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425章 用心歹毒
  "總督大人開恩吶,如今這淮安城中哪里還有糧食?"

  就當眾人相顧無言的時候,便見得一名匍匐在地的婦孺下意識的抬起了頭,在一眾士卒驚愕的眼神中,小心翼翼的說道,眉眼之間也是夾雜著一抹狐疑。

  總督大人經略淮安府的這幾年也算"兢兢業業",尤其是對于漕軍的改革更是嘔心瀝血,他們這些百姓均是看在眼中,也打心眼里感激。

  但自從年關過了,這南直隸的局勢便是為之一緊,作為"天下糧倉"的淮安府糧價雖然還算平穩,但架不住"有價無市"吶,各家糧店均在有意無意的減少糧店出貨。

  若是單單如此倒也罷了,畢竟大家伙也不是沒有餓過肚子,大不了省著點吃就行了,畢竟這城中多少還是有糧店在售賣糧食,而且還有專門兜售"番薯","土豆"等物的糧店。

  但約莫一周之前,這淮安府的糧店竟是不約而同的選擇了"閉市",偌大的淮安府城竟是再找不到一家營業的糧店,雖說黑市上還有些"商人"在倒賣糧食,但很快也被哄搶一空。

  大家伙家中實在是沒有米下鍋了,難道總督大人對此一無所知嗎?

  "糧吶!"

  又是一聲厲呵響起,漕運總督李養正臉上的神情愈發憤怒,只不過這一次發作的對象并不是街道上瘦骨嶙峋的流民百姓,而是一旁的巡按御史崔呈秀及姍姍來遲的鎮遠侯。

  剛剛他在臥房之中驟然聽的下人來說,聲稱府衙外聚攏了萬余名百姓,聲稱前來討糧,他幾乎是下意識的認為此事背后乃是城中糧商從中作梗,但眼下看來,好似不是這么一回事?

  眼前這群瘦骨嶙峋的百姓不用多說,定然是漕軍的家眷,至于站在街道上的漢子們,估摸著便是"休沐"的漕軍,瞧其枯黃的臉色,應當也是許久未曾吃過一頓飽飯。

  "回總督大人,您走之后,城中糧店便是先后關閉.."

  "卑職斗膽,調用了城中糧倉用以平穩人心."

  "倉促之間,倒是將漕軍給忘在腦后..."

  迎著漕運總督李養正幾乎能夠殺人的眼神,一臉驚恐之色的巡按御史崔呈秀不由得吞吞吐吐的說道。

  雖然周圍尚有些涼意,同時還伴有些許微風,但崔呈秀的額頭上已是布滿汗珠,身上的官袍也隱隱有汗漬滲出。

  "放肆!"

  一聲厲喝過后,漕運總督李養正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徑自將身旁的"欽差"踹倒在地。

  好一個倉促之間,這"漕軍"事關大明經濟百姓,涉及到百萬軍民的生計,光是這延安府周遭便有少說十萬漕軍及其家眷。

  崔呈秀好歹也是金榜題名的進士出身,并且在淮安府任職多年,豈會將"漕軍"忘在腦后?

  這分明就是有意而為之!

  "左右,將此等亂臣賊子給本官拿下,日后交予天子發落!"

  在崔呈秀驚恐的眼神中,漕運總督李養正便是毫不猶豫的朝著周圍手握兵刃的士卒吩咐了一聲,隨后更是厭惡的甩了甩右手。

  就在昨晚,他還曾親切的拍了拍崔呈秀的臂膀,稱贊這名代天巡狩的巡按御史當機立斷,能夠維持住淮安府的局面。

  如今看來,這崔呈秀分明是有意而為之,雖然是奉命將城中糧商盡皆"軟禁",但卻刻意忽略了城外的漕軍及其家眷,用意歹毒!

  "大人,卑職冤枉吶.."

  聽得李養正對自己的發落,本是癱軟在地的崔呈秀便是膝行了兩步,抱著李養正的大腿央求道,狀若瘋癲。

  "左右,拿下!"

  見狀,不待李養正催促,隨侍在側的鎮遠侯顧肇跡便是朝著身后的親兵吩咐了一句。

  徘徊在總督府衙附近的兵馬司差役或許會顧忌崔呈秀"欽差"的身份不敢輕舉妄動亦或者有所遲疑,但他顧肇跡身為鎮遠侯,自是沒有那么多忌憚。

  既然漕運總督李養正下令,他自當俯首聽命。

  "大人,卑職冤枉吶.."

  很快,數名身材魁梧的侍衛便自鎮遠侯顧肇跡的身后走出,不顧崔呈秀的掙扎,便將其拖到了府衙之中,耳畔旁只剩下其愈發凄厲的喊叫聲。

  咕嚕。

  望著近些天于淮安府城中可謂是"意氣風發"的巡按御史如此輕易的便被漕運總督李養正拿下,于街道上駐扎的漢子們均是下意識的吞咽了一口唾沫,但卻無人對其遭遇表示同情。

  畢竟剛剛李養正與崔呈秀的交談他們聽的清清楚楚,好似面前的漕運總督并不知曉城中已是沒有糧食的狀況,對于動用城中糧倉救濟百姓,故意忽略他們漕軍的侍衛也是毫不知情。

  難道并不是漕運總督李養正故意對他們漕軍視而不見,任由他們自生自滅?

  待到崔呈秀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視線之中,漕運總督李養正緊皺的眉頭已是完全舒展看,輕輕嘆了口氣,便是有些愧疚的說道:"爾等自行散去,本官即刻開倉放糧。"

  鬧了半天,竟然真的是官府的"疏忽",才導致了面前這群百姓公然圍困漕運總督署衙。

  聽這些人的言語,家中斷糧已有多日,如若不是實在難以維系,怕是這群樸實的百姓們還會繼續咬緊牙關,勉強度日。

  "多謝總督大人!"

  聽聞李養正如此言語,本就匍匐在地的百姓們無不磕頭行禮,就連站在街道中間的漢子們也是連忙跪倒,一臉敬畏的歡呼道。

  "盡快放糧吧。"

  不置可否的擺了擺手之后,漕運總督李養正便是身心疲憊的朝著身旁的鎮遠侯顧肇跡吩咐了一聲,全然沒有追究眼前這群百姓圍困總督衙門責任的意思。

  "大人放心。"

  聞聲,鎮遠侯顧肇跡便是一臉堅毅的點了點頭,目光之中也摻雜著一抹后怕。

  過去幾日,他陪同漕運總督李養正一同趕赴南京城"聆聽圣諭",并沒有在淮安府坐鎮,卻沒想到險些鬧出大亂。

  一念至此,顧肇跡的臉上便是浮現了一抹殺意,巡按御史崔呈秀用心歹毒,死不足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