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15、與你無關
    在路上楊雨冉收到周媛媛通過名媛圈查來的進一步消息,楊菲比她預想的膽子大。

    楊菲原本沒打算取消在寶格會所的生日宴,今早才給其經理通知,不去了。

    由于取消的急促,從租用場地到布置宴會的錢一概不退,可以申請場景物品暫存倉庫留作后用。

    而楊菲非常財大氣粗,表示無需暫存,全當廢物處理。

    上百萬布置的生日趴,隨隨便便揮揮手作廢了,不得不說有錢就是任性。

    能讓楊菲如此任性的資本脫離不了楊父的寵溺,同樣脫離不了曾經楊母娘家對楊父公司的支持。

    楊雨冉越想心越涼,光給周媛媛回復【我知道了】四個字,才鎖屏手機,視頻邀請發過來了。

    她沒開車,開大G過于招搖,選擇打車前往。

    抬眸望眼車窗外,確定還有二十分鐘左右的路程,時間尚算寬裕,輕觸兩下藍牙耳機,同意申請。

    周媛媛操心的聲音傳來:“手機拿遠點,我看看你穿得什么。”

    楊雨冉知道瞞不住真正關心自己的人,配合地把胳膊伸長點。

    “我去,楊雨冉你穿得和大學生似的,我估計你連慢搖吧的門都進不去。你這打算送上去給人欺負啊,你不嫌丟人我還嫌丟人呢!”

    大嗓門的罵聲喋喋不休,周媛媛氣得爆完粗口還得幫忙想善后法子:“我讓我助理現在送套高定裙子過去,你到地方了別亂竄,等她。”

    楊雨冉不以為意地噗嗤笑出聲,慢聲細語寬慰急躁女人:“我穿成這樣好降低何寧月對我的敵意啊,而且還能喚醒某人的憐惜之情。”

    “你說得某人該不會是李爍大渣男吧?”

    周媛媛忿忿問,見楊雨冉點頭,她生恐閨蜜重新走錯路,趕忙厲聲叮嚀:“你別妄想賣慘換取他回頭了,想想何寧月找你麻煩那會兒,他要真有良心就不會讓你獨自受辱。”

    “我知道,這次他不會回頭。”

    楊雨冉說得冷靜,嫵媚的狐貍眸中沒有一絲波瀾。

    周媛媛認真觀察她片刻,從她臉上沒找到任何悲傷痕跡。轉念想到楊母同意楊雨冉前往的原因,或許也是想讓她最后見證致命刀子的亮出,以此讓她死心吧。

    想通這點,周媛媛的擔心減弱些,可總覺得楊雨冉昨天堅持的樣子不像去找個死心,反而更像主動去挑起戰斗。

    “你說這次,難不成你還想有下次計劃啊?”

    周媛媛摸不清閨蜜心思,索性問出來:“別扯太長遠不靠譜的事了,今晚你有法子讓何寧月和楊菲難看嗎?該不會只靠女大學生的穿著吧?”

    “對啊,媛媛,我到了先掛了,等晚上我到家和你具體說。”

    楊雨冉鎖屏手機,李爍曾經說過很喜歡她不染世俗氣的干凈之美。兩人在學校時,李爍最常見的當屬她這般打扮。人啊,一旦念舊的情愫讓喚醒了,再有鮮明對比的參照,很多悔意會不受控的冒出。

    剛走到慢搖吧門口,身后傳來一聲怒斥:“楊雨冉,你來干什么?”

    聲音不算熟悉,但兩人接觸過的記憶過于深刻,聽聲足以分辨出是誰。拿出驚詫的表情,轉頭面朝質問之人。

    “今天我堂妹過生日,我早上收到信息,讓我過來參加她的生日會,你怎么也在這里啊?”

    “與你無關。”

    何寧月眼底閃過心虛,下秒重新端回骨子里帶著的倨傲不遜。沒多做解釋,伸手推開擋住自己的人兒,徑自走進皇朝暗黑色的大門。

    門迎小哥非常眼尖,卑躬屈膝地服侍在左右,哪怕知道何寧月不在邀請名單內,依舊乖乖帶路。

    望著何寧月高挑的背影,楊雨冉默默加快腳下步子跟上。

    今天何寧月身著Eink大師去年的春夏款流蘇長裙,國風裙子從一開始就選定了屬于它的主人。在得知何家獨女買到后,如實羨煞了不少名門千金。

    雖然是去年款,但長裙本身意義非凡,專屬于何寧月,外加昨天楊菲剛曝出假貨丑聞,何寧月這擺明了來砸場子呢。

    她沒能如何寧月般順利進入,被攔在門口,新來接崗的門迎小哥們非常恪守規則,讓她必須出示邀請函,否則不得入內。

    楊雨冉抬起白皙的小手,指指有綠色通行特權的何寧月,柔聲說:“我和她一起來的,你們可以問問她。”

    一句話定住何寧月,何寧月愣了好幾 愣了好幾秒,才緩緩轉過身來,給她投來看瘋子般的目光。

    躬身陪在何寧月身邊的門迎見多了各式突發情況,從何寧月神色判斷出她對楊雨冉沒多少善意。

    兀自做出決定,給手下比出‘清除’的動作。

    站在楊雨冉身邊的帥氣小伙立馬按住別在胸前的對講機,用不客氣的聲音召喚保安。

    “別興師動眾了,真的有人讓我來。現在我來赴約卻沒人歡迎我,既然如此我走便是了。”

    楊雨冉扭身,才邁出兩步,何寧月不可一世的命令來了。

    “放她進來吧。”

    攔她的門迎小哥立馬換副嘴臉,大步跨到她面前,畢恭畢敬地邀請:“您隨我進入。”

    楊雨冉故作難為地看看門迎再看看何寧月,何寧月冷冷與她對望眼,轉身走入嘈雜音樂的深處。

    楊雨冉沒有收起困惑之色,只是小跑到何寧月身邊。

    “看來你在楊家不得寵啊,還得靠我個外人進入。怎么男朋友讓搶了,不甘心來鬧事啊?”

    挖苦砸來,楊雨冉委屈抽抽鼻頭,從兜里摸出手機,遞給何寧月看。

    “我知道我不得寵,我也知道李爍和我在一起多數因為我長得像我堂妹,所以我盡量在家里充當小透明。本來此種日子我不會出現,沒必要給堂妹制造不愉快,她不高興了,我爸只會找我算賬。可是我早上真的收到信息了,你瞧。”

    何寧月瞟眼擺在前方的手機,熟悉的號碼和內容令她眸色一沉,楊雨冉自怨自艾的訴苦再來。

    “我看你順利進入,我當你給我發的信息呢。不好意思啊,我是不是給你添麻煩了?”

    慫包的話瞬間把何寧月記憶拉回不久之前,她去楊雨冉學校鬧事那時,楊雨冉似乎也是如此懦弱,只會認錯、不敢和她正面剛。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