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21、守護(上)
    要求兩個字,總有種讓人不舒服的勒令之感。

    楊雨冉表示理解地‘嗯’聲,淺笑說:“既然來了,那玩得開心點哦。”

    沒有過多詢問,只有祝福的輕柔聲音猛然秦慕禹闖入心間,他眼底漸漸涌出暖意。

    楊雨冉走在前往三夫人房間的路上才察覺事情不對,周叔與何家交好?好像沒聽說過啊,她老聽周媛媛說對何家沒好感,周叔貌似每年固定維系另個上面人啊。

    而且就算交好,以秦慕禹的身份不該出現在此啊,周叔在幫他找合適的富婆們相親呢。

    時間不足以讓她多想,已然隨管家來到三夫人房間。

    三夫人很漂亮,根本不像楊雨冉劇情里媽媽的年齡。

    此類沉浸式劇本殺,單人收費上千塊,預約滿額排到年底,理應不該出現過大的bug。

    三夫人明顯應對過太多懵懂或唐突的玩家了,從善如流地拉住她手,將她拉到床邊一同坐下。

    漂亮杏目給管家甩去個眼色,管家關上門,并把類似鈴鐺的物品掛在門上。

    清脆的叮鈴鈴聲音響起,柔和淡藍色光暈打在門窗上,真如電影特效般給房間上了一層結界。

    縱使楊雨冉今天帶著任務參加活動,依舊忍不住投入到劇情內,這場景這構造已經值回多半票價了。

    “阿離,你從小娘親便禁止你離火太近。每逢守歲別的孩子全在放炮跳火盆,只有你陪在娘親身邊在祠堂里抄經祭祖。”

    三夫人眼含熱淚,聲音中透出萬分愧疚。

    “沒關系,我知道娘親有難言之隱。”楊雨冉帶入角色,做出女兒該有的孝順。

    所謂孝順,不光得有孝還得有順呢。很多人光給父母買一大堆東西,物質層面一頂一,但只要父母說個話,立馬還嘴氣父母,其實精神層面的順同樣必不可少。

    楊雨冉想通這點,理解了幾分楊母執意回老宅的決定。人的追求目標不同,不能拿自己想法左右楊母。回去固然生氣,可能楊母覺得守著屬于她的東西更有活頭吧。

    計劃貌似要加快了,而非改變。

    “昨日你爹死了,我們母女只需偷出他桎梏我們母女的血之契約,便可重獲自由。我們本不屬于這人間,該回妖界去了。十七年前你爹用無恥的手段找到苗疆黑巫師,將我囚禁于此。世人皆知他煉得刀可斬邪靈,卻不知是剜出我族心頭血所煉。”【1】【6】【6】【小】【說】

    三夫人攥緊拳頭,貝齒咬咬下唇瓣,瘋狂的恨意逐漸讓喜悅取代。

    “他以我們為餌,引來樹靈族,你外公他們全為救我而死。我等了這么多年總算等來報應,他死了!”

    “好的,娘,您告訴我藏在哪里,我趁亂去找。”楊雨冉急切問道,難怪三夫人容顏永駐。

    三夫人望眼窗戶上的保護封印,仍覺得不放心,將她拉近輕聲耳語:“你爹用妖族血煉出來的劍厲害歸厲害,可在正派人士眼中屬于邪法,他至死都守著這個秘密。我懷疑血契不在他身上,應該藏在某處暗室。你要保護好自己是妖族的秘密,同時與你爹養子龍木銀處好關系,你爹對外很多骯臟交易全經由他處理,他有可能知道妖刀的由來。”

    三夫人的話提醒了楊雨冉,正常她如果沒看過玩過玩家寫得評論,她不該知道自己所扮演角色阿離的真實身份。

    劇本殺圈子有條不成文的規定,不可泄露劇情超過20%,以免影響后面人玩得體驗感,并且容易暴露兇手,

    她當妖族少女這點信息不重要呢,感情倒霉程度爆表,前幾天搜到無良玩家評論。這還沒參與先給何寧月劇透了自身重大秘密,等會必須極力掩飾很多地方,方能推進劇情。

    劇本殺顧名思義要抓出真正的兇手,還原劇情。如果何寧月從一開始指定她是兇手,讓所有人投她,靠赫謙單薄的反對無從扭轉局面。屆時無論她是不是兇手,游戲都會縮短到兩小時內,大大降低游戲體驗感。

    退一萬步如果她或三夫人真是兇手,可能多少能帶給何寧月絲絲成就感。關鍵何寧月過來主要想和李爍共同體會別樣的愛戀,不是為了抓兇手啊。

    抱著僥幸心理,試探性問身邊三夫人:“娘,您是兇手嗎?您給我交個底,我好提前想出應對法子。”

    “很多事情娘出于你的安全考慮,不能告訴你,亦如小時候隱瞞你的身份。先把孝衣換上,去靈堂守靈吧。”

    三夫人回答得謹慎。

   p;   楊雨冉只得遵循原本進度,換好孝衣,前往靈堂。

    循著哭聲,步入沉重的大廳內,大大祭字燈擺在正中位置,前面供著死者靈位,后面擺著一口杉木棺材。

    古人不畏懼棺材本身,很多老人會提前選好后事需要操辦的東西。

    所謂升官發財,在古人認知里好棺材和好墓地能福澤子孫。

    不過有些心術不正的人,他們渴望永生或用子女的運勢來換取自己來世富貴,這類人的棺材通常與旁人不同。

    好比阿離便宜爹的棺材,頭朝祭臺這邊,雙唇大張,嘴里含著一口夜明珠,越看越像吸取氣運。

    “阿離,爹最疼你,你怎么遲遲才來啊?”

    說話的人是何寧月另個朋友,名叫鮑玉玲,在這里是阿離二哥媳婦。

    “我娘剛剛哭暈在屋里了,我過去探望她,耽擱了些時間。”

    楊雨冉找出合理借口,管家相當給力,幫忙證明:“是的,三夫人由于傷心過度已經生出心病,整日郁郁寡歡,老奴好怕沒多久她會隨老爺去了。”

    有如此給力的人證在,楊雨冉順利得到鮑玉玲點頭,怯怯來到牌位前上完香,跪坐在何寧月身邊。

    等回去她要勸勸自己親媽啊,這年頭孤軍奮戰行不通,看看三夫人都知道在府里安插諸多靠譜眼線。

    何寧月紅紅的眼眶微腫,靠在李爍肩頭,已然傷心不能自已,李爍盡職盡責地將黃紙丟入火盆內。

    楊雨冉有樣學樣,捏起黃紙往火盆丟。手指無意觸碰到李爍同樣在抓紙的手,她急忙抽回,李爍則沒事人般完成了丟入動作。

    之后她盡量避開李爍的規律,算準時間去拿紙,還總能碰到李爍突然加快速度或變慢的手。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