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211章 進與退(上)
  "城中的官兵在搞些什么把戲,莫不是被嚇破膽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但想象中的"火炮"并未如約而至,女真皇太極的臉上也不由得漸漸涌現了一抹狐疑之色,微微瞇起眼睛,打量著始終默不作聲的榆林城頭。

  縱然這榆林城中的文武官員無法與遼東的熊蠻子相比,但應當也不至于如此不堪吧?

  就算那新任的延綏巡撫陳奇喻被眼前的陣仗嚇得六神無主,城中的那些武將呢?

  聽說三邊總督孫傳庭留了一萬秦軍坐鎮延綏,這些人總不能皆是酒囊飯袋吧?

  不知怎的,皇太極的心中突然涌現了些許不安,全然沒有因為手持著碎石土袋的難民距離榆林城門已然不足兩里之地而有半點興奮之色。

  又是靜靜觀瞧了片刻,與生俱來的謹慎令得皇太極猛然做出了決定:"傳本汗命令,讓豪格撤下來,讓那些蒙古韃子頂上去。"

  不顧范文程有些愕然的眼神,皇太極一臉急切的說道,隨后又補充了一句:"讓兒郎們做好撤軍的準備。"

  "還不快去!"

  見得范文程遲遲沒有反應,皇太極不由得猛地將聲音提高了些許,令得身旁的女真將領紛紛側目而視。

  "喳,奴才遵旨。"

  聽得此話,范文程終于反應了過來,忙是點了點頭,飛快的朝著遠處的傳令兵而去。

  "大汗,可是出了什么變故?"

  雖然沒有聽清皇太極對范文程說了什么,但剛剛皇太極那句有些氣急敗壞的"還不快去"卻是異常清晰,濟爾哈朗的臉上不由得涌現了些許茫然,有些緊張的看向皇太極。

  "無礙,本汗只是謹慎起見。"

  輕輕的搖了搖頭,皇太極沒有回應自己堂弟的發問,強壓住心中的不安,臉上的肌肉因為用力,微微的顫抖著,陰冷的目光也是死死的盯著前方的城池。

  見狀,濟爾哈朗心中便是一緊,以他對皇太極的了解,自是清楚定然是出了不為人知的岔子。

  周遭的阿敏,阿拜等人見狀也是若有所思,先是瞧了瞧沒有半點動靜的榆林城頭,又瞧了瞧前方主動領兵攻城的汗長子豪格,心中皆是一動。

  大汗剛剛的反應,可是有些強烈吶。

  ...

  ...

  "貝勒,大汗有令,命你領兵回撤。"

  高居于玄馬之上的"汗長子"豪格聽得眼前女真韃子的稟報,臉上的笑容也是漸漸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濃濃的不解。

  "你說什么,父汗讓我領兵后撤?"

  抬頭瞧了瞧幾乎已然涌至榆林城下的漢人百姓,豪格的聲音隨之提高了些許,引得身旁的女真將領紛紛側目而。

  "大汗有令,命你領兵回返。"

  感受到豪格身上散發出來的濃濃的戾氣,匍匐在地上的女真韃子胸口也是不住的起伏,但仍是哆哆嗦嗦的重復著皇太極的命令。

  嗚嗚嗚!

  或許是知曉汗長子定然不會心甘情愿的領兵后撤,范文程前腳剛向傳令兵傳達了皇太極的命令,后腳便是示意變幻號角聲,下達撤軍的命令。

  聽到猛然變幻節奏的號角聲,豪格終于相信了眼前韃子的話語,只得悻悻的搖了搖頭,準備領兵后撤,將率先攻城的"美差"讓給不知何時出現在戰陣兩側的蒙古韃子。

  "傳令,領兵后.."

  還不待豪格將話說完,便見得身旁的武將身軀一顫,手指著榆林的方向,聲音微微有些顫抖:"貝勒,您快看!"

  聞言,豪格的心中便是涌現了些許戾氣,這些奴才愈發沒有規矩了,居然連他的話都敢打斷。

  "看什么..."

  沒好氣的抬起了頭,豪格下意識的回應著,但當他瞧清楚前方戰場的動靜,聲音卻是為之一滯。

  原本大門緊閉的榆林城此時已是"門洞大開",數之不盡的官兵突然自城中而出,頃刻間便是越過了哭天喊地的難民百姓,殺至后方的督戰隊身前,與蒙古韃子廝殺在了一起。

  只愣神的功夫,便有十數名負責督戰的蒙古韃子被突如其來的官兵斬于馬下,慘叫之聲響徹榆林城外。

  "兒郎們,隨本貝勒殺!"

  經歷了最初的錯愕,豪格的臉上猛然涌現了一抹興奮,毫不猶豫的抽出了腰間的長刀,朝著身旁同樣是滿臉不敢置信的親兵們招呼了一聲,便是身先士卒的沖了出去。

  如若榆林城中的官兵"固守堅城"或許還會令他們大金頭疼片刻,眼下這城中的官兵居然敢主動出城求戰,莫不是找死不成?

  要知曉,就連沈陽城中的遼東軍都不敢輕易出動與他們大金野戰,這陜北的官兵竟然如此自信。

  一想到自己能夠領著麾下兒郎全殲眼前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官兵,繼而一蹴而就的拿下榆林城,豪格的心情便是愈發激動。

  不待周邊眾人有所反應,只一個愣神的功夫,便是沖出去好遠。

  見得"汗長子"身先士卒,周圍的女真將領先是一愣,隨后也是面露獰笑,猛地抽出腰間的長刀,催動著胯下的戰馬,追著前方的貝勒而去,只留下前來傳令的女真韃子楞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盯著前方已然廝殺在一起的正面戰場。

  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傳令兵有些不敢置信的盯著前方戰場,他想象中一邊倒的局勢并未發生,遠處戰場的官兵并未因為汗長子豪格領兵殺到而"亂作一團",軍陣依舊穩固。

  "啊!"

  待到瞧清楚遠處戰場官兵陣中的旌旗,這名韃子就像是見了鬼一般,猛地發出一聲尖叫,便是翻身上馬,朝著身后的軍陣而去。

  他分明看到,官兵陣中隨風飄揚的旗幟刻著"盧","黃","祖"等字,作為經歷了赫圖阿拉一戰的他,深知這些旗幟意味著什么。

  曾經殺得他們大金"背井離鄉"的關寧鐵騎及天雄軍竟是出現在陜北戰場,出現在榆林城外。

  這一仗,他們大金已是失去了先機。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