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433章 猜想
  "毛大人的意思是,本官身為南京守備,卻是無權點驗南京大營諸將士了?"

  少許的沉默過后,徐允禎飽含深意的聲音便于官廳中炸響,其凌厲的眼神不斷變換,叫人猜不出其心中所想。

  昔日兵部尚書王在晉在職的時候,關于南京大營的事務自是不用多說,二人配合默契,不摻雜任何利益。

  待到王在晉離任之后,面前的這毛一鷺表現也算"乖順",雖然有時候會在一些不足掛齒的"小事"上公事公辦,但總的來說,雙方相處也還算融洽,至少沒有意見相左的時候。

  似眼前這般"針鋒相對"的時候,還是有史以來頭一遭。

  "守備大人誤會了,下官自是沒有這個意思..."

  興許是聽出了徐允禎話里話外的"威脅"之意,嘴角掛著淡笑的毛一鷺忙是搖了搖頭,聲音急切的拱手說道。

  他雖然代掌南京兵部大權,但也無權干涉面前身為南京守備徐允禎的"點驗"行為。

  反過來,面前的南京守備徐允禎卻也無法在沒有他出示的公文之前,調動整個南京大營。

  "那敢問,毛大人此言何意?"

  不待上首的徐允禎做聲,沉默不語多時的守備太監魏忠賢便是哂然一笑,若有所思的問道。

  南京守備太監一職雖然沒有明確的品秩,但因為其出身內官,并且一向由天子心腹擔任的緣故,歷來在南京的權力中樞享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偶爾南京兵部與南京守備意見相左的時候,便是由"守備"太監報予天子知曉,并從中調和。

  如今南京官場幾乎人盡皆知,徐允禎乃是當今天子欽點的守備武將,而自己又是掌握東廠的守備太監,但面前這瞧上去"勢單力薄"的文官依然選擇在這個當口"發難",其用意不得不讓人懷疑吶。

  "敢問魏公公,無故點驗京營將士卻是所為何事?"

  "難道二位不記得前些時日的教訓了嗎?"

  與面對徐允禎的"卑躬屈膝"不同,毛一鷺對魏忠賢卻是有截然不同的態度,非但沒有露出半點頹色,反而一臉深邃的問道。

  此話一出,徐允禎及魏忠賢便是為之一愣,反觀官廳中的其余武將們則是歡欣鼓舞,一臉正色的點頭附和。

  "公公,毛大人說的對啊。"

  "大人,三思而后行吶。"

  "守備大人,不若先行報予天子知曉,再行定奪?"

  霎時間,官廳之中便是響起了各式各樣的議論聲,就連站在角落處一言不發的吏員們也是面露駭色,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脯。

  就在幾天前,京師突然有圣諭至,令南京守備徐允禎,應天巡撫李起元,漕運總督李養正即刻籌措糧食,運抵陜西。

  接到圣諭之后,掌握南京大營軍權的徐允禎便在沒有告知毛一鷺的前提下,出其不意的調動麾下"標營",將南京城中幾家糧食的府邸團團圍住,并且勒令他們交出府中積壓多時的糧食。

  此舉雖然收效不菲,一舉便是獲得了不少糧食,盡數被漕運總督李養正押回淮安府,整飭裝船之后便可押送陜北,但造成的"后患"卻也頗為嚴重。

  南京城中市井百姓誤以為"官府"搶糧,導致城中本就高居不下的糧價又是上升了一個臺階,直至南京六部的幾位重臣及致仕退休多年的朝臣一同出面,方才消除了百姓心中不安的情緒。

  值此關鍵時刻,若是再度點驗南京大營,難保會引發百姓們新一輪的遑論,繼而導致百姓繼續哄搶糧食。

  一念至此,官廳中的吏員們便是憂心忡忡的望向上首的南京守備徐允禎,他們這些人雖說是"官家飯",俸祿也算可觀,但也架不住南京城中糧價高居不下。

  "本官收到密報,南京城中有亂臣賊子試圖蠱惑南京大營,犯上作亂。"

  沒有理會官廳中愈發喧囂的議論聲,南京守備徐允禎猛地于座位上起身,居高臨下的盯著不遠處的毛一鷺,臉上的表情愈發猙獰。

  難道說,面前這名身材單薄的文官便是這南直隸背后詭譎局勢的幕后推手?

  在魏國公,靈璧侯等一眾勛貴伏誅,"東林黨"也是被天子一網打盡的前提之下,身為南京兵部左侍郎的毛一鷺的確算是一個大人物。

  雖然不清楚其用意如何,但其的確是有能力于背后推波助瀾...

  "什么?!"

  聞言,毛一鷺一直掛在嘴角的淡笑便是消失的無影無蹤,臉上轉而涌現了一抹凝重之色,眉眼之間更是充斥著不加掩飾的慌亂,看的魏忠賢微微皺眉。

  毛一鷺的這番表現,不似做偽吶..

  "既如此,守備大人當即刻召集南京大營眾將士,點驗兵冊!"

  轉瞬之間,毛一鷺的態度便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好似全然忘記了剛剛與徐允禎及魏忠賢的"針鋒相對",聲音頗為急切。

  "嗯?"

  見狀,徐允禎也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狐疑之色,他原以為面前的毛一鷺會繼續"左顧言它",亦或者尋些其他的說辭阻礙自己點驗兵冊,但卻沒料到毛一鷺竟是如此態度。

  "既如此,便請毛大人隨本官一同前往城外大營,點驗兵冊吧.."

  一時之間,徐允禎也猜不到身前這文官的真正用意,只是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

  不管怎么說,他都是名義上的南京守備,雖然直接能夠調動的兵力僅限于麾下的標營,但徐允禎也有把握鎮壓一切魑魅魍魎,畢竟身旁的文官雖然有"調兵"之權,但卻沒有"統兵"的權利。

  至于這"統兵"之人,毫無疑問便以他這位南京守備為首,唯有他因故不能統率,才有可能大權旁落...

  咕嚕。

  想到這里,徐允禎心中便是一動,臉上也涌現了些許不可置信之色,倘若自己出了意外,在場官廳的諸多武將皆有"統兵"之權,而身旁的毛一鷺則是享有"調兵"之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