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楊雨冉秦慕禹 > 3、替身而已
    “玄關的屏風我嫌太礙事,讓人拆了。拆完我聽下人說你母親很喜歡那座玉雕屏風呢,我別提有多生氣了,這沒眼色的下人,不知道早點告訴我呢。哎,我隔天就把她開了。”

    “你瞧那尊清代粉彩獸耳方瓶,年初我陪你爸參加佳士得拍賣會,他一眼看中了,但這件古董屬于人家老板的私藏品,僅供參觀。我回來后啊,看你爸實在喜歡得緊,于是偷偷聯系到老板,好說歹說終于在你爸生日前拿下。”

    每句話的字里行間完美詮釋出什么叫口蜜腹劍,全透露出白燕和楊父的感情有多好,整個家早根據她的喜好煥然一新。哪怕再傻的人也能聽出話中深意,在給楊雨冉下馬威。

    楊雨冉光點頭淺笑著,心則如讓刀割般生疼。回來前她和家里僅剩不多的老傭人打聽過了,楊母被趕到后遠附樓內。白燕表現得非常深明大義,從楊母角度出發,意思楊母在主樓整日心情糟糕、整夜失眠,不如去附樓調養身體。大風小說

    當時楊母沒沉住氣,聽完立馬爆發了,全然忘記他們正身處重要宴會。她和楊父吵得不可開交,楊父臉面掃地,回到家立刻安排管家把楊母東西全搬過去了。

    “雨冉,回來了。”

    萬千思緒被楊父一聲呼喚拉回,楊雨冉調整下表情,低眉順眼地應道:“是的爸,我從朋友那淘來個晚清鼻煙壺,想來您應該會喜歡。”

    禮物剛從包里取出,刺耳的尖叫聲在身旁響起。

    “天吶,姐姐你不知道爸爸有肝硬化和肺炎嗎?”

    楊菲不給她解釋的機會,化身爸爸最貼心的小棉襖,一巴掌將鼻煙壺拍在地上。

    楊雨冉和楊父同時望向滾到沙發角的小禮物,兩人臉上露出不同程度的難過,只不過楊父在第一時間收起神色,打圓場調解僵化的氣氛。

    “雨冉常年在國外留學比較忙,不知道家里的事情恨正常。雨冉你這次回來,要多和菲菲親近。我老了,華天科技早晚要交到你們姐妹兩手里。”

    楊雨冉沒搭腔,始終盯著停在不被珍惜的禮物上,她沒有楊父那般瀟灑自如。

    楊菲竊喜地笑下,抓住機會落井下石:“姐姐在斯坦福學得可是人類學,這么高尚的科目應該進高校當老師啊,來公司有點屈才呢。”

    設身處地說罷,滿目關切地凝望著身旁楊雨冉,拿出遺傳白燕的虛偽腔調建議:“姐姐,杭大宋校長和父親交好呢,他把我認作干女兒了,明天我幫你說說就職這事。”

    “呵~”

    楊雨冉輕笑聲,側身迎上楊菲目光。

    兩人視線觸碰到的一刻,楊菲眼底換上膽怯之色。到嘴的潑臟水之話尚未吐出,楊雨冉搶先表態。

    “我能理解你對人類學的認知只能基于名字,畢竟你大專文憑都是買來的。我是打算回國繼續修個博士后,辛苦你幫忙引薦下宋校長了。”

    楊雨冉一字未提回公司的事,反倒令楊父眸光變得沉重幾分。或許大專兩字喚醒楊父某些不愉快的記憶,公司有兩位老股東不止一次說過楊菲處理事情欠缺周全,魯莽與學識息息相關。

    不過只有兩名老頑固還堅持學歷高于經驗的理念,其余所有股東全對楊菲贊賞有加。

    短短幾秒間,楊雨冉自然沒發現父親腦中思想發生三次翻天覆地的改變。

    她俯身撿起地上鼻煙壺,用手指小心擦拭干凈裝回包里。

    打打哈欠,找借口離開:“爸,我有點困,先去休息了,明天再陪您老好好聊聊。”

    “你去看看你媽媽再睡,她在,”

    楊父頓頓,面露些許尷尬,轉念考慮到有些事紙包不住火,端回嚴父架子說:“她在附樓修養。”

    “好的,這烏煙瘴氣的家確實沒附樓舒服。”

    楊雨冉似笑非笑地留下一句話,轉身離開。

    身后接連不斷傳來貼心小棉襖楊菲給楊父的提醒,其中李爍名字出現不下五次。楊父熬不住軟磨硬泡,趕在楊雨冉走出客廳前叮嚀道。

    “你和李家小子盡快斷了關系吧,他不是你的良人,你們身份相差太多了。”

    楊雨冉停住步子,正好透過玻璃門望見后院的秋千。眼眶微濕,上次坐秋千還是楊父在推她。尤其記得那會兒她膽子大得出奇,不停讓楊父把她推得再高些,而楊父總怕摔到自己的寶貝女兒,分外小心翼翼地命令管家在周圍鋪好軟墊。

  &n nbsp;  好景不長啊,可能離母親越近越容易被母親的不甘感染。她憋回想哭的沖動,壓住早做好的決定,轉身定定望著楊父,問出早知道答案的問題。

    “爸,您讓我放手,是想幫楊菲鋪路吧?”

    上飛機前,她收到了楊菲發來的聊天截圖,從中了解到何寧月會去她學校鬧,全因楊菲透露的消息。而楊菲會選在她臨畢業前透露,又和楊父脫不了干系。

    楊父搓搓手中茶杯,目光來回掃過她和楊菲臉龐,在看楊菲時多出幾分贊許,沉聲應道。

    “你放棄李爍對你、對菲菲、對楊家都好。你的事情鬧開,何家十有八九會退婚,李爍是個好女婿,配得上楊家和菲菲。”

    驕傲的口吻將楊雨冉心中最后期待撕毀,所謂物是人非不過如此!

    指甲深深扣入手心,楊雨冉貝齒咬破下唇,一句一頓地說:“好的,他不找我,我不會找他。”

    楊菲猶如聽到天大的笑話,掩嘴咯咯直笑,傾身貼近坐在楊父身邊的白燕,用所有人能聽到的聲音說出殘忍事實。

    “姐姐這是讀書讀得與現實世界脫節了,李爍當著咱爸媽面親口承認過呢,他喜歡的是我,如果我愿意接受他,他隨時娶我。”

    白燕底氣十足的‘嗯’聲,幫女兒充當證人。

    瞅著楊雨冉下唇的鮮紅血印,楊菲愈發心情愉快,索性公開了只有她和李爍知道的秘密。

    “至于為什么會找姐姐啊,理由很簡單啊,他在國外寂寞嘛,又有個長得很像我的人出現,他把你當替身而已咯。姐姐好傻好單純哦,居然相信他口中的愛,我真替姐姐感到不值。”

    “閉嘴!”

    一聲怒喝打斷恣意妄為的炫耀。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彤靈塵的霸道獨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