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493章 國運(下)
  "水西土司那邊,怎么說?"

  少許的沉默過后,一身常服的朱由校輕輕抿了一口手中的熱茶,朝著眼前的兵部尚書問道。

  依著他淺薄的"歷史知識",他依稀記得在原本的歷史上,在四川巡撫朱燮元耗費無數人力無力平定了"奢安之亂",擒殺了賊首奢崇明及安邦彥之后,水西土司仍是負隅頑抗,并在"水西宣慰使"安位的帶領下,繼續對抗朝廷。

  直至崇禎十年,中原已是亂作一團的時候,這場肆虐西南大地足足十余年的戰事方才以"水西宣威使"安位請降而告終。

  如今水西大長老安邦彥雖是領兵傾巢而出,但其老寨中尚有些死忠于"安位"的青壯留守。

  若是這些人憑借著得天獨厚的天塹死守,倒也是一個不小的麻煩。

  "回稟陛下,"聞聲,一身緋袍的首輔方從哲便是起身,一臉正色的說道:"水西宣威使近些時日接連上書,聲稱愿配合朝廷平亂。"事關重大,他近些時日可是沒少在西南戰事上費功夫。

  聽得此話,大明天子朱由校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這對于朝廷來說倒是一樁好消息。

  不過朱由校心中倒也知曉,那水西宣威使并不見得是誠心實意的"歸附"他們大明,只不過是怕朝廷在平定了安邦彥掀起的叛亂之后,順勢而為的將他們水西安氏"改土歸流"。

  倘若安位心中真的做此念想,那就未免有些天真了,朝廷付出了如此多的人力物力,豈會半途而廢?

  想到這里,朱由校的目光便是一沉,微微皺起了眉頭,轉而朝著另一側的戶部尚書問道:"朕聽說,國庫已是有些虧空,對于此戰過后的撫恤問題怕是有些困難?"

  "是陛下.."

  "年關的時候,靖江王朱履祐因為一己之私,強行征收賦稅,導致民亂沸騰,瑤人叛亂。"

  "雖然最終沒有釀出太大的亂子,但朝廷卻是將廣西的稅銀及糧食留于地方,用于賑濟百姓,寬慰民心。"

  言罷,戶部尚書畢自嚴便是露出了一抹稍有些尷尬的笑容,有些遲疑的說道:"戶部這幾日正在想辦法籌措銀兩。"

  說來慚愧,承蒙天子垂青,早在天子剛剛繼位的時候,便是將他擢升為大明戶部尚書,令其主管財政。

  在過去的幾年間,在天子的帶領下,朝廷大軍以勢不可擋之勢,先后將內憂外患盡數解決,使得大明呈現出一副中興之像,并且已是枯竭的財政也重新煥發了生機,國庫收入已是有了明顯的提高。

  但縱然如此,戶部仍是年年虧空,每逢年關的時候都需要天子自內帑撥出部分銀兩,用以墊資。

  從某種角度上來說,這是自己這位戶部尚書的嚴重失職,如若換了"視財如命"的神宗皇帝,自己怕是早已被撤職查辦了,說不定還會有牢獄之災。

  "自內帑出。"

  聞聲,案牘后的朱由校沒有絲毫猶豫,迎著戶部尚書畢自嚴及幾位閣臣驚喜的眼神,便是不假思索的說道。

  自己苦心經營西南多年,眼看著便要到了"開花結果"的時候,豈會因為些許細枝末節,導致功虧一簣?

  "多謝陛下!"

  少許的錯愕過后,戶部尚書畢自嚴便是大喜過望的跪倒在地,如釋重負的聲音也是隨之響起,幾位閣臣也是輕輕點頭,面有喜色。

  為了籌措銀兩用于西南戰后的撫恤以及"改土歸流"的問題,這畢自嚴近些時日可是沒少找他們幾人"麻煩"...

  "眾位卿家,應該還記得朕此前說過的改土歸流吧..."

  待到南書房中眾臣逐漸恢復平靜,大明天子朱由校清冷的聲音方才宛如一道驚雷,于眾臣的耳畔旁響起,也使得南書房中的氣氛驟然緊張了些許。

  內閣首輔方從哲微微瞇起了眼睛,心中一陣翻滾。

  眼下西南戰事未定,賊首安邦彥主力尚在,甚至鎮雄府及烏撒府的土兵也是趕到了畢節城,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但天子卻已然開始召集眾人商議這善后事,甚至直言不諱的表示,日后要對水西土司進行"改土歸流",未免有些太過于自信了。

  近乎于下意識的,方從哲便想開口相勸,但當其對上朱由校那雙波瀾不驚的眸子之后,心中的些許驚疑瞬間便是消失的一干二凈,好似從未出現過一樣。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少許,喉嚨上下聳動了多次的方從哲便是緩緩做聲,主動表達了自己的態度,心中暗暗責怪自己有些杞人憂天,還將眼前的天子當成昔日那名一臉稚嫩,怯懦躲在其身后的皇長子。

  如今的天子,如若單以"戰功"來衡量,怕是除卻建國的太祖及遠征北漠的成祖之外,再沒有人能夠比擬。

  神宗在位的時候,雖然也曾取得過諸如"萬歷三大征"這樣的輝煌戰績,但卻仍無法與眼前的天子相比。

  畢竟眼前的少年天子不但著手解決了曾經令朝廷視為心腹大患的建州女真,更是順勢將朝廷丟失了百余年的"河套平原"重新收回,納入了大明的版圖當中。

  甚至就連桀驁不馴的蒙古大汗林丹巴圖爾也是懾于朝廷的王師,主動領兵西遷,以至于將"歸化城"這座重鎮都主動讓了出來。

  如此輝煌的戰績在,就算那安邦彥及其背后的家族于貴州水西傳承了千年之久,卻也難以抗衡天子的"雄才大略"。

  "臣附議.."

  "臣附議.."

  就在內閣首輔方從哲微微愣神的時候,各式各樣的附和聲便于南書房中響起,廳中稍有些冷凝的氣氛也是瞬間消融。

  自始皇帝統一六國以來,似云貴這等邊陲之地雖然先后被漢唐等中原王朝納入版圖之中,但卻保持著相當高的"自治"程度,僅僅是名義上歸附,每逢中原王朝動蕩亦或者皇權衰弱的時候,這些野心勃勃的土司便會迫不及待的興兵作亂。

  對此,唯有進行"改土歸流",將云貴徹底納入版圖大明版圖當中才可永絕后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