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259章 殘局(上)
  太陽落山之際,遠道而來的關寧鐵騎終于在遠處女真韃子悔恨交加的眼神中,緩緩邁入城中,已然廝殺了整整一天的官兵顧不上休息,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出城,打掃著城外的狼藉。

  前些天才剛剛見過面的延綏巡撫陳奇喻領著"碩果僅存"的文武官員,將關寧鐵騎眾將士迎入城中。

  許是知曉官兵來援,榆林城短時間內不至于落入女真人之手,城中的街道上也陸陸續續有了一身縞素的百姓,他們盡量控制著自己的啜泣,免得破壞了更多人的"喜悅"。

  這幾天岌岌可危的榆林城,也恢復了些許昔日的"熱鬧",入夜之后,城中仍不時有歡呼聲傳來。

  但此刻,居于城中的巡撫衙門內,卻是人影稀少,一改往日戒備森嚴的模樣。

  正廳之中,有些昏暗的燈光下,將巡撫陳奇喻本就慘白的面色映襯的更加難看,其額頭上滿是汗珠。

  "如此說來,總督短時間內怕是難以馳援這榆林城?"

  沉默了少許,陳奇喻微微有些顫抖的聲音終是在這冷凝的官廳中響起,一雙無助的眸子,下意識的看向身旁幾位正襟危坐的武將。

  雖然知曉延安形勢危急,總督王在晉怕是不會派遣重兵來救,但陳奇喻也沒有料到,馳援榆林城的關寧鐵騎竟是僅有一千余人。

  兵力如此"稀疏",就算靖南侯祖大壽,東平伯黃得功,靖北伯盧象升三人攜手而至,又有何意義?

  依著今日女真韃子那視死如歸的攻勢來看,他們定然不會善罷甘休,今日雖然僥幸退敵,但明日定會"卷土重來"。

  砰!

  驚懼交加之下,陳奇喻竟是手腕一松,將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化作一地碎片,也讓官廳中幾位武將的心神為之一緊。

  前段時間,蒙古韃子和女真韃子圍困榆林城的時候,他們與上首的延綏巡撫陳奇喻一起共事多日,知曉這位其貌不揚的文官乃是眼下大明少有的干臣,可眼下陳奇喻的反應卻是與昔日的"鎮定自若"大相徑庭。

  這也從側面說明,這位代天巡狩的延綏巡撫近些時日承受的心理壓力究竟有多大。

  "督撫稍安勿躁。"

  彼時對視了一個眼神過后,年紀最長的祖大壽終是緩緩起身,朝著雙目失神的文官微微拱手:"延安城外流民十萬不止,總督還要盯防其中亂民逃竄至他處,實在是分身乏術。"

  他們在奉命馳援榆林城之前,已是收到了延安知府鄭崇儉求援的書信,也知曉幾百里之外的戰場同樣焦灼,馬虎不得。

  "唔.."

  聽到中年武將的聲音,陳奇喻狠狠的搓了搓自己的臉頰,平復了一下自己有些激動的心情。

  "靖南侯有所不知,城外的女真韃子擺明了是在殊死一搏,我城中兒郎早已到了強弩之末,今日折損的兒郎何止千名,只怕明日清晨,女真韃子卷土重來之際,便是我榆林城覆滅之時吶。"

  一聲苦笑過后,尚未將臉上血漬擦拭干凈的延綏總兵曹變蛟終是忍不住出聲。

  如若今日不是城中兒郎盡皆視死如歸,加上城中的青壯自發上城,恐怕他們都等不到祖大壽率兵趕來。

  陳奇喻聞言也是輕輕頷首,此時榆林城外仍有女真韃子數萬大軍懸于城外,雖說今天逃過一劫,但更大的考驗還在后面。

  聽得此話,官廳中"碩果僅存"的幾位文官也是臉色一白,呼吸也是粗重了不少。

  今天早些時候,城中不少官員見女真韃子來勢洶洶,紛紛萌生退意,趁著陳奇喻不注意的當口,偷偷溜下了城頭。

  這些人的小動作自是沒有瞞過陳奇喻的眼睛,雖然當時沒有多說什么,但是在女真韃子撤軍之后的第一時間,他便是派人找到了這些官員,并且不顧這些"同僚"的苦苦哀求,直接將眾人斬首示眾,看的殺伐果斷的祖大壽等人都是眼皮一跳。

  本以為盼來了心心念念的"援軍",這座岌岌可危的榆林城應當能夠化險為夷,他們這些堅持本心的官員也能夠轉危為安,但聽總兵曹變蛟這意思,明日便有破城的危險?

  "諸位大人不必過于驚慌,王總督雖然分身乏術,但三邊總督孫傳庭卻是早已領著麾下兵馬自固原鎮出發,算算時間,怕是也差不多要到了。"

  "說不定明日天亮之前,孫總督便會率軍趕到。"

  許是覺得官廳中的氣氛有些低沉,曾經與孫傳庭并肩而戰的東平伯黃得功不由得輕咳一聲,緩緩自座位上起身,在陳奇喻有些錯愕的眼神中,提起了一個已是隱隱被眾人忘在難后的名字。

  "此言為真?孫總督快到了?"

  剛剛還垂頭喪氣的陳奇喻聽聞三邊總督的名字之后也是猛地抬起了頭,稍有些渾濁的眼眸中也是涌現了一抹精光。

  他的確是有些自顧不暇,甚至將總督陜西三鎮軍務的三邊總督孫傳庭給忘在腦后。

  要知曉,城中那些視死如歸的士卒便是出自孫傳庭的"秦軍",如若沒有這些官兵,僅靠城中的那些邊軍,這榆林城早就失守多日了。

  "算算時間,怕是差不多了。"

  靖南侯祖大壽順勢也是接過了話頭,一臉輕松的點了點頭,他自是知曉眼前這文官因為近些天的壓力,已然到了崩潰的邊緣,需要好好安撫一番。

  "好,好,如此我榆林百姓便能保全啦。"

  或許真的是近些天的連軸轉,令得一向精明能干的延綏巡撫疲憊不堪,他竟是完全沒有察覺出黃得功和祖大壽話語中的漏洞。

  這榆林城早就被女真韃子團團圍住,孫傳庭的秦軍又多是以步卒為首,若是真有個風吹草動,這些韃子怎么會依舊旁若無人的待在城外。

  即便不會選擇殊死一搏,深夜攻城,只怕也會趁著天色尚未大亮,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起碼能夠茍活幾日。

  延綏總兵曹變蛟聞聲之后也是心中一動,有心追問細節,但卻不想看到祖大壽正沖其微微搖頭。

  稍一錯愕,曹變蛟便是領會了其中意思,一臉苦澀的點了點頭,不再作聲。

  或許三邊總督孫傳庭真的在路上,但至少天亮之前不會趕到,明日仍是有一場在所難免的血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