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434章 京營玄機(上)
  "守備大人?"

  耳畔旁稍顯遲疑的聲音將想入非非的南京守備徐允禎自失神的狀態中重新拉了回來,順著聲音望去,正巧對上毛一鷺那張驚慌失措的臉龐。

  "唔,不急。"

  在官廳中眾多武將驚疑不定的眼神中,剛剛還著急忙慌的徐允禎卻是突然搖了搖頭,并且低聲朝著身后的親隨耳語了幾句。

  默默的點頭應是之后,兩名身著甲胄的士卒便是踩著沉穩的步伐,徑自朝著官廳外間而去,眨眼間便是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見狀,不遠處的南京守備太監魏忠賢眼眶便是一縮,心中也是一動,雖說他并沒有聽清徐允禎剛剛的低喃,但那兩名士卒眼眸深處轉身即逝的驚慌之色卻是沒有瞞過他的眼睛。

  "毛大人,時辰尚早,本官想要率先點驗兵冊,不置可否?"

  沒有理會周遭窸窸窣窣的議論聲,徐允禎轉而將目光投向不遠處的毛一鷺,一臉淡笑的問道。

  "額,自無不可。"

  也許是一時拿捏不準面前勛貴的真正用意,也許是知曉大勢不可違,剛剛還盛氣凌人的毛一鷺只是一愣,便是朝著角落處的吏員使了個眼色。

  雖說面前的徐允禎奉皇命提督南京大營,但此地終究是兵部衙門,還不容徐允禎越俎代庖,沒有他的命令,角落處的吏員們自是不敢"胡作非為"。

  眼見得毛一鷺的態度也是瞬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官廳中哄鬧不止的將校們也是老實了不少,下意識的正襟危坐起來,也沒有人繼續嚷嚷"三思而后行了",只是小聲與身旁的袍澤談論著。

  "大人.."

  不多時,兩名吏員便是捧著幾本瞧上去有些腐朽的"兵冊"氣喘吁吁的回到官廳之中,并將其遞到了徐允禎的面前。

  "有勞了.."

  在兩名吏員受寵若驚的眼神中,南京守備徐允禎微微一笑,隨后便是在毛一鷺等人愈發不解的眼神中緩緩翻開了兵冊。

  但只是一眼,徐允禎掛在嘴角的淡笑便是肉眼可見的一僵,眉眼之間更是涌現了一抹怒火。

  "諸位將官,這就是你們給本官的交代?"

  不多時,徐允禎便是猛地起身,將手中兵冊重重一甩,怒不可遏的朝著官廳中的諸位將校訓斥道。

  南京大營兵冊滿額當為三十萬,不過大明千戶衛所廢弛多年,這個數字并沒有太大的意義。

  但天啟二年,"三省總理"魯欽奉命提督南京大營的時候,南京大營尚有十五萬人的編制,但隨著魯欽離任,這兵冊上的數字便是與日減少。

  要么是逃兵,要么是病歿,甚至還有令人啼笑皆非的"殉國"?

  如今南京大營在冊兵力已是不足十二萬,竟有整整三萬士卒"不翼而飛",而且這還是南京魏國公府,靈璧侯府等一眾老牌勛貴轟然倒塌之后的結果。

  尤其是觀瞧兵冊上記載的"操練"記錄更是要追溯到南京兵部尚書王在晉在任的時候。

  "大人息怒.."

  見上首的徐允禎終是窺破了其中的"玄機",官廳中的將校們在面面相覷之后,便是不約而同的跪倒在地,一臉驚恐的說道,但心中卻是隱隱涌現些許不以為意。

  早在"土木堡之變"過后,大明邊軍開始盛行"吃空餉",尤其這南京城天高皇帝遠,又不用承擔"平亂剿匪"的重任,軍中將校自是肆無忌憚的上下其手。

  昔日魏國公,靈璧侯等南京勛貴尚且在世的時候,軍中這些將校還不敢太過于明目張膽,畢竟就連他們自己都是要仰仗這些勛貴的鼻息存在。

  可隨著魏國公府及靈璧侯府先后倒塌,三省總理魯欽也是奉命移駐西南大地,南京大營的這些將校們便是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雖然知曉自己的行徑為律法所不容,但眾多將校心中卻是沒有太多的忌憚,絲毫沒有將其放在心上。

  一是因為"吃空餉"這種事自古有之,整個大明都是屢見不見;二則是眾人在心中將此當做一種利益交換,天子將軍權收回中樞,卻沒有將他們這些人"兵油子"一網打盡,無非是忌憚他們在南京大營的影響。

  既如此,他們只要保證南京大營的穩定就是了,就算做的過分些,也沒有什么打緊的。

  畢竟昔日的南京大營幾乎可以算作魏國公,靈璧侯等勛貴的"私兵",就連中樞都有些使喚不動。

  反觀現在,他們雖是貪了些,但起碼能夠"奉旨"不是?

  遠的不說,昔日的南京兵部尚書王在晉便對他們這些人的行徑知曉的一清二楚,但除了些許不疼不癢的手段之外,不也沒對他們造成太大影響嗎?

  怎么偏偏面前這徐允禎卻是"無事生非"?

  "豈有此理.."

  眼前眾多武將眼眸深處摻雜的不以為意自是沒有逃過徐允禎的眼睛,也讓其心中怒火更甚,只是還不待其發作,便覺得臂膀一沉。

  下意識的扭頭望去,卻是發現身上帶有些許腥臊氣息的魏忠賢已是不知不覺的立于其身旁,正沖著他微微搖頭。

  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過后,徐允禎便是心神領會的點了點頭,眼下當以求穩為主,還不到與這些人翻臉的時候。

  "半月之后,本官會重新點驗兵冊,還望諸位好自為之!"

  一聲冷哼過后,南京守備徐允禎惱羞不已的聲音便是在官廳中炸響,令得不遠處作壁上觀的毛一鷺曬然一笑。

  他還以為這徐允禎有多大的本事,卻沒想到也不過如此。

  "多謝大人。"

  不多時,稀稀拉拉的聲音便自官廳中悠悠響起,不少武將的臉上都是涌現了些許果然如此的神色。

  還是老一套,這南京城的閑人懶漢不知有多少,到時候隨便拉過來應付一番就是了。

  反正之前每次有欽差亦或者守備太監來南京大營巡察的時候,眾人便是這般應付過去的。

  這種把戲,眾人早已輕車熟路了,出不了岔子。

  倒是這徐允禎,非要將其中的"玄機"點破,鬧得大家臉色都不好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