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424章 民生根本(下)
  次日清晨。

  因為最近舟車勞頓的緣故,已然上了年紀的漕運總督李養正并未如往常一樣按時醒來,而是多睡了一會。

  但很快,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及驚慌失措的呼喊聲便是將睡夢中的李養正喚醒。

  下意識的自床榻起身,只見得微微敞開的房門附近,一名臉色慘白的吏員正在低聲朝著守候在門前的侍衛低喃著什么。

  幾乎是一瞬間,跟在李養正身旁多年,見慣了大風大浪的侍衛臉色便是一變,魁梧的身軀更是微微顫抖著。

  又交談了片刻,侍衛揮揮手,示意吏員先行理會,下意識的回頭尋找李養正,待見得李養正已然于床榻上起身,方才快步走了過來。

  "總督大人,府城中突然涌進了不少漕軍,攜家帶口估摸著有上萬人,眼瞅著就要沖到府衙門口了,說是要找總督大人求情,討些糧食.."

  侍衛的聲音有些澀然,臉上更是充斥著溢于言表的驚惶之色,昨日晚間他們才輕車簡從回到淮安府城,今日便有人來討糧?

  這些漕軍怎么知曉漕運總督李養正已是回到了府衙之中,又是誰給了他們底氣,竟敢公然"嘩變"?

  聞言,李養正飽經滄桑的臉上便是涌現了一抹厲色,凌厲的眼神更是不由自主的朝著外間望去。

  他就任漕運總督已有數年時間,自認為也算"兢兢業業",尤其重視改善漕軍的生存環境。

  在他和天子的努力之下,如今十數萬漕軍的待遇雖然無法與九邊重鎮的精銳之士相提并論,但與之前食不果腹,淪為在各個碼頭討生活的"纖夫"時期總是天差地別。

  年關之前,他已是配合戶部的吏員,如實足額的將軍餉發放到漕軍的手中,大可自行去采買糧食,來他這里討要作甚?

  呵,只怕討要糧食為假,借機給自己施壓,逼迫自己向城中那些糧商低頭才真吧?

  恍惚之間,漕運總督凌厲的眼神仿佛已然透過了院墻,窺視到府衙之外密密麻麻的黑影,耳畔旁也是響起了若有若無的哀嚎聲。

  ...

  ...

  烈陽當口,但守候在總督衙門周圍的侍衛們卻是如墜冰窖,數十名差役下意識的握緊了手中的兵刃,手足無措的盯著眼前聚成一片,越來越近的婦孺百姓。

  原本還算寬闊的街道上已是被擠得滿滿當當,入目盡是衣衫襤褸,瘦骨嶙峋的老漢,還有些懷中抱著孩童的婦孺。

  也許是肚中饑餓,也許是有人在背后蠱惑,面對著眼前明晃晃的兵刃及愈發凄厲的厲呵,街道上的人群并沒有露出懼色,仍是步履蹣跚的朝著總督衙門靠近,但眼神中卻是夾帶著一絲不安和驚慌,各式各樣的哀嚎聲也是自街道上響起。

  "還望總督大人開恩.."

  "大人開恩,家中已是斷糧多日.."

  "大人開恩吶.."

  局勢愈發混亂,各式各樣的呼喊聲于街道上響起,一些被婦孺抱在懷中的嬰孩被眼前的局面嚇得哇哇大哭,更是平添了一絲不安的情緒。

  "列陣!"

  此時漕運總督高大的院墻之下,約莫數百名身材魁梧的漢子早已穿戴整齊,手中緊握的兵刃已是出鞘,正邁著整齊劃一的步伐自總督衙門的側門魚貫而出。

  雖然上官已是下達了這些流民百姓若敢沖擊府衙,當即格殺的命令,但不少漢子的臉上都涌現了些許不忍之色。

  他們這些人都是漕運總督李養正親自于漕運之中選拔而出的"親兵",也曾經歷過之前吃了上頓沒有下頓的日子,好在當今天子繼位之后,大力整頓漕運,他們這些人的待遇方才有所改善。

  再然后便是漕運總督李養正將他們這些人自漕軍中選拔而出,編入"標營"當中,徹底免去了挨餓的煩惱。

  一念至此,這些手握兵刃的漕軍士卒們呼吸便是為之急促起來,難道真要對這些昔日袍澤的家屬下手?

  他們這些人被總督大人編入"標營",無論是吃穿用度均是遠勝于尋常士卒,幾乎能夠與九邊精銳比肩,故而也不太清楚尋常漕軍的軍餉。

  按理來說,總督大人改革漕運,并且足額發放軍餉之后,應當是足夠漕軍士卒養活一家老小,但畢竟近段時間南直隸局勢詭譎多變,總督大人又近乎于"軟禁"了城中糧商,料想城中糧價已是到達了一個新的高度,面前這群漕軍家眷買不到糧食也在情理之中...

  "總督大人來了!"

  就在眾多士卒想入非非,不知如何時候的時候,一道驚喜交加的聲音于府衙門口響起。

  迫不及待的朝前望去,只見在數名文官吏員的簇擁下,身著嶄新大紅官袍的漕運總督李養終是出現在府衙門前,雖是不發一言,但其身上無形之間散發出來的威勢卻是令得街道上愈發喧囂的人群為之一滯。

  彼此對峙了幾個呼吸的功夫,便見得為首的些許老幼婦孺在一片嘩然之聲跪倒在地,朝著一臉堅毅之色的文官磕頭見禮。

  "見過總督大人。"

  聲音雖是雜亂不堪,但為首百姓臉上敬畏有加的表情卻是做不得假,令得漕運總督李養正緊皺的眉頭不由得緩和了些許。

  "爾等可知曉,無故沖擊府衙,當該何罪?"

  望著身前匍匐在地的人群,漕運總督不怒自威的聲音如同一道驚雷在街道上炸響,瞬間便引起了更大的騷動。

  "總督大人開恩,家中實在是沒糧了吶.."

  不多時,人群中便是有瘦骨嶙峋的漢子顫顫巍巍的說道,聲音之間夾帶著一抹央求。

  如若不是家中實在沒有余糧,他豈會"沖擊府衙"?

  "糧吶!本官沒有給爾等支付軍餉嗎?!"

  沒有理會跪倒在身前的婦孺老幼,漕運總督李養正徑自將凌厲的眼神投向街道上,稍微靠后一些的人群中,令得不少漢子下意識的低下了頭顱,不敢與李養正對視。

  正所謂"做賊心虛",他們今日雖是不約而同的相聚于此,但卻清楚李養正所言非虛,他們的軍餉早在年關的時候,便已然發放完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