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16、天命之女
    何寧月不禁聯想到一類悲劇型人格,極端的isfp,他們沒有普通isfp的自我調解能力,反而更加自卑、膽小、懦弱。

    她早聽聞楊家怪事,據說楊老放著親生閨女不寵,卻把弟弟的孩子楊菲寵上天,家里企業隨時打算交給楊菲接手。

    看來消息并非空穴來風啊,楊雨冉活得太憋屈了。

    重新審視楊雨冉的目光多出些許同情,緊跟著憶起自己的無心之舉,貌似充當了楊菲槍手欺負楊雨冉。

    思及此處,不禁懊惱不已。

    ‘不好意思’滑到嘴邊,聽見楊雨冉率先道歉:“對不起啊,你半天不說話,是生我氣了嗎?”

    何寧月一下沒了心勁道歉,厲聲呵斥:“你活得硬氣點行不行啊!”

    楊雨冉讓罵得無措極了,雙手十指不停攪著,目光到處閃躲,宛若隨時可能落荒而逃。

    瞅著眼前比傀儡還草包的人,何寧月大感煩躁。

    忽然躁動音樂停止,走道變亮,一行人靠近過來。

    “何姐,什么風把您吹來了,妹妹我有失遠迎。”

    嬌作的聲音飄至,甜膩香水味熏得何寧月胃里泛酸,扭頭給楊菲送上想吐的神色。

    楊菲視若無睹,伸手去挽何寧月的臂彎,燦笑著說:“李爍哥哥在C座等您呢,他知道自己一些事做錯了,留在那邊不好意思見您,由我出來接您。我早給他說過了,您宰相肚里能撐船,根本不會與我們計較呢。”

    楊雨冉轉身背對眾人,做出一副回避的樣子,心里不住暗笑。

    楊菲的懂禮貌給長輩用用還行,擱在何寧月身上,只會起反效果。尤其聲聲大姐和您估計早把何寧月火氣喊爆棚了,顯得何寧月很老似的。

    果不其然,何寧月側身抽走胳膊,漠然劃清界限:“少亂認親戚,我家不種茶。”

    嘲諷之話撂下,與楊菲同行的少爺千金們面面相覷,多數人保持沉默,用難看臉色來支持楊菲。少數混場子的人則拿出吃瓜心態,躲在后排時刻準備倒戈,在關鍵時刻說楊菲一兩句,討好討好何寧月。

    楊菲笑容僵住兩秒,下一刻嘿嘿嬌笑著嗔怪道:“姐姐說得哪門子話啊,李爍哥哥剛才還說,是他對不起您,他心里始終有您。只是何家退婚了,很多事情由不得他選擇。”

    殺手锏威力十足,何寧月怔住,腦海閃過三年來兩人的甜蜜回憶。

    回神之際,不受控地問出在意之處:“他說了?”

    “是啊,他還說他是不喜歡被婚姻約束的人,他為你同意的訂婚。如今何家將他驅逐,沒有你了,他覺得這世上和誰在一起都一樣。”

    楊菲說得聲情并茂,在場所有人幾乎都能聽出她聲音中滿含悲傷。

    白燕應該教過楊菲,讓楊菲別明著得罪何寧月。畢竟在國內商斗不過官,尤其何父身居高位。

    楊雨冉心一沉,情況有點失控啊。

    瞟眼何寧月,她渾身上下散發的攻擊氣焰漸漸消失,只剩滿眼的不舍和留戀,癡癡凝望著楊菲所指的方向。

    “今天妹妹我過生日,李爍哥哥卻一點不開心,吊著臉獨自喝悶酒呢。何姐姐,您跟我進去吧,我猜您過去以后,李爍哥哥心情會變好呢。”

    楊菲再次挽起何寧月胳膊,這次何寧月沒有掙脫。

    何寧月告敗,楊雨冉不能傻傻的孤身奮戰,先退吧。

    剛要開溜,何寧月呼喚響起:“楊雨冉,你不是說隨我同來的嘛,我們一起進。”

    楊雨冉激動轉身,卻在偷瞄中發現何寧月額間細汗。

    周媛媛說的對,何寧月是戀愛腦,這人分明要拉上她去證實李爍真心呢。

    等等,她去墊背的話……

    新計劃猛然閃現腦海。

    她一聲不吭地坐在沙發邊緣,聽著人們對何寧月眾星捧月的夸贊,楊雨冉有點好奇楊菲此刻心境。

    生日宴用來給何寧月抬轎,還得親自發力,太逗樂了。

    聽了大概十多分鐘,楊雨冉沒忍住破功了,破在楊菲一句違心恭維中。

    “何姐姐的裙子好漂亮哦,把李爍哥哥注意力全吸引過去了。”

    楊雨冉一手捂嘴,一手做出個抱歉的動作。抬眸無意中望見李爍,對方那雙丹鳳眼正陰鷙注視著她,似在無聲指責她不該出現在這里。

    楊菲早瞧她礙眼了,可算抓住機會,賣力詆毀:“我堂姐胸懷不如我,我可以接受李爍哥哥愛著何姐姐,但堂姐不行。她得知李爍哥哥把她當替身后,毅然決然和李爍哥哥分手了,她的愛占有欲太 有欲太強啦。”

    話里話外彰顯出楊雨冉善妒,而且在故意添亂。

    又淋臟水,楊雨冉不慍不惱,指尖輕碰碰冰山杯,弄出清脆鐺鐺聲。DJ舞曲早在何寧月到來停止了,所有人視線隨著楊菲的話集中在她身上。

    楊菲辛苦給她搭建好舞臺,演員必須就位。

    她單手托腮,徐徐說道:“我承認我是個有感情潔癖的人,我愛的人只能屬于我。低級動物尚且懂的歸屬,如果高進化的人類可以共享熾熱的愛、可以為了目的性把愛人贈與他人,那活得還不如個低級動物。”

    在場有三個喜歡亂玩的少爺聞言,面色陸續轉為陰沉。

    楊菲匆匆救場,拿出常用的陰陽怪氣腔調:“堂姐又在講她修得深奧人類學啦,這世上感情種類太多了,很多感情正是有遺憾才讓人難忘啊。”

    “遺憾不是道德敗壞的借口,更不是出軌的理由。”

    楊雨冉凜然說出早準備好的話,下秒斂起眼底比寒霜刺骨的冷意,淺笑問楊菲:“你剛才說李爍沒法娶到最心愛之人,所以娶誰都一樣對嗎?這是李爍親口告訴你的嗎?”

    楊菲委屈至極地瞟眼李爍,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苦心,然而對方根本沒有注意到她小心思。

    始終凝視著沙發右邊,不知在看何寧月還是楊雨冉。

    “對嗎?”楊雨冉追問再來。

    楊菲任由心酸充斥整個人,失落回答:“是的,李爍哥哥親口告訴我的呢。”

    楊菲清晰記得,打從楊雨冉出國留學以后,她再也沒受過這種委屈了。瘋狂告訴自己要淡定,反正何寧月和楊雨冉全是她的手下敗將,等她和李爍結婚以后,有這兩人哭的日子。

    “哦~”

    楊雨冉意味深長地拉長音,轉而單閉下右眼,給李爍拋去個媚眼,柔聲建議。

    “如果愛不能決定未來感情歸屬,那靠運氣吧,今天咱們來給李大少爺選妻。在場所有單身女人抽簽吧,抽到誰、誰便是李少的天命之女,這樣總比瞎選靠譜啊。”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