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292章 燧發槍逞兇
  咚咚咚!

  凜冽的寒風中,官兵地動山搖的戰鼓聲響起,沉悶的腳步聲在眾人耳邊回蕩,一抹紅色的洋流逆著光,朝著前方的黑色軍陣而去。

  與過去數年的廝殺不同,這一次明蒙雙方"角色互換",戰場不再被黑色占據,而是由紅色主導。

  隨著時間的流逝,官兵距離前方蒙古軍陣也是越來越近,但不知這些蒙古韃子是被嚇傻了亦或者什么原因,望著近在咫尺的官兵竟是毫無反應,仍舊待在原地。

  親自領兵上陣的神機營總兵馬祥麟望著前方巍然不動的蒙古韃子,臉上涌現了一抹狠辣之色,毫不猶豫的揮手下令:"火銃手準備。"

  不管這些蒙古韃子在搞些什么把戲,但在神機營凌厲的攻勢下,任何陰謀詭計都將無所遁形。

  "是!"

  聞聲,周遭的傳令兵忙是四散而去,傳達著馬祥麟的命令,沉悶的戰鼓也是猛然變換鼓點。

  得益于平日的嚴格訓練,神機營的諸多士卒對于馬祥麟這等臨時改變作戰計劃的決定倒是沒有太大的反應,反倒是前方的藤牌手們有些手忙腳亂,看的馬祥麟微微眉頭緊皺,但終是未發一言。

  不過令馬祥麟稍感意外的是,縱然前排士卒一度有些騷亂,但前方的蒙古韃子始終按兵不動,令其原本毫無波瀾的內心泛起了一絲漣漪。

  蒙古大汗,究竟在想些什么?

  ...

  ...

  歸化城頭,凝望著越來越近的官兵軍陣,林丹巴圖爾也是不由得握緊了拳頭,呼吸為之急促了起來,死死的盯著遠處高居于馬上若隱若現的軍將。

  "大汗?"

  見得身旁的丈夫仍是遲遲沒有反應,已然隱隱嗅到空氣中充斥的肅殺之氣的蒙古大妃不由得尖叫出聲,自己的丈夫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

  明軍敢翻越長城,直抵塞外定然是有其底氣在,尤其是她們仗著居高臨下的優勢,已然能夠清楚的瞧到官兵陣中那些行動遲緩,但卻震人心神的"炮車"。

  如若不出意外,這些火炮便是明軍膽敢出現在歸化城外的原因,但自己的丈夫卻選擇視而不見,并且勒令大軍不許輕舉妄動。

  "大汗!"

  一旁的巴圖也是面露驚恐之色,手上青筋暴露,若是任由官兵這般靠近,城外的勇士很快便要進入官兵的射程范圍之中了。

  "再等!"

  此時的林丹巴圖爾也不復剛剛的鎮定模樣,瞳孔猛地收縮,胸口不斷的起伏著,但仍是沒有下達沖鋒的軍令。

  他的口中念念有詞,默默的估算著城外官兵的距離,像是在等待什么時機似的。

  在官兵手上吃的虧多了,他多少也有了些許經驗,官兵火炮雖是兇狠,但裝填彈藥卻是一個問題。

  以往的教訓告訴他,只需要在官兵停住腳步的瞬間選擇沖陣,便是會將損傷降到最低。

  "快了,快了。"

  像是在自我安慰一般,林丹巴圖爾雙拳緊握,默默的低喃著,低沉的聲音令得身旁將校愈發不安。

  半晌,聞聽遠處官兵急促的戰鼓聲猛然變換節奏,陣中也是傳來了一絲若有若無的騷動,蒙古大汗便像是嗅到腐肉的禿鷲一般,雙眼涌現了精光,身軀也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

  "沖鋒!"

  見得前方的官兵終是緩緩停住了腳步,不待林丹巴圖爾做聲,早已等候多時的巴圖便是迫不及待的朝著身后的親兵吼道。

  雙方相隔不足一里,如此短的距離雖然意味著他們族中的勇士盡皆進入官兵的射程范圍之中,但他們的勇士也能更快的接觸到官兵。

  一語作罷,眾多蒙古韃子期盼已久的號角聲已是驟然響起,宛若脫韁的野馬一般,瞬間朝著身前的官兵疾馳而去。

  ...

  ...

  見得遠處的蒙古韃子鋪天蓋地朝著己方疾馳而來,高居于馬上的馬祥麟不由得微微搖頭,目露憐憫之色。

  自從畢懋康,孫元化等人將"燧發槍"研制出來之后,這等足以改變戰爭走向的大殺器還未曾在戰場中應用。

  昔日平定赫圖阿拉的時候,也多是憑借著關寧鐵騎及天雄軍逞兇,神機營僅僅是起到了錦上添花的作用,他們手中的"燧發槍"還沒有向世人證明他的威力。

  "呼.."

  軍陣前方,手舉著藤牌的士卒見得遠處洶涌而來的騎兵均是大口呼吸著,雙手不自覺的握緊了手中的藤牌,盡管手指已然因為用力而有些泛白。

  "穩住!"

  感受到前方蒙古騎兵撲面而來的壓力以及周遭士卒身上所散發出的不安的情緒,馬祥麟不由得高聲吼道。

  縱然這些大同官兵也算"經驗豐富",大多都見過血,但他們終究是躲在城垛之中,從未如眼下這般,直面萬馬奔騰的蒙古韃子,故而不少士卒已然微微發抖,下意識的東張西望。

  如若不是總督楊肇基治軍有方,兒郎們心中多少還記得軍紀,只怕早已有士卒忍受不住這撲面而來的壓力,被嚇得逃命了。

  "神機營所有。"

  "一百二十步射擊!"

  此時的馬祥麟臉色也是有些凝重,手中緊握著長鞭,朝著身旁的幾名傳令兵吼道。

  經過畢懋康等干臣的改良之后,神機營士卒手中所持的"燧發槍"無論是射程亦或者威力相比較從前都是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一百二十步射擊!"

  不過是幾個呼吸的功夫,紅色的洋流中便是傳來了將校的低吼聲以及整齊劃一的附和聲。

  "放!"

  密密麻麻的軍陣中,不知是誰抵擋不了愈發沉重的壓力,竟是還未到馬祥麟下令便擅作主張。

  本就精神高度緊張的士卒聽得身后突然響起厲呵,也顧不得分辨這是不是自家主將的聲音,便是下意識的扣動了扳機。

  砰砰砰!

  砰砰砰!

  砰砰砰!

  早在成祖朱棣時期,大明的神機營便開始使用三段式的射擊方式,這些神機營士卒對此流程早已是輕車熟路。

  不過是幾個呼吸的功夫,三輪震耳欲聾的槍聲便是在歸化城外的草原上響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