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118章 女真國璽
  "女真大妃?"

  或許是話語過于突然,熊廷弼不由得錯愕了一會,隨后方才微微瞇起了眼睛,盯著跪倒在地的布木布泰以及其手中舉著的印璽。

  早在剛剛踏進汗宮的時候,他便觀瞧到了殿中的這些女眷,自然也是看到了畏畏縮縮躲在汗位上的布木布泰。

  本以為此女應當是老酋的幼女亦或者皇太極的幼女之類,卻沒想到被面前的多爾袞告知乃是"女真大妃"?

  可是"女真大妃"不是其生母阿巴亥嗎,其早就被送至京師,已然被天子收入后宮,哪來的大妃?

  愣了半晌,熊廷弼方才意識到多爾袞口中的"女真大妃"是指已然子承父業的皇太極的福晉。

  "布木布泰?"

  又是沉寂了少許,熊廷弼方才在身后洪承疇的提醒下,于腦海中回憶起了這個有些拗口的名字,臉上的表情有些怪異。

  雖然早就知曉努爾哈赤生前便是為皇太極安排了一樁"政治婚姻",而且新的福晉同樣是出身蒙古科爾沁部,甚至還是前任福晉哲哲的親侄女。

  但是因為情報的缺失,熊廷弼等將領并不知曉皇太極新任福晉的具體年齡,眼下得見,不由得驚駭異常。

  眼前這名因為恐劇烈顫抖的少女居然就是皇太極的福晉,女真人的"大妃"?

  或許是為了證明自己的身份,布木布泰強壓住心中的恐懼,哆哆嗦嗦的膝行了兩步,將手中的印璽高高舉起,其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見狀,熊廷弼便是朝著身后的黃得功使了個眼神,這個一向"粗鄙"的武夫此時好似也是知曉了輕重,快速上前一步,自布木布泰的手中接過了印璽。

  整個過程,他甚至還刻意避免了與布木布泰的身體接觸,心細程度令人發指,與其平日里的作風大相徑庭。

  接過有些沉甸甸的印璽,一行扭曲的"符號"便是映入熊廷弼的眼簾,令其下意識的便是皺起了眉頭。

  終究是上不了臺面的部落,這所謂的"文字"著實丑陋,讓人看了心煩。

  但因為事情重大,他也只能按捺住心中的厭惡,微瞇著雙眼,端詳著刻在玉璽上的"文字",努力的辨認著。

  早些年的建州女真不過是遼東諸多土司中微不足道的一支,自然不會擁有自己的文字,一直到努爾哈赤崛起,并且逐漸吞并了女真諸部的時候,他方才下令麾下的大臣,參照蒙古文的字母,創造出屬于他們女真人的"文字"。

  但這種文字因為過于"深奧",晦澀難懂,就連女真人自己都是分辨不清,故而并沒有大范圍的加以推廣,絕大多數的時候還是使用漢字。

  "大來,你看看。"

  仔細觀瞧了片刻,熊廷弼緊鎖著眉頭,將手中沉甸甸的印璽交給了身后一臉好奇之色的遼東巡撫袁應泰。

  放眼歷朝歷代,玉璽都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即便是"大金"不過是蝸居遼東的割據勢力,但也會刻制玉璽來證明其正統。

  雖然赫圖阿拉已然被官兵征服,女真大汗皇太極也是生死不明,曾經威震遼東的大金已然成了歷史,但其玉璽依然意義重大,容不得熊廷弼不重視。

  "左都督,您看看。"

  遼東巡撫袁應泰仔細打量了一下手中的玉璽之后,露出了與遼東經略熊廷弼一樣的表情,隨后將其交給了一旁的左都督柴國柱。

  這位坐鎮遼東的歷史可是比他們二人久遠的多,與女真人打的交道也是更多,興許對這種所謂的"文字"有所了解。

  見得接連兩位明廷官員好似都確認不了玉璽的真實性,布木布泰臉上的驚恐之色更甚,這塊玉璽便是她賴以求生的底氣所在,若是官兵"不識貨",她又該何去何從。

  一念至此,她便是下意識的向身前的多爾袞投去了求助似的目光,希翼這位一向智多識廣的十四貝勒能夠破解眼下的僵局。

  多爾袞見狀便是咬了咬牙,剛打算出聲,便被身前文官的聲音所打斷。

  "呵呵,二位大人莫不是糊涂了。"

  "只要面前這小韃子的身份是真的,這女真大妃的身份是真的,這玉璽便是真的。"

  "即便是假的,它也是真的。"

  顛了顛手中頗有分量的玉璽,柴國柱隨意的一瞥之后,便是笑呵呵的說道,全然不像熊廷弼和袁應泰二人眉頭緊鎖,一臉的凝重。

  老酋已死,皇太極潰逃,赫圖阿拉即將被夷為平地,大金賴以建國的兩黃旗和兩紅旗主力也是在關寧鐵騎和天雄軍的追殺下全軍覆沒。

  如此情況下,誰會在乎這枚玉璽的真實性,更別提其是"女真大妃"布木布泰親手所呈獻,誰會自討沒趣的去辨認其真假?

  換句話說,這枚玉璽在誕生之初,其象征意義便是大過了實用價值。

  "左都督說的是,倒是本官愚鈍了。"

  聽到柴國柱的"調侃",熊廷弼也是微微一笑,緊鎖的眉頭瞬間舒展,倒是他有些走牛角尖了。

  隨意的揮了揮手,自柴國柱的手中接過那枚玉璽并且交給了身后的隨從,令其小心保管。

  見到熊廷弼如此

  沉默了少許,熊廷弼望著殿中那些不知所措的女眷沉思了片刻,方才朗聲下令:"將這些人暫且收押,全部押送至沈陽,等候天子發落。"

  若是沒有多爾袞這個"插曲",熊廷弼自是會毫不猶豫的將面前這些女眷盡數運往京師,雖然眼前的布木布泰眼瞅著還有些"青澀",但其身份擺在那里,難保天子是否會有多余的安排。

  至于其身旁那些明顯成熟些許的婦人估計便是老酋的"遺孀"亦或者皇太極的福晉,這些人相比較布木布泰,明顯是更符合當今天子的"孟德之好"。

  或許是知曉自己暫時沒有了殺身之禍,汗王宮中那些面色慘白,不知所措的婦人們皆是跪伏一片,沖著熊廷弼等人叩首。

  但不知是心有忌憚亦或者其余原因,包括熊廷弼在內的所有人都是微微側身,沒有承受這些"俘虜"的禮節。

  畢竟,誰也不敢保證眼前的這些"階下囚"日后會是何等身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