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156章 夜話
  深夜,紫禁城。

  持續了一整日的滂沱大雨終于在太陽落山之際停止,紫禁城也是陷入了一片祥和,靜謐無聲。

  除了大明皇后的寢宮所在,坤寧宮。

  眼下雖是深夜,但殿中仍是燈火通明,司禮監秉筆,御馬監提督,東廠提督太監等宮中大襠規規矩矩的立于殿中角落,陪伴在帝后身旁。

  "陛下,非去不可嗎?"

  雖然知曉自己的丈夫心意已決,但斜靠在床榻上的皇后仍是有些不甘心的問道,眼中滿是不舍。

  正欲轉身立于的朱由校聞言便是定住了腳步,重新走回了床榻,握住自己皇后的手,展顏一笑:"朕是大明的天子,天下百姓都是朕的子民,"

  "朕如何能坐視大同百姓慘遭蒙古韃子屠戮而無動于衷?"

  許是覺得如此說法安慰不了面前一臉憂心之色的妻子,朱由校又是拍了拍胸膛:"朕已然傳令登萊巡撫袁可立及薊鎮總兵盧象升即刻率軍回返,馳援大同,朕此行又有數萬京營兒郎隨行,至多就是辛苦些,沒什么打緊的。"

  言罷,朱由校又是安撫了一會自己的妻子方才在其戀戀不舍的眼神中起身,朝著外間走去。

  "臣妾祝陛下旗開得勝,早日凱旋.."

  雖是滿心不舍,但皇后張嫣仍是從床榻上起身,沖著逐漸消失在視線之中的丈夫斂衽。

  "嫣兒且放心待著,照料好我們的燃兒,一切等朕回來。"

  終究是放心不下,已然行至殿門口的朱由校再度停住了腳步,朝著身后目光中滿是憂慮的妻子叮囑了一句。

  雖然京師盡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一切不穩定因素已然在近些年盡數清除,但終究是御駕親征,難免有魑魅魍魎會跳出來作祟。

  尤其是自己前些天剛打算對南直隸的豪紳富商"動手",徹底改革商稅,蒙古大汗林丹巴圖爾便是兵臨城下。

  朱由校幾乎可以預見到,待到其御駕親征的消息傳遍天下的時候,南方不甘心"束手就擒"的商人們定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屆時,首當其沖的便是自己留在京師的"孤兒寡母。"

  聽得此話,容貌艷麗的張嫣斂去了臉上的憂容,一臉堅決的點了點頭:"陛下放心,臣妾心中有數。"

  想到剛剛朱由校向她叮囑的幾項事由以及留下的諸多暗手,張嫣的臉上便是浮現了一絲堅定。

  "等著朕。"

  又是深深瞧了一眼自己的妻子,朱由校深吸了一口氣,邁步朝著外間走去。

  見狀,已是等候多時的司禮監秉筆,御馬監提督等大襠忙不迭的沖著臉色稍有些慘白的皇后行了一禮,快步朝著外間而去,跟在朱由校的身后。

  不多時,浩浩蕩蕩的一行人便在張嫣的注視下,消失在一片夜色之中。

  ...

  ...

  回到自己的乾清宮之后,無心睡眠的朱由校令小太監呈上了一盞熱茶,默然立于案牘之后,朝著大同的方向一陣失神。

  "陛下,可是在憂心大同戰事?"

  見狀,一晚上都沉默寡言的司禮監秉筆不由得微微俯下了身子,有些小心翼翼的說道。

  如若不是知曉面前的天子"固執己見",王安真想與其據理力爭,依著大同總兵麻承恩和晉王朱求桂聯名呈奏的軍報來看,蒙古韃子雖然在大同城外逞兇,但對大同城卻是束手無策,京師門戶依舊高枕無憂。

  這也就是近些年因為遼東建州女真的興起,一定程度上打壓了蒙古人,減少了邊鎮的壓力。

  再往前看,似兵臨城下這等"禍事",隔個三年五載便是會來上一次,也沒見得哪位皇爺像當今天子這般重視。

  說句大不敬的話,嘉靖年間俺答汗都領兵打到北京城下了,嘉靖皇爺還不是安然待在寢宮之中,煉丹修仙。

  "朕走之后,你給朕將家看好了。"

  沉吟了少許,朱由校目光如炬,沖著一旁的司禮監秉筆做最后的叮囑,眼下雖然"國本"已定,但內閣卻是空虛,兵部尚書孫承宗又要隨軍,戶部尚書畢自嚴,工部尚書徐光啟等人雖然忠心有余,但"話語權"卻是不足。

  若是真的有魑魅魍魎跳出來作祟,王安這位"內相"便是要扛起重任,免得外人驚擾了皇后張嫣。

  "陛下放心,老奴心中有數。"

  見得朱由校語氣認真,王安心中便是一驚,忙不迭的跪倒在地,其身旁的御馬監提督曹化淳也是一聲不吭,跪在地上。

  天啟二年,朱由校御駕親征山東兗州的時候,東林欲推信王監國,擅闖內廷,準備"逼宮"皇后張嫣,正是他率領著騰翔四衛將那些自詡"為君分憂"的東林臣子攔下,粉碎了他們逼宮的陰謀。

  "曹化淳,信王那邊你也盯著點。"

  高深莫測的目光掠過曹化淳的臉龐,案牘之后的天子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事一般,語出驚人的說道。

  雖然自從皇后張嫣為其誕下嫡長子朱慈燃以后,此前"蠢蠢欲動"的信王朱由檢便是就此老實下來,主動切斷了與一切朝臣的聯系,一副"盛世賢王"的模樣。

  但朱由校卻是突然響起,此前皇后張嫣曾向他提起過,由劉太妃欽點的"信王妃"周氏卻是有些不簡單,曾拜在東林大儒的門下。

  雖然自信東林黨已是昨日黃花,再也鬧不出半點動靜,遑論僅僅是一名婦人的信王妃,但為了穩妥起見,朱由校還是著重強調了一句。

  "奴婢遵旨。"

  聞言,司禮監秉筆和御馬監提督心中便是一驚,難道信王還是不甘寂寞?

  "魏忠賢,你領著東廠的番子,即刻動身趕往南直隸,給朕看好了那些豪紳富商。"

  沒有理會一臉震驚之色的司禮監秉筆和御馬監提督,朱由校轉而看向其貌不揚,近些天少言寡語的魏忠賢。

  與"老好人"王安和曹化淳相比,這個其貌不揚的老太監才是真正的瘋狗,也是朱由校徹底改革商稅的關鍵。

  而且眼下自己即將領兵出京,將這條"瘋狗"留在京中終是個隱患,倒不如盡快將其打發出去。

  "奴婢遵旨。"

  話音剛落,魏忠賢有些沙啞的聲音便是于暖閣中響起,其眼眸深處也是閃過一微不可查的得意。

  于京中憋屈了這么久,可算能出去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