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362章 心甘情愿?
  ‘‘老有所養…’’

  像是心有所感一般,高臺之上的朱由校面沉似水,微微瞇起了眼睛,不住的低喃著。

  在這個生產力極其低下的時代,莫說背朝黃土的尋常莊稼漢,恐怕就算是兩袖清風的縣官,也沒有所謂的‘‘老有所養’’。

  如果不是畢自嚴提醒,他險些將其徹底忘于腦后。

  大明低階宗室的境遇的確苦不堪言,但處于金字塔中層的宗室們仍是衣食無憂,至于上層的宗室藩王更是富得流油,百余年的傳承下來不說富可敵國,也相差不多了。

  與此等怪異景象形成強烈對比的,則是那些辛苦勞作一年,卻只能勉強飽糊口度日的市井百姓。

  "周王,魯王,爾等是何等意思?"

  恍惚之間,朱由校本是波瀾不驚的內心便是涌現了一抹漣漪,甚至險些就要強行將心中"官差一體納糧"的念頭盡數告知給殿中朝臣。

  "陛下,臣..."

  聞言,心神激蕩不已的周王及魯王不由得顫顫巍巍的先后開口,臉上均是涌現了一抹為難之色。

  他們心中殘存的理智告訴他們,剛剛殿中的"鬧劇"只怕是福王朱常洵及戶部尚書畢自嚴自導自演的一場大戲,而高臺之上的天子更是于其中扮演了不可代替的角色。

  從這個角度出發,他們應當順從天子;但作為于地方傳承了兩百余年的老牌王府,他們深知身上肩負了何等重擔,自己的一舉一動都會牽扯到無數人的生死與得失。

  如若將府中"免稅"的特權交回朝廷,僅靠土地那微薄的租子,拿什么維系闔府上下千余人的開銷?

  事關己身日后的榮華富貴,縱然周王及魯王一向對朱由校唯首是瞻,此時也不免有些進退兩難,不能自已。

  "陛下",見得跪在地上的周王及魯王猶豫不決,已是沉默多時的勛貴隊伍中倒是傳來了一絲騷動,只見得英國公張維賢略顯笨拙的自隊伍中出列,朝著上首的大明天子拱手道:"臣英國公一脈世受皇恩,自是當為國出力。"

  "老臣自愿將府中土地捐獻于朝廷。"

  一語作罷,還不待殿中其余朝臣有所反應,又有幾名勛貴一臉殷切的自隊伍中出列,爭先恐后的拱手說道。

  "陛下,臣也愿意."

  "臣也是。"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無疑令得皇極殿中本就有些詭譎的氣氛愈發莫名,不少上了歲數的老臣更是瞠目結舌,滿臉不可置信的揉了揉有些渾濁的眼睛。

  在過去兩炷香中,皇極殿中所發生的一切,每一件都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先是由禮部尚書徐光啟提議,而后經由大明天子同意,決議在各處戰場修建忠烈祠,以告慰為國陣亡的軍民。

  從開始到結束,甚至沒有給人太多反應的時間。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忠烈祠的事情才剛剛告一段落,于十王府中"蟄伏"多年的端王朱常浩等宗室又突然跳出來,以"皇明祖訓"為借口,想要出京就藩,卻被天子同樣以"皇明祖訓"為借口給駁了回去。

  借著宗室出京的由頭,戶部尚書畢自嚴又提出了山西,河南,山東等地稅收已是無力維系宗室俸祿,特請天子乾綱獨斷。

  由此,錦衣衛指揮使趙吏進言,揭開了大明宗室的遮羞布,將大明低階宗室的真實境遇呈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再然后,便是曾經"貪財好色"的福王朱常洵登場,上演了一出"忠君愛國"的好戲,想要將府中土地盡數捐獻給朝廷。

  此等逆天言論,天子自是不會予以采納,故而戶部尚書畢自嚴便是提出了"宗室自救",即各地宗室一體納稅,提高大明稅收,使得低階宗室老有所養的概念。

  現如今,一向作壁上觀的宗室們又主動跳了出來,不約而同的想要將府中土地盡數獻給朝廷。

  一時間,皇極殿中的朝臣們只覺得心神激蕩,有一種風雨欲來的窒息之感。

  "眾位愛卿的忠心,朕自是知曉的。"

  "但愛卿府中土地皆是太祖,成祖所賜,朕豈可橫刀奪愛。"

  望著群情激奮的勛貴們,朱由校的臉上也是涌現了一抹滿意之色,徑自掠過了跪在地上沉默不語的周王及魯王,轉而和顏悅色的朝著英國公張維賢等勛貴說道。

  "既然如此,臣請如畢尚書所依,將名下土地盡數納稅,與尋常百姓一般。"

  聞言,英國公張維賢便是不假思索的說道,其身后的勛貴們稍顯錯愕之后,也是急不可待的點了點頭,臉上的殷切之色更甚。

  與分封在大明各地的宗室藩王不同,他們這些勛貴雖說同樣是與國同休,但自家的"榮辱"卻是系于大明天子的一念之間。

  只要能夠被天子信重,些許的錢財算得了什么,畢竟他們這些勛貴可不像各地宗室那樣,府中動輒便有數百張口需要養活。

  "準了。"

  沉默半晌,朱由校清冷的聲音終是在皇極殿中響起,其白皙的面容上也是涌現了一抹鄭重之色。

  雖然這些勛貴們名下的土地遠不如大明各地宗室,但架不住這些勛貴的"家底"盡數集中于北直隸,尤其是京畿之地附近。

  只要這些宗室們開個好頭,日后推行這"官差一體納糧"便不難了。

  "多謝陛下!"

  聞言,張維賢等勛貴們不由得對視了一眼,隨后便是喜出望外的躬身行禮,臉上的褶子都是擠到了一起。

  與周王,魯王這些常年于地方上坐鎮,少有進京的宗室藩王不同,他們這些勛貴可謂是眼睜睜的看著天子從稚嫩,一步步走向成熟,深知其手段之強硬。

  但同時,他們更清楚,天子向來"知恩圖報",眼下看似是他們勛貴喪失了部分錢財,但從長遠的角度來看,這筆買賣卻是極為劃算。

  畢竟當今天子年歲才剛剛二十出頭,未來至少還能御極三十年...

  "陛下,臣也愿將府中土地盡數交稅..."

  不知是不是被殿中勛貴的態度刺激到了,本是猶豫不決的周王及魯王終是做出了決定,在朱由校驚喜的眼神中,艱難開口。

  至此,壓在朱由校心頭之上的巨石,徹底落空。

  他知曉,所謂"官差一體納糧"徹底實現的那一日,怕是不遠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