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268章 各方動(下)
  九月二十八,距離榆林城五百二十里的延安城。

  此時天色已晚,空氣有些濕潤,一連兩天的下雨為陜北的深秋平添了一絲寒意,也讓延安城外亂哄哄的亂民隊伍愈發不安。

  這兩日,凍死和餓死的百姓越來越多,人們的怨氣也是越來越大,甚至已然有人開始挑釁"闖王"的權威。

  雖然這些敢于冒犯"闖王"的漢子皆被其身旁如狼似虎的漢子,在眾多流民百姓驚恐的眼神中斬殺,但難免有百姓低估,難不成這"闖王"是打算餓死他們?

  亂哄哄的隊伍后方,不過三里,便是"闖王"的軍營。

  雖然"義軍"皆是些背朝黃土的莊稼漢,但因為有了張獻忠等人的指導,倒也煞有其事的弄出了轅門柵欄等物,更有手握著刀兵的士卒值守,看上去倒是頗有幾分氣勢。

  轅門附近,零零散散的堆積著自各處砍伐而來的木頭,瞧其差不多要完成的樣式,想必是要做云梯了。

  自從前幾日強攻延安無果之后,高迎祥及張獻忠等人便意識到了用人命去填延安城的想法究竟有多么滑稽可笑。

  且先不提眼前的那十數萬流民百姓是否愿意聽他們的,公然與朝廷對抗,至少延安城頭的火炮可不是吃素的。

  這群百姓雖是被餓得眼冒金星,但卻不傻,知曉僅憑肉體凡胎,決然不是城頭火炮的對手。

  為此,高迎祥只得聽從張獻忠的建議,自四處砍伐樹木,制造云梯,準備徐徐圖之。

  "放糧了!"

  "放糧了!"

  眼瞅著就要入夜了,遠處的亂民隊伍卻是隱隱響起了尖叫聲,隨后便見得黑壓壓的人群朝著前方沖去,像是在爭搶什么似的。

  這突如其來的尖叫聲惹得在營地外側值守的"士卒"面面相覷,心道這延安城中難道真有取之不盡的糧食?

  雖然心中疑惑,但卻不敢宣之于口,畢竟眼下闖王心情不佳,若是觸了霉頭,可不是鬧著玩的。

  自從前幾天強攻無果之后,這延安城的官老爺便改了性子,除卻早晨和中午的兩次"施糧"之外,還在晚上增加了一次。

  雖然都是些再平常不過的面團子,但卻極大的緩解了流民隊伍的"怨氣",也令闖王高迎祥等人怒不可遏。

  畢竟這些流民百姓選擇擁擠在延安城外,就是為了一口吃的,若是城中始終源源不斷的這般"施糧",還有誰愿意冒著殺頭的風險,與自己強攻延安。

  更別提,榆林方向的官兵雖是有可能趕至延安,那些人可不是吃素的,遠非軍中的"精銳"可比。

  為此,一連多日,高迎祥都是悶悶不樂。

  ...

  與前方亂糟糟的流民隊伍不同,營地中倒是頗為安靜,其中尤以闖王高迎祥所在營帳戒備最為森嚴。

  此時闖王高迎祥正在帳中與"義軍"的將校們議事。

  "都說說吧,如今這等形勢,我等該當如何,究竟是強攻延安,還是繞道他處?"

  許是近兩天局勢惡化,闖王高迎祥肉眼可見的滄桑了不少,尤其是帳中燈光昏暗,更是將其臉色映襯的晦暗不定。

  前些天的強攻延安,使他意識到了麾下農民軍與官兵的差距究竟有多大,也意識到了延安城這塊硬骨頭究竟有多么難啃。

  尤其是城中的官老爺竟然如法炮制,開始每日三次,投喂城外的流民百姓,令他心中焦慮不安。

  若如不能盡快將延安城拿下,待到明廷大軍趕到,萬事皆休。

  "闖王,云梯等攻城器械已經做的差不多了,明日便讓兒郎們動起來吧,不能再耽誤了。"

  話音剛落,便見得坐在左側首位的張獻忠徑自起身,聲音急切的說道。

  早在他領著麾下士卒血洗了蘭州會寧王府那一日開始,他便是沒有了回頭路。

  歸附于高迎祥麾下,也不過是為了借助其力量,壯大己身,能夠將陜北這攤臟水攪的更混一些。

  現如今西安府,延安府以及周邊府縣的流民百姓大多聚集在延安城下,如若仍是無法攻克不遠處的城池,他會當機立斷的領著麾下士卒抽身,憑借著上次從會寧王府掠奪所得的財物,至少不會為下半生的吃喝發愁。

  聞聲,帳中的其余漢子也是爭先恐后的附和起來,他們的神志早已被之前的"攻城掠地"而麻痹,沉醉其中,不能自拔。

  眼前的城池可是延安府城,集結了整個延安府的精華所在,遠非定邊縣,延川縣這等小縣城可比。

  早一日將其攻克,便能早一日享受其"花花世界"。

  聽得此話,闖王高迎祥陰沉的臉色好看了不少,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不管前方的那些流民百姓心思如何,起碼這帳中的將校跟他還是一條心的。

  "既如此,我等明日便繼續強攻延安。"

  沉吟了少許,高迎祥朗聲下令,只是還不待帳中眾人高興太久,高迎祥又補充了一句:"如若事不可為,我等便退守河南。"

  這段時間,麾下士卒熱火朝天的打造攻城器械的時候,高迎祥也沒有閑著,仔細分析了日后的出路。

  若是能夠一蹴而就拿下延安城,繼而擴大聲勢,招募青壯自是最好不過的結果,但若是延安城"屹立不動",他也不會一直浪費時間,畢竟遼東的建州女真便是他們的前車之鑒。

  曾經如日中天的建州女真便是在一次次強攻沈陽城無果,折戟沉沙之后開始了衰敗。

  "都聽闖王的。"

  聞聽高迎祥已然提前想好了退路,帳中將校先是一愣,隨后便喜不自勝的說道。

  河南土地肥沃,比這陜西富庶了不知多少倍,尤其是明廷的不少藩王都是分封在河南,諸如富可敵國的福王府,自明朝便傳承至今的周王府..

  想到這里,不少漢子便是呼吸急促,面露殷切之色,恨不得即刻改道河南。

  "行了,都下去準備吧,告訴那些流民們,糧食已經吃沒了,想要活命就隨他們一起到延安城中拿。"

  說到最后,高迎祥的眼中涌現了一抹狠辣之色,這兩日已是陸續有人開始挑戰他的"權威",若是再不采取措施,只怕官兵大軍還未趕到,他便已然淪為階下囚。

  高迎祥不大的眼睛中,涌現著令人心悸的瘋狂和狠辣。

  只能拼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