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200章 定邊染血
  入夜,整個定邊縣城已是漆黑一片,唯有位于城中西北角的黃家府邸依舊燈火通明,絲竹弦樂之聲不絕于耳。

  巡視的更夫行至黃府外,紛紛下意識的止住了腳步,這黃老爺已然年逾六旬,還這么有精氣神,真是羨慕不來。

  嘆息了片刻,兢兢業業的更夫們戀戀不舍的收回了目光,轉而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

  "黃老哥,咱們真得想想辦法。"

  "那兩千余名餓兵隱患實在是太大了,實在不行就往府城上面報,我就不信那新任的延綏巡撫會對此視而不見。"

  無視了身前一桌子的珍饈美味,一名瞧上去五十余歲的中年人終是忍不住舊事重提,言語之中滿是苦澀。

  不同于白天的"人滿為患",眼下書房中僅有這名中年人以及上首的黃興,余下的皆是沉默不語的黃府下人。

  "不行,此事萬萬不可。"

  聽得此話,上首的黃興也是嚇了一跳,忙不迭的擺了擺手,下意識的便打算說些什么,但見得周圍伺候的下人,便是將已然涌至嘴邊的話語重新咽了回去。

  "你們先下去。"

  聽到家主吩咐,本就有幾分睡意的下人們如蒙大赦,草草的行了一禮之后,便是魚貫而出,僅剩下一名同樣是上了年紀的老管家留在書房之中。

  "賢弟,你不是不清楚.."

  "上一次多羅土蠻部兵臨榆林城,多虧那延綏總兵杜文煥及富商王相卿一并死于官兵的手中,這才令我等逃過一劫。"

  "那延綏巡撫陳奇喻能夠在這個當口被派到陜西,定然是天子的心腹,他一旦到了定邊,難免會發現些許蛛絲馬跡。"

  事關身家性命,一向風輕云淡的黃興也不由得苦口婆心的朝著身前的中年人勸道。

  "哎,這便難辦了。"

  聞言,中年人也是面露無奈之色,他心中自是清楚自家與黃家究竟做的是何等營生,所謂上報"府城"也不過是氣話罷了。

  若是延綏巡撫陳奇喻真的領兵行至定邊,恐怕第一件事不是鎮壓那些"餓兵",而是將他們這些"旅蒙商人"緝拿歸案。

  定邊毗鄰多府縣,又與草原接壤,沒有點"背景"如何能夠在此地立足,而去單單是"官場"的背景還不夠,畢竟前些年的時候,蒙古人時常犯邊,故而草原上的"背景"也是尤為重要。

  "老哥,不若我等給那邊去個信?"

  "聽說草原上新來了個狠茬子,逼得不少部落四散而逃,損失慘重,正是需要休養生息的時候。"

  沉默了半晌,中年人突然自臉上涌現了一抹狠辣之色,一邊比劃了一個手勢,一邊朝著上首的黃興說道。

  他們這些"旅蒙商人"手底下養著無數行商,雖然始終待在定邊縣,但對草原上的情況卻是了如指掌,自是清楚因為一個"狠茬子"的出現,打破了河套平原的平靜。

  "這..."

  聽得此話,黃興先是一愣,隨后便面露遲疑之色,如此辦法自是能夠"一勞永逸",還能順便將一些"證據"抹除,但未免有些太過于喪心病狂了。

  終究是上了年紀,黃興終是有些不忍。

  見得身前的黃興猶豫不決,中年人作勢便要繼續相勸,便聽得茫茫夜色之中突然傳來了一聲驚慌大叫:"快去稟報老爺,城外的莊子失水了!"

  "有賊人進莊子了!"

  砰!

  正錯愕的功夫,緊閉的書房大門便是被人猛地推開,便見到一名臉上滿是血污之色的家丁猛地闖了進來。

  "怎么回事,仔細說來!"

  顧不得追究眼前家丁的"魯莽",早已從案牘后起身的黃興便是迫不及待的朝著身前的家丁問道。

  "老..老爺,有賊人進莊子了,他們見人就殺!"

  興許是被嚇壞了,那名滿臉血污之色的家丁愣了好一會,方才哆哆嗦嗦的說道,聲音中滿是哭腔。

  聞言,黃興下意識的便與身前同樣一臉驚愕之色的中年人對視了一眼,臉上的表情有些復雜。

  因為上了年紀的緣故,平常的時候,他都是待在城外的莊子中,唯獨因為今日要共同商議"對策"的緣故,回到了縣城中。

  如此說來,他豈不是無形之中,逃過了一劫。

  他還沒有動手收拾那些"賊人",這些人就打算要他的命?

  一念至此,剛剛還有所遲疑的黃興便是瞬間做出了決定,陰冷的眸子盯著自己莊子的方向,不發一言,臉色陰沉的嚇人。

  ...

  ...

  定邊縣城外,黃家田莊。

  "張大哥,這就是有錢人的府邸嗎,這未免有些太過于富庶了。"

  沖天的火光中,一名臉上滿是興奮之色的士卒猛地咽了一下口水,雙眼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的一切。

  饒是知曉黃家乃是定邊縣的首富,但也沒有想到不過是城外的一個田莊,便是藏著如此多的錢糧。

  "唔。"

  被眾人簇擁在中間的張獻忠也是一臉的不敢置信,只是貪婪的盯著眼前的一切,只覺心中的些許"不忍"在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告訴兄弟們,將東西都搬回去,動作要快!"

  深吸了幾口氣,勉強壓住心中的激動,張獻忠抿了抿有些發干的嘴唇,有些顫抖的說道。

  "張大哥放心,兄弟們知道輕重。"

  聞聽此話,周遭眾人像是得到了某種許諾一般,猛地獰笑出聲,握緊了手中的兵刃,便是朝著府邸深處而去。

  不多時的功夫,田莊中的火光便是愈發旺盛,慘叫聲則是越來越小,取而代之的則是女人們的尖叫和求饒聲。

  聽到這些撕心裂肺的尖叫聲,張獻忠不由得止住了腳步,下意識的打算說些什么,但一見到周圍"袍澤"臉上涌現的瘋狂,便是將喉嚨中的話語咽了回去。

  他知道,這些白日里還對他言聽計從的袍澤已然化身一頭頭野獸,大腦已被最原始的欲望支配,眼中已沒有了自己。

  掃視了一圈周圍的狼藉,張獻忠再度邁開了腳步,朝著府邸的深處走去,他也要尋找屬于自己的"獵物"了。

  這一刻,他也是一頭野獸。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