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20、漫漫馴化路
    收完【好的】兩字回復,楊雨冉尋來赫謙,告知他周末需要出外勤。

    楊雨冉相信只要周末她表現的給力,與李爍劃清界限,在何寧月面前多刷好感,絕對能讓對方幫助赫謙擺明沈骨。

    “屆時你只需扮演好暗戀我的小男生,完后根據所玩角色劇本帶入式演繹即可。”

    楊雨冉見赫謙光木訥點頭,不放心地叮嚀。

    赫謙呃了幾秒,吞吞吐吐問道:“光,光配合演好劇本殺里角色就行嗎?”

    望著赫謙別扭且糾結的樣子,楊雨冉總感覺自己化身為逼良為娼的壞人。

    又氣又想笑,拿出古代男恩客的輕浮樣,兩指彈下赫謙額頭,問:“你還想有什么后續活動?我盡量滿足你。”

    特別把‘滿足’兩字咬重音,就見赫謙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煞白。

    他連連后退兩步,顫聲答:“沒有渴望,我想參加完立刻回家。”

    楊雨冉在心里暗暗吐槽聲‘沒意思,不經逗啊’,揮手驅逐:“行吧,回頭我把地址發你微信,不過我們最好同行前往,這樣更符合關系定位。”

    “好,我會提前到公司并約好網約車。”

    赫謙每說一句話都往門口瞥眼,想逃的渴望過于明顯。

    “我接你吧,你好歹是藝人,別總用大眾通行設備。萬一哪天你紅起來,無良媒體會借此抹黑公司呢。”

    楊雨冉強硬堅持,從兜里摸出張信用卡,遞給赫謙:“你自己去買套適合的衣服,2000以內啊。沒必要太正式,最好偏向于干凈清爽風格。”

    “不用您的錢,我有好好經營自媒體小號,流量比不過大網紅或爆火明星,至少收入能維持生計。公司對于我們開小號從來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要不露臉,公司不會過多干涉。我周末提前半小時到,您過來這邊接我吧。”

    赫謙推回卡,快步逃離她的404辦公室。

    楊雨冉無語半晌,拿出手機用前置攝像頭照照自己臉,貌似沒有表現出想吃人的樣子啊,瞧給孩子嚇破膽了。

    赫謙的過度反應讓她心生憂慮,這孩子能配合演好周末聚會嗎?

    下午暫放焦慮,處理了范思睿的轉團手續。由于范思睿是二組隊長,要完成已經簽下的綜藝和新曲才能徹底轉團過來。

    算時間要兩個月左右,所以楊雨冉近兩天主要盯著赫謙恢復正常體能各項訓練,順便看看有無其他能培養的男生。

    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來到周天早上。

    臨近五月的杭州可以短袖配外搭,下午熱的時候脫掉外搭即可,逐漸步入展現白胳膊細腿的日子。

    楊雨冉沒有選能體現身材優勢的衣服,照舊選了套斐樂運動裝,同樣沒有精心打扮,光用眼影把化出黑眼圈。

    主角不是她,外加她有求于對方,當然要有充當綠葉的自覺,努力襯托出何寧月的耀眼光芒了。

    楊母見楊雨冉總是不開頂配大G,摸透女兒不想招搖的心思,于是把自己代步車寶馬4系交給楊雨冉。

    母女之間沒必要客氣,楊雨冉接過鑰匙,調整好座椅,一腳油門駛到公司。

    停在臨時泊車位,給赫謙發信息:戴好帽子口罩下來,我在公司樓下右側馬路邊。

    赫謙回信很快:好的,楊姐,我下來了。其實我沒必要戴防狗仔的東西,我沒有太多忠粉,基本全是黑粉。

    楊雨冉心煩意亂地按下訓導:有些事說出來就難看了,別人不看好你,你自己要看好自己啊。

    一根筋的赫小犟驢再次令她深感擔憂,只盼小犟驢能拿出對待綜藝的職業素養,好好加班。

    十多分鐘無回信,車窗被敲響。

    楊雨冉打開車門朝只戴個口罩的赫謙招招手,赫謙坐上副駕,快速系好安全帶。

    審視的目光打量過身邊男生,對方還算聰明,選了黑白搭配的休閑服,沒多出彩至少看著還算舒服。

    楊雨冉刻意收起挑逗對方的心思,生恐犟驢在關鍵時刻給她掉鏈子。

    如果今天搞砸了,那她自己去處理沈骨這個燙手麻煩。

    九點四十抵達何寧月指定的劇本店附近,景區門口。

    劇本店位于蕭山湘湖邊,場景完美融合于自然風光,讓人非常有代入感。

    楊雨冉鎖好車,走在赫謙身旁給其遞上臂彎,低聲提醒:“攙好我。”

    赫謙繃著堅毅苦澀的臉,杵在原地一動不動。

    榆木疙瘩般的回應令楊雨冉頭腦發昏,她好郁悶,早知道還不如告訴何寧月自己來呢 自己來呢,讓何寧月隨便幫她找個游戲搭子。

    哎,萬事差個早知道。事到如今還能咋辦啊,硬扛著上吧。她明白馴化之路漫漫不可急,但今天的事更不能耽擱。

    退一步,妥協道:“算了,不挽也行,等會別和我坐得太遠。”

    獨自吞下苦果,帶上犟驢進入景區。

    犟驢默默跟在她走了五六分鐘,蹙起的眉頭沒舒展過,糾結片刻,低聲說:“楊姐,來前小周總和我說了,您為我才來參加今天的活動。我會好好配合您,就是以咱倆的身高差最好您攙我,不然顯得很怪。”

    “對哦。”

    楊雨冉抬手拍拍腦門,挽起小犟驢胳膊,在心里不住感謝好閨蜜,多虧周媛媛幫忙打了預防針。

    兩人雙雙進入古色古香的會客樓,屁股剛坐熱,數名身著麻衣頭綁麻繩的小哥跑進主廳。他們陸續跪倒在楊雨冉腳邊,撕心裂肺喊道。

    “三小姐您總算回來了,老莊主遭人毒殺,死不瞑目啊,請您一定要抓出殺人兇手。”

    楊雨冉留學時玩過劇本殺,不過她玩的屬于初級版。五六個人坐在同個房間內,拿到自己的角色介紹,讀20分鐘帶入角色開始演,完全沒有國內沉浸式的有意思。

    “你們這些沒出息的貨光會哭,三夫人讓我們速速把三小姐帶到她房內,切勿誤了事。”

    一個管家類的角色從后堂走入,狠狠教訓完痛哭幾人,給楊雨冉比個請的動作。

    楊雨冉朝赫謙點下頭,示意他別急,接應他的NPC應該馬上能到場。

    得到赫謙回以點頭,她便隨管家離開,經過池塘時碰到個意想不到的人,秦慕禹。

    他早換好湛藍色長袍,頭束紫金冠。單從他臉看,劍眉星目甚是俊朗。只是神色中透出生人勿進的寒意,像極了古畫中的謫仙人。

    可若往下看,他手里握著一把長戟,鋒利的尖端布滿斑斑血跡,倒更像剛從戰場歸來的殺神。

    察覺到她視線,秦慕禹臉上戾氣散去,淡淡解釋:“我爸與何家交好,他要求我過來參與。”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