問問你這個小偷了,你把鑰匙藏到哪里去了?”

    李爍也不是吃素的,‘咔’一聲,宛若給秦慕禹小指捏錯位了。聲音很真切,但秦慕禹臉上沒有任何吃痛的神色。

    兩人動真格的舉動鎮住在場所有人,管家第一時間清醒過來,給鮑玉玲身后傭人投去‘執行下步’的眼神指令。

    傭人雙手攙起鮑玉玲,帶著哭腔說道:“二少奶奶,您快勸勸二少爺啊,他殺紅眼了。”

    鮑玉玲才反應過來,該她頂事了,借力站起跑到秦慕禹身前。

    本想抱住他,但被秦慕禹的殺氣鎮住,不敢輕舉妄動,唯有啞聲勸道:“我知道爹走了,你很生氣,但你不該亂殺無辜啊。你和大姐、三妹一起長大,了解她們的為人,她們沒必要下毒手,你且問清楚事情嘛。”

    秦慕禹沉沉閉下眼,重重呼出兩口濁氣,轉身走向太師椅坐下,將長戟立于右側,厲聲發號施令。

    “你們把昨夜亥時到丑時的去向挨個說來,膽敢說謊當心我替爹清理門戶。”

    對簿公堂,不,該說嚴刑拷問的一幕出現,鮑玉玲先不寒而栗地用左手握住右手胳膊。

    頃刻間,手心細汗浸濕胳膊。

    雙唇微啟,嬌聲呼喚:“龍郎,你別動怒。死者為大入,好歹等老爺頭七過了,再調查不遲啊。”

    “我能等,恐怕我爹在九泉之下難以瞑目啊,頭七一過兇手早得到 早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了。”

    何寧月察覺到秦慕禹審視的目光,不緊不慢地抬腕抹把眼睛。

    下一刻鎮定自若的昂頭看向審判官,譏諷反問:“沒必要給我潑臟水,我早調查清楚了,當年是我爹殺了你生父,奪走你家鍛造圖紙,玷污了你娘親。你苦心在這家蟄伏多年,認賊作父,難道沒有所求之物嗎?”

    “不如讓我們二少爺先說說自己昨夜在哪里。”李爍擁住何寧月,淡然補上一刀。

    秦慕禹眸色轉沉,朝后招下手,兩名傭人被押到大堂內,哭天喊地求饒。

    “二少爺您放過我家閨女吧,她只是個未及笄的小丫頭。”

    “對啊,有任何事我們兩口子擔著,求您別折磨一個八歲的丫頭。”

    秦慕禹冷俊無雙的臉上沒有一絲憐憫之色,不耐煩喝道:“速速將昨夜看到什么,聽到什么一字不差的講來,你們閨女能活多久全看你們對這家有多少忠誠了。”ωWW.

    “好,我們講。”

    剛三十出頭的男伙夫率先招供:“昨夜我和我家婆娘剛準備休息,聽到門外有動靜,我家婆娘以為進老鼠了,讓我穿上衣服去看看。哪知我出門看到大姑爺在假山后偷偷私會一名女子,從身型看那女子并非大小姐。姑爺還說大小姐準備動手了。無論大小姐是否得手,他們的秘密瞞不住了,必須連夜離開。”

    何寧月詫異望向李爍,李爍不作任何解釋,拍拍手高聲喚道:“章子,把那孽畜帶上來。”

    鎖鏈啪啪砸在地上,三個人推著身后有條尾巴的半獸走來。

    情況走勢愈發超出楊雨冉所想象,她捂嘴驚呼:“赫,唐毅你也不是人類啊?”

    赫謙‘哇’下吐出一口血,沖楊雨冉虛弱露出個慚愧萬分的淺笑。

    “阿離,對不起,我騙了你。我不是人類,我是上古馬妖一族。人類口口聲聲除邪祟守太平,對我們大肆追殺,可他們抓到我的族民后卻將它們肢解。可入藥的地方風干,皮毛用來做精美衣裳。”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