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435章 京營玄機(下)
  "敢問守備大人,今日這點驗,還照常進行嗎?"

  正當官廳氣氛有些詭譎的時候,兵部侍郎毛一鷺有些陰柔的聲音恰到好處的響起,緩解了眾多武將的尷尬。

  雖然面前這徐允禎乃是南京守備,并且也是中山王徐達的后人,與昔日的魏國公府同出一脈,但大家伙也是這軍中的實權人物,平日里橫行霸道慣了,誰也不愿意平白受他奚落。

  聞聲,徐允禎下意識的便要張嘴作答,只是還不待其開口,便聽得官廳外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同時還帶有略顯緊張的喊聲:"報!"

  這突如其來的喊叫聲無疑瞬間引起了官廳眾人的注意力,也讓不少武將眉頭一緊,這突如其來的喊叫聲,聽上去倒是有些慌亂的意味呢。

  毛一鷺也是下意識的朝著官廳外間望去,心中隱隱泛起些許不安。

  "回稟大人!"不多時,便見得剛剛站在徐允禎身后的親隨士卒去而復返,立于官廳中央,沖著上首的南京守備拱手說道:"標營三千將士已于城外集結完畢。"

  嘩!

  話音剛落,官廳中便是響起了一陣嘩然之聲,面前的徐允禎想要視察南京大營也就罷了,怎地還突然調動麾下標營?

  "守備大人!"

  "徐大人,你想作甚。"

  "來人!"

  只一瞬間,如同驚雷一般的厲呵聲便在官廳中炸響,剛剛還"言笑晏晏"的局面被瞬間打破,一眾武將皆是自座位上起身,氣急敗壞的盯著上首的徐允禎。

  難怪這一大清早的便將他們這些人召集至南京兵部衙門,而后又點驗兵冊羞辱他們,這分明是想將他們一網打盡。

  咣當!

  眼見得周遭的武將皆是一副魚死網破的模樣,本就護持在徐允禎周邊的數名士卒皆是抽出了手中緊握的兵刃,金屬之聲清晰可聞。

  興許是聽清了官廳中的喧鬧,外間的院落中也是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隨后便見得百余名精壯的士卒涌入官廳中,惡狠狠的盯著周遭面色漲紅的武將以及瞠目結舌的兵部侍郎毛一鷺。

  "守備大人,你想要作甚.."

  好半晌,身軀不斷顫抖的毛一鷺方才勉強壓住了心中的驚恐和不安,哆哆嗦嗦的看向不遠處的南京守備徐允禎。

  在場的這些武將有一個算一個,皆是南京大營的實權將領,若是將這些人盡數格殺,怕是南京大營會瞬間"嘩變"。

  要知曉,即便是昔日"三省總理"魯欽攜帶五萬京營將士坐鎮南直隸的時候,也沒有對在場的武將太過為難,僅僅是將魏國公及靈璧侯等勛貴的死忠嫡系剔除,并將一些態度曖昧的將領"明升實降",以強硬的態度奪走了他們的兵權。

  眼下這些將校還能安然無恙的出現在此地,足以證明這些人與昔日的南京勛貴并沒有太大的牽連,但倘若徐允禎將這些人盡數格殺,只怕會將南直隸瞬間捅破一個窟窿。

  "毛大人莫非忘了嗎,本官之前說過了,南京城中有亂臣賊子試圖蠱惑南京大營眾將士犯上作亂,所以才要點驗兵冊。"

  "召集標營,也僅僅是為了以防不靖罷了。"

  在一眾驚恐不定的眼神中,立于案牘后的徐允禎緩緩起身,一臉無辜的朝著身前的毛一鷺說道,好似全然沒有察覺到官廳中一觸即發的緊張氣氛。

  咕嚕。

  話音剛落,官廳中便是響起了一陣吞咽口水的聲音,不少武將都是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膛,他們剛剛還真以為這徐允禎是來了一場鴻門宴,準備將他們一網打盡呢。

  "敢問守備大人,這亂臣賊子究竟藏身何處,又為何有能力驅使南京大營眾將士。"

  很顯然,官廳中還有不少武將對于徐允禎的說辭并不買賬,絲毫沒有在意身前士卒愈發兇狠的眼神,反倒是怒不可遏的追問道。

  他們能夠從天啟二年的那場"清算"中全身而退,本就足以證明他們這些人的"清白",縱然這兩年因為天高皇帝遠,加上無人掣肘的緣故,貪墨的多些,但也不至于刀劍加身吧?

  不管怎么說,他們這些人都是得到過朝廷敕封的指揮使或者總兵,雖然不如你徐允禎身份尊貴,世襲罔替,但也是大明的中流砥柱,豈容你隨便扣上一頂帽子,便能隨意編織罪名?

  "諸位稍安勿躁,且耐心隨我等上半個時辰,而后一同前往南京大營點驗將士即可。"

  "且耐心等等。"

  隨意揮了揮手,示意官廳中的眾多士卒退下,徐允禎便是一臉高深莫測的說道,而一旁的南京守備太監魏忠賢好似猜到了徐允禎用意一般,也是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見徐允禎的語氣不似作假,剛剛還刀兵相向的士卒們也是收起了兵刃,默默的退到了官廳之外,臉色漲紅的將校們彼此對視了一眼過后,便是氣鼓鼓的坐了回去,但眼神仍是不斷交錯,好似在心中醞釀著什么。

  "守備大人,此事.."

  不待毛一鷺將話說完,氣勢正盛的徐允禎便是微微搖頭,不容置疑的說道:"毛大人,至多不過半個時辰,縱然等上片刻又有何妨。"

  聞言,毛一鷺的臉上雖是仍有不甘,但終是無可奈何的點了點頭,但其卻是下意識的與官廳中的幾位武將交換著眼神,令得始終在注視其一舉一動的魏忠賢不由得自嘴角涌現了一抹冷笑,眼神愈發冰冷。

  ...

  ...

  "守備大人有令,半個時辰之后,于南京大營點驗兵冊!"

  署衙之中,本應當被嚴格封鎖的"秘辛"卻是被十數名來回奔走的吏員高聲宣揚著,瞧這些人毫不避諱的模樣,好似生怕外人不知曉一般。

  "嗯?"

  聽得府衙中驟然響起的厲呵聲,眾多武將默默于府衙之外等候的親隨們皆是心中一動,其中更有幾人眼神交織,臉上涌現了些許慌亂之色。

  再一聯想到家主天不亮便是入了署衙,但至今沒有露面,而且剛剛署衙中還是響起了若有若無的喊殺聲,這些親隨們心中便是咯噔一聲。

  死死的瞧了瞧眼前一片肅殺的兵部衙門,不少親隨便是翻身上馬,頃刻間便是消失在街道盡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