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165章 生存之道(下)
  大同城外數里的蒙古軍陣中,蒙古大汗林丹巴圖爾一身甲胄,在身旁蒙古將校的簇擁下,神色淡然的注視著眼前的一切。

  耳畔旁響起的火炮聲,空氣中彌漫的血腥味道,眼前的尸山血海非但沒有令得林丹巴圖爾變色,反而讓其愈加滿意,一臉興奮的點了點頭。

  簇擁在林丹汗周圍的蒙古將校也是興奮莫名,沖著身前的尸山血海指指點點,只有他們胯下的戰馬因為震耳欲聾的火炮聲而受驚嘶鳴。

  不多時,便聽到一隊有些灰頭土臉的騎士自場中濃濃的黑煙之中鉆出,徑自朝著林丹汗所在的方向而來。

  見到這些人,林丹汗臉上的興奮之色更甚,早在驅民攻城之前,他便在自己心腹巴圖的提醒下,猜到了城頭上明軍的想法,故而特意命令"押送"這群漢民的勇士注意與大同城頭的距離。

  若是發現明軍遲遲未有火炮落下,便是果斷將這群漢民射殺,務必要讓他們死在城頭上眾多士卒的眼前。

  "大汗,料事如神。"

  見得這群勇士安然無恙的自戰場回返,除了有些灰頭土臉之外,沒有受到半點損傷,簇擁在林丹巴圖爾周邊的蒙古韃子皆是不約而同的吹捧起來。

  自元朝皇室北狩蒙古草原,明太祖朱元璋問鼎中原以來,他們蒙古人可是沒少在明廷的堅城利炮之下吃虧,不知有多少蒙古勇士尸骨無存。

  剛剛他們當著大同城頭上文武官員的面,將那群漢民射殺,麾下兒郎們卻是毫發無傷。

  如此之舉,讓不少蒙古將校都是面露殘忍之色,也讓你們明廷嘗一嘗"無能為力"的滋味。

  "呵,不過是一點小小的教訓罷了。"

  聽聞身旁不絕于耳的吹捧聲,蒙古大汗的眼眸深處也是泛起一抹微不可察的得意之色,但表面上依舊是波瀾不驚。

  那些大同城中的官員莫不是以為他林丹巴圖爾好說話不成,一萬匹戰馬,還真敢說的出口。

  要知道,握有主動權的是他察哈爾部,而不是如同縮頭烏龜一般,只能躲在大同城中的明軍。

  "傳本汗軍令,讓兒郎們全力攻城。"

  沉吟了少許,林丹巴圖爾在周遭將校愕然的眼神中,猛然下達了全力攻城的軍令。

  "大汗?"

  聞言,周邊的將校紛紛一愣,微皺著眉頭,有些不解其意。

  明軍火炮攻勢如此凌厲,剛剛他們又當著城頭眾人的面,屠殺了那些漢民,此時官兵士氣正旺。

  此時一頭撞上去,豈不是自討苦吃?

  "試試吧。"

  "剛剛明軍的一輪齊射,已是將火炮落點展露無疑,場中的那些漢人百姓又是大多死在大同城下,夯土碎石散布一地。"

  "這些天族中也緊急趕制了一批攻城車,云梯,興許會有奇效。"

  "最好能令得官兵出城追殺我等。"

  林丹巴圖爾的眼睛微微瞇了起來,若有所思的說道,大同城中的漢人從某個角度來說,與他們胯下的戰馬沒有太大區別,不讓他們知道疼,是不會聽話的。

  "是,大汗。"

  在攻城這件事上,察哈爾部的一些將校一直與林丹巴圖爾有分歧,認為強攻大同,不過讓兒郎枉死,白白浪費族中兒郎寶貴的性命。

  但眼下聽得林丹汗如此言說,一時間又找不到理由反對,只得硬著頭皮躬身稱是。

  嗚嗚嗚!

  片刻之后,沉悶的號角聲于大同城外悠悠響起,本是停滯不前的蒙古軍陣再度有了變化...

  ...

  ...

  "王爺,蒙古人又要攻城了。"

  聞聽沉穩的號角聲響起,城頭上心情本是有些低落的眾人紛紛身軀一震,皆是扭頭看向身后頹然坐在地磚上的晉王朱求桂。

  見得剛剛那群百姓枉死在自己眼前,晉王朱求桂如遭雷擊,像是被抽去了全身的力氣一般,失魂落魄的靠在城垛上。

  "什么?"

  聽得耳畔旁傳來的驚詫聲,正處在自責狀態中的晉王朱求桂頓時心神一震,眼中涌現了毫不掩飾的殺意和怨恨。

  "那還等什么,放炮,給本王炸死他們!"

  晉王朱求桂一邊在身旁內侍的攙扶下于濕冷的砌磚上起身,一邊罵罵咧咧的行至眾人眼前,目光睥睨的望著城外的蒙古韃子。

  "放炮!"

  聞聲,大同總兵麻承恩忙是朝著身旁的副將點了點頭,示意其聽令行事。

  轟轟轟!

  不多時,震耳欲聾的火炮聲再度響徹大同城外,激起一片黑煙的同時,慘叫聲和哀嚎聲也是同時響起。

  縱然刻意避免了明軍的火炮落點,但在數十門火炮的齊射下,仍是有不少蒙古韃子慘叫一聲,跌落于馬下。

  "好,打得好!"

  見到火炮立功,城頭上情緒有些低沉的眾人瞬間興奮起來,紛紛是下意識的握緊了拳頭,在空中狠狠的揮舞了一下。

  ...

  蒙古人來得快,去的也快,至多盞茶的功夫,來勢洶洶的蒙古人便在鳴金聲大作中"落荒而逃",匆匆丟下了幾架云梯便是向后而去。

  "王爺,蒙古韃子撤了,讓卑職率軍沖殺一番吧。"

  見得城外蒙古韃子撤軍的意圖不似作假,大同總兵麻承恩便是不假思索的說道,目光中滿是殷切。

  早在林丹巴圖爾剛剛兵臨城下的時候,不甘心他的便領著城中的精銳出城野戰,卻不想大敗而歸,在城頭火炮的掩護下,方才領著一群殘兵敗將逃得一命。

  眼下見得蒙古人主動撤軍,他自是不想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說什么也要一雪前恥,發泄一下心中的憤怒。

  "不準。"

  本以為晉王朱求桂會一口答應,哪知身旁剛剛還顯得一臉癲狂的晉王瞬間便是冷靜了下來,毫不猶疑的拒絕了他的提議。

  "本王要對城中所有軍民負責。"

  "天子圣駕抵達大同之前,本王不會再讓任何一個兒郎枉死在蒙古韃子的手中。"

  無視了一臉不解的大同總兵麻承恩,晉王朱求桂幽幽一嘆,隨后便是在眾人的注視下,佝僂著身子,緩緩下了城頭。

  許是猜到了麻承恩心中的想法,一直不動聲色的錦衣衛指揮使輕輕拉了一下麻承恩的臂膀,手指著城外。

  順著趙吏手指的方向看去,原本還亂作一團的蒙古韃子不知何時已是再度排列整齊。

  剛剛的潰敗之像,不過是有意而為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