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14、又發現小犟驢一個優點
    瞅著赫謙別扭的樣子,楊雨冉大概猜到保證書的內容。

    沒有立刻答復,略停頓了片刻。給赫謙耗得雙頰隱隱泛紅,忍不住偷瞄她時,她眨眨狐貍般的眸子,露出無辜且迷惑的眸光,如同呵護受過傷的小動物般輕聲問。

    “什么保證書?你且說說來聽。”

    赫謙聽著溫暖的聲調,緊繃的狀態隨之放松了些,骨氣勇氣說:“不得勉強我或組里人參與那種活動。”

    “什么活動?”

    楊雨冉來了逗人的心思,逼著老實巴交的弟弟說出心里疙瘩。

    赫謙臉憋得通紅,眼睛不住瞥等著看熱鬧的周媛媛。

    周媛媛于公于私都不可能走,收起等著看熱鬧的心態,拿出老板架子,呵斥:“當明星的人不能扭扭捏捏,如果連面對我們都害羞,你如何做到如常面對鏡頭啊。”

    呵斥完顧慮到赫謙難得重新敞開心扉,別讓她兩句話弄得又變回茅坑里的石頭了。

    暗罵聲‘麻煩’,側頭與楊雨冉開玩笑調侃:“這小子估計沒見過像你這樣勾魂的美女,男性荷爾蒙亂竄,他平日在綜藝上表現得還不錯呢。”

    赫謙一時忘記遮掩眼底驚詫,顫聲問:“您和周總看過我上的綜藝節目嗎?”

    楊雨冉甩去個暗示眼神,意思好機會快抓啊。

    周媛媛見多了老爹對待種子藝人的手段,根據昨天看楊雨冉搜出的視頻,從善如流答道:“當然了,尤其你還原去年當紅電影《第三次分手》演的里面渣男,看得我和我爸肝火好旺呢。”

    回頭得和老爹通通氣,以免老爹對不上口徑說漏嘴了。

    老爹極大可能不重視赫謙,今早還是她強烈要求老爹安排林梓桐前行,給楊雨冉充充面子呢。

    老爹考慮到林梓桐過來看看楊雨冉處理問題的方式也好,便答應下來。

    縱使老爹不重視,她不能給楊雨冉掉鏈子啊,楊雨冉決定重新捧這個人,她既然同樣代表公司高層,起碼要給與相同程度的認可。

    瞟眼楊雨冉在桌下豎起的大拇指,周媛媛順勢多夸了赫謙幾句。

    赫謙不再拘謹,望著楊雨冉徐徐說出困擾他一年的心魔:“如果你能答應不勉強我和組員們參與桃色交易,我愿意跟著你。無論你帶出多差的成績,我不會離開團隊。”

    最后一句話一出,楊雨冉和周媛媛的好臉色全沒掛住。這話的喪氣程度堪比古代打仗,將軍簽完軍令狀先說‘我知道這把必輸,我沒打算活著回來’。

    乍聽很壯志豪言,實際破壞戰友們心態呢,打都沒打先認輸認命了。

    楊雨冉從桌子底下拍拍周媛媛的腿面,攔住她打算兇人的火氣,拿出好耐心開導赫謙心結。

    “有些話說開了難聽,有些事揭開了難看。不說開吧,你始終被蒙在鼓里,今天我冒著有可能團隊剛成立就解散的風險啊,告訴你一個事實。”

    楊雨冉從抽屜里拿出林梓桐上次統計的簡歷,翻到被潛男孩陳天麥那頁。

    手指輕點在對方照片,點評道:“陳天麥長得偏可愛系,也了解自己該走的發展風格。可惜啊,星路毀在你手里了。”

    簡簡單單兩句話掀起赫謙莫大的情緒,爆發了壓抑許久的委屈:“是我毀掉他嗎?還是我好心反被他咬一口啊?”

    “其實陳天麥早和阿斯納沈骨勾搭上了,他用自己換資源屬于兩廂情愿的事,你何必多管閑事啊。在這個圈子里,要學會自掃門前雪,切勿充當正義警察。”

    楊雨冉說得苦口婆心,和周媛媛考慮到一塊了,生恐赫謙承受不住事實,附帶安慰緊隨其后。

    再看赫謙,他嘲弄的‘呵呵’兩聲,沉沉自罵道:“對,是我多管閑事了,是我涉世不深,是我傻到冒氣。他說他不喜歡對方,罵對方老女人仗著有點臭錢欺負人,直到他們進酒店前,陳天麥在車上依舊在給我發信息求救。”

    全新的故事版本公布開,楊雨冉沒感到多意外,平靜地往下問:“你說你收到他的求救信息,我照此種狀況推測,你手機還有他在被潛規則之前罵沈骨的信息。你拿著手機足以證明自己清白啊,混到如今這般田地實屬不該啊。”

    “是有,可是,”

    赫謙激動回答,答到一半楊雨冉與他異口同聲說出昭然若揭的結果。

    “手機沒了。”

    楊雨冉說著意味深長地看向周媛媛,周媛媛腦子猛地轉過彎來 轉過彎來,指指自己問:“你們意思事發以后,我爸第一時間把赫謙手機沒收了?”

    若非清楚楊雨冉沒有赫謙的聯系方式,不然真會覺得兩人演雙簧故意誆她呢。大風小說

    “對啊,哎,”楊雨冉長嘆口氣,“否則你爸沒必要同時雪藏了陳天麥他們,而對赫謙只是半雪藏模式。”

    周媛媛倍感驕傲,得意地晃晃身子,贊嘆道:“老周還是不錯的嘛。”

    “嗯。”

    楊雨冉淡淡應聲,獨自吞下心酸,老周對自己女兒和手里人是不錯,對她就很一般了。從讓林梓桐把陳天麥和赫謙的資料同時送來能看出,老周始終在試探她,考量她是否值得長留。

    得虧她多了個心眼,多方面了解了所有人的情況,沒選外貌出眾的陳天麥他們。

    嘉德御用律師團快速草擬好新的協議,楊雨冉在協議最后多加條補充條款,如果組里人自愿參加某些特殊活動或事情,旁人不許多干涉。

    赫小犟驢盯著一行字,幾乎把眉頭蹙成川字,握筆的手狠狠發力寫下自己名字,差點給4K紙劃破。

    中午楊雨冉請客吃飯,算慶祝團隊成立,第一個團員就位。

    吃完周媛媛回公司,她回家補午覺,準備迎接傍晚的重頭戲,分別前赫謙小聲給她說。

    “其實我知道周媛媛根本沒細看過我綜藝,她把綜藝名都說錯了,但她能主動對我示好證明她愿意支持成立新的男團。”

    楊雨冉干笑兩聲,推把赫謙。早知道這臭小子表演功力強,現在又多發現一個優點,隱忍功力同樣挺強啊。

    回家確認楊母還在,心踏實多了,躺在床上淺瞇半小時起來,換上牛仔褲和卡通T恤,隨便扎了個馬尾辮,前往周媛媛給的地址。

    ——濱江區的皇朝慢搖吧。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