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133章 商業稅
  "魏忠賢最近在干什么?"

  這句有些突然的話語令得一向以機敏著稱的司禮監秉筆不由得楞在了原地,好半晌過后他才將這個有些陌生的名字從自己的腦海中回憶起來。

  一些有些殘缺的記憶碎片也是瘋狂涌現,拼湊出了那個約莫五十余歲,看上去忠厚老實,但實則兇狠狡詐的老太監的形象。

  "皇爺,應當還是就任南京守備太監,莫不是其最近有些不老實?"

  王安迅速斂去了臉上的笑容,其聲音也是變得陰森起來,雖然"南京守備太監"算是外放的太監中,地位最為超然的,但是在其面前,依舊不值一提。

  作為朱由校的貼身宦官,司禮監秉筆太監王安雖然為人恪盡職守,從不與朝臣產生半點交集,但在宮內,其卻是說一不二的"內相"。

  除卻翊坤宮的皇后張嫣之外,便是純良二位也要對其客客氣氣,對于宮內的宮人內侍更是可一言定其生死。

  "沒有,朕只是隨便問問。"

  朱由校也沒有料到王安的反應竟然如此之大,連忙擺手示意其不用這般緊張,他只是因為遼東事了,突然有感而發。

  原本的歷史上,遼東局勢之所以沒有在天啟朝崩盤,其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因為天啟有魏忠賢這條"瘋狗",替其沖鋒陷陣,充斥國庫,保證了遼東的軍餉和后勤供應。

  現如今遼東雖然平定,但即將接踵而來的天災人禍卻是令得朱由校不敢掉以輕心,故而自然而然的想到了魏忠賢這條瘋狗。

  雖然無論是身份亦或者資歷乃至于自己的關系,魏忠賢拍馬都是趕不上自己身旁的這位司禮監秉筆,但與其朝夕相處的朱由校知曉,王安性子過于"仁善",做不得那些臟話累活。

  專業的人交給專業的事,現如今南京大營的軍權已是被朱由校收歸中央,盤踞南京兩百余年的魏國公府和靈璧侯府也是轟然倒塌,余下的勛貴們均是噤若寒蟬,不敢生出半點異樣的心思。

  醉心黨爭的東林黨人也是被朱由校盡數除掉,名動天下的東林書院也是被連根拔起,活躍于蘇州府,常州府的官員們也是就此失去了保護傘。

  加之定國公世子徐允禎就任南京守備,坐鎮南直隸,應天巡撫李起元坐鎮蘇州府,漕運總督李養正坐鎮淮安府。

  可以說,現如今的大明中央對于南直隸的掌控力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堪稱自成祖朱棣遷都北京之后最為牢固的一次。

  所有的不利因素盡皆鏟除,邊鎮的危機又暫時解除,不甘寂寞的朱由校自然將主意打到了富庶的南直隸。

  雖然有著李起元,畢自嚴等一眾名臣嘔心瀝血的改革,但現如今大明的國庫收入仍然沒有恢復到萬歷初期的一半,更是遠不及前宋。

  造成如此懸殊的原因,除了地方上官員層層貪墨,制度腐朽之外,便是大明"重農抑商",商業稅低的可憐。

  太祖朱元璋于南京開國的時候,商業率便是僅有3.4%,經過兩百余年的發展,商業率不增反降,達到了令人發指的1.5%左右。

  商業稅微不足道,大明的統治者們自然是將重擔壓到了底層的百姓身上,這日漸增長的賦稅也是導致大明這頭龐然大物轟然倒塌的重要原因之一。

  為了不重蹈覆轍,朱由校自繼位以來便是著手改革,實行了一系列的變法,雖然步伐有些快,但也算循序漸進,一直在"土地"上做文章,從未將注意力放在"商業稅"的身上。

  與微不足道的"農業稅"相比,數額龐大的"商業稅"才是南方勛貴富商的命根子,即便是朱由校也不敢輕易觸碰。

  不過好在南直隸的不穩定因素盡皆被鏟除,富可敵國的鹽商們也是遭遇了清掃,"鹽政"也逐漸步入正軌。

  朱由校倒是可以逐步對"商業稅"開始下手了。

  此前他授意于福建,浙江等地開放通商口岸,并且成立稅課司便是為了今日做準備,免得日后改革商業稅的時候沒有經驗。

  "一會回宮以后記得給南京那邊去個信,讓定國公世子徐允禎和魏忠賢回來一趟,朕有事吩咐。"

  見得身旁的司禮監秉筆臉色隱晦不明,朱由校不由得聳了聳肩膀,沖其吩咐了一句。

  "皇爺放心,奴婢知曉。"

  聞聲,王安連忙躬身應是,但是其心中卻是暗暗決定,待到那魏忠賢回京之后,定然要好好敲打一番,免得其在外為非作歹,壞了天子的名聲。

  "行了,別想了。"

  朱由校自然注意到了身旁心腹大伴臉上的異樣,不過他也沒有去點破,那魏忠賢可不是一盞省油的燈,有個人敲打敲打他,也是好事。

  一語作罷,朱由校便是丟下了身后的司禮監秉筆不管,快步朝著前方的"鶯鶯燕燕"而去,就在他們主仆二人談笑的時候,朱由校的一眾后妃已然行至一群麋鹿面前。

  膽子最大的純妃和阿巴亥甚至在身旁宮娥內侍的保護下,大著膽子撫摸起一頭瞧上去頗為溫順的麋鹿。

  或許是礙于身份不同,被眾人簇擁在中間的皇后張嫣雖然也曾數次邁出腳步,但最終還是收了回來,只得站在原地看著眾人嬉鬧。

  多年夫妻,心思細膩的朱由校如何猜不到張嫣的心理想法,快步上前,在其驚呼聲中攔住其腰肢,隨后便是一同喂養起面前的麋鹿們。

  眼見得"帝后情深",司禮監秉筆不自覺的從嘴角涌現了一抹笑容,但一想到宮中劉太妃的叮囑和首輔周嘉謨臨行之前的勸諫,王安便是心理一沉。

  天子的子嗣著實稀薄了一些,他還得想些辦法才是,聽說從遼東押來的那批女眷還算不錯,不僅年紀合適,而且多是老酋努爾哈赤和賊酋皇太極的后妃,身份勉強也配的上天子。

  倒是要想個辦法,讓天子見上一見,興許便有可心的,他的任務,任重而道遠吶。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