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303章 賓客盡歡
  偌大的營帳中,驚嘆聲及嘈雜的議論聲充斥在眾人的耳畔旁之中,在孫傳庭的許諾之下,縱然是沒有美酒佳肴,但在場的蒙古韃子還是肉眼可見的興奮了不少,其中甚至包含了女真大汗皇太極。

  "大汗!"

  仗著營帳中嘈雜無比,兼之幾人的位置比較靠后,一副侍衛打扮的濟爾哈朗一邊自臉上擠出一抹笑容,一邊俯下身子與身前的"首領"交談。

  但若是有心人仔細觀瞧便會發現,雖然由濟爾哈朗裝扮而成的侍衛看樣子是在與身前的"首領"交談,但其目光卻是始終放在身旁的"武將"身上,甚至就連"首領"都是不自覺挺直了腰板,一副洗耳聆聽的樣子。

  "別慌.."

  皇太極深知自己的一舉一動都離不開周遭官兵以及上首孫傳庭的注視,故而并沒有"大動干戈",反倒是同樣自臉上擠滿了笑容,裝出一副頗為心動的樣子。

  聞言,濟爾哈朗也是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便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但其目光卻是不自覺的看向不遠處的三邊總督。

  但僅一瞥,便讓其收回了目光,心神狂跳的同時,后背上也是猛然生出了冷汗。

  就在剛剛那一瞬間,他分明瞧到孫傳庭眼眸深處的寒冷,其臉上的笑容皆是裝出來的!

  "好陰險的明狗。"濟爾哈朗瘋狂的在心中咆哮著,但目光卻是再也不敢望向孫傳庭,免得引起其注意。

  ...

  "各位,不知可有人愿意將女真韃子的動向告知本官?"

  又過了約莫半炷香的功夫,眼見得在場眾人的情緒已然被調動的差不多了,孫傳庭與下首的祖大壽交換了一個眼神過后,便是輕咳了一聲,打斷了眾人的討論之后,一臉認真的說道。

  "唔.."

  孫傳庭的話語一出,營帳中興高采烈的聲音便是戛然而止,不少韃子的臉上均是涌現了一抹尷尬之色。

  他們剛剛只顧著暢想日后美好的未來,卻是忽略了他們根本沒有掌握女真韃子的動向...

  "呵,無妨。本官只希望諸位日后能夠幫我大明多留意一番.."

  見得身前眾人皆是沉默不語,孫傳庭臉上的笑容也是黯淡了些許,但其好似早有預料一般,迅速的整理了心情,仍是一臉笑意的說道。

  "總督大人放心!"

  "我等遵旨。"

  片刻過后,各式各樣的聲音便是在營帳中響起,如同冰雪冷凝一般的營帳再度熱切起來,本是有些提心吊膽的蒙古侍衛們也紛紛如釋重負般松了一口氣,他們剛剛還真擔心眼前的文官在大失所望過后,會做出些許"不理智"的行為。

  位置靠后的皇太極等人也是學著周邊眾人的模樣,舉起身前的酒盅向上首的孫傳庭示意。

  這些來勢洶洶的官兵實在是給予在場的蒙古首領太大的壓力,雖然孫傳庭口口聲聲他們是為了追殺大金殘余而來,但誰也不敢保證這些甲胄齊全的官兵是會否臨時改變主意,將這河套平原徹底納入大明的版圖之中。

  如今這些官兵終是有了退軍的跡象,在場的蒙古韃子無疑如釋重負,心頭一陣慶幸,就連沒有女真韃子消息,而無法"封王"的失望之感都被沖淡了不少。

  想到這里,在場韃子的態度更是殷切,加上孫傳庭刻意放低了姿態,推杯換盞之間竟是有種"賓客盡歡"的感覺。

  ...

  一直到日頭逐漸有些西沉,營帳中的宴席方才到了尾聲,不少喝的酩酊大醉的蒙古首領皆是靠著身旁侍衛的攙扶方才勉強行走。

  又是一番寒暄過后,眾多蒙古首領便按照來時的順序,在三邊總督孫傳庭等人的注視下,領著身旁的親兵逐漸遠去,朝著自己的部落而去。

  懷揣著"劫后余生"的慶幸,一向自視甚高的皇太極強忍住心中洶涌的殺意,與身旁的"首領"一同,畢恭畢敬的向著孫傳庭行了一禮之后,方才縱馬而行。

  "大汗,官兵這是打算撤軍了?"

  待到確定左右無人之后,濟爾哈朗終是按奈不住激動的心情,一臉迫切的看向已然行至主位的皇太極。

  一旁的二貝勒阿敏雖是沉默不語,但同樣是面帶征詢之色,如若官兵就此退軍,他們大金便能迎來寶貴的喘息之機。

  只要給他們一些時間,他們便能舉族遷徙,待在這河套平原實在是"與虎謀皮",風險太大了。

  "或許吧.."

  不同于一臉喜色的濟爾哈朗,女真大汗臉上的表情有些深邃,微微瞇著眼睛,像是在回憶剛剛發生的一切。

  雖然那孫傳庭聲稱不日便將領兵撤出河套,回到其駐地所在的固原鎮,但生性謹慎的皇太極仍是不敢掉以輕心,難道明廷真就如此輕易的放棄了?

  "過去一年,明廷小皇帝窮兵黷武,四處征戰。"

  "這眼瞅就要入冬,撤軍也在情理之中。"

  涉及到"生死存亡"的大事,二貝勒阿敏也顧不得與皇太極之間的那點"間隙",也是一臉正色的說道。

  "話雖如此,但本汗還是覺得有些不妥.."

  回頭瞧了瞧身后,確定官兵并沒有追來之后,皇太極猛地催動胯下的戰馬,改變了方向。

  見狀,濟爾哈朗便是露出了一抹不解之色,這日頭已然西沉,夜幕馬上就要來臨,若是突然繞路,還不知何時才能回到駐地。

  更要緊的是,他們大金對于這河套平原也算不上"知根知底",若是在茫茫夜色之中迷路,那更是有生命之危。

  以他們這些人的身份,若是就這般不明不白的死在河套平原之上,未免有些啼笑大方。

  "走吧。"

  不同于一臉不解的濟爾哈朗,其身旁的阿敏稍作沉思之后便是猜到了皇太極的用意所在,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這個皇太極,雖然領兵的本事遠不如他,但這窺伺人心的本事,的確異于常人。

  他們大金已是到了生死關頭,多謹慎一些,總是不會出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