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1014章 秦軍威武
  榆林城中,僥幸逃得一命的總兵杜文煥無力的癱軟在城門處,大口的喘著粗氣,臉上露出了劫后余生的笑容。

  沉默了半晌,聽得城外傳來的喧囂聲,杜文煥有些艱難的在身旁兩名親兵的攙扶下起身,拖著有些沉重的身子,朝著不遠處的城樓而去。

  此時城外尚有蒙古大軍未曾退去,籠罩在榆林城上方的危機依舊沒有解除,他還要強打精神,擋住蒙古人接下來的攻勢。

  只要拖到太陽落山之后,他便可趁著茫茫夜色,派遣精兵向東西兩個方向的軍堡求援,令得剩余的明軍來援。

  至于城頭上的眾人作何感想,則完全不在他的考慮當中,只要他能夠成功的擋住蒙古人的攻勢,并最終令得蒙古退軍,他依舊是"延綏鎮"的英雄,朝堂上的那些尸位素餐的文官們沒人會在意過程,他們只注重結果。

  正如杜文煥所猜測的那般,城頭上的文武官員早已是呆若木雞,像是被抽去了魂魄一般,不可思議的盯著城外的一切。

  輕輕搖了搖頭,這榆林城的亂局還是得他杜文煥來收拾,隨手的擦拭了一下臉上的血污,深吸了一口氣,來至城垛面前,準備觀瞧一下城外的局勢。

  不過很快杜文煥察覺到了城樓上有些詭譎的氣氛,現如今城外蒙古大軍圍城,他作為"始作俑者"定然是難逃罪責,多少也會埋怨兩句,可卻無一人理會于他,甚至就連"盟友"王相卿也是不可思議的盯著城外的某個方向。

  周邊的士卒也對他置若罔聞,微張著嘴巴,像是見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直愣愣的沖著城西的方向發呆。

  順著這些人的發呆的方向望去,杜文煥很快便瞧到了讓其瞳孔為之收縮的一幕,城外密密麻麻的蒙古軍陣已是一分為二,一部分繼續圍困城下的榆林衛士卒,另一部分則是朝著榆林城西側的方向編排成軍,好似如臨大敵。

  此時已是無人理會城下如火如荼的戰事,唯有一些炮手依舊在手忙腳亂的裝填著火藥,努力的調準著紅夷大炮的方向,希望能夠幫助城下的袍澤分擔些許壓力,將遠處的蒙古人阻攔在戰場之外。

  "大人,這些蒙古人在防備什么人?"

  有些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隨著杜文煥重新"殺回"榆林城中的親兵有些不解的問道,他可是十分清楚,自家總兵早早的就向東路的參將下了命令,無詔不得率軍來援。

  可眼下這些蒙古人突然放慢了攻勢,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明顯是在防備什么人。

  "本官如何得知.."

  剛剛從鬼門關走了一遭的杜文煥聞言便是沒好氣的叱責了一番,今日發生的事情太多,早已是讓他有些茫然。

  見得杜文煥發怒,那名親兵不由得悻悻的縮了縮脖子,眼眸深處閃過一絲鄙夷,如若不是你貪圖軍功,主動率軍迎敵,榆林城怎會落到如此境地?

  又過了半炷香的功夫,在一眾翹首以盼的眼神中,遠處的天際線上突然出現了一抹紅色,聲勢浩大,震人心神。

  只是第一眼,便讓杜文煥臉色蒼白,下意識的與不遠處的富商王相卿交換了一個眼神,才剛剛平復不久的心,再度提了起來。

  他雖然好大喜功,苛待麾下士卒,但終究是出身將門世家,又是常年身居高位,多少也有些見識,自然一眼便認出了遠處那抹耀眼的紅色意味著什么,更清楚那聲勢臨時拼湊出來的騎兵可比,唯有精銳強軍才能鬧出如此大的動靜。

  那分明是只在大明軍中流傳的紅色鴛鴦戰袍,可放眼延綏鎮乃至整個西北大地,恐怕都湊不出這般嶄新的鴛鴦戰袍。

  可很快,杜文煥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本就蒼白的臉色愈加難看,狠狠的拍了拍身前的城垛。

  這西北大地的邊軍自然是湊不出如此多的鴛鴦戰袍和精銳騎兵,可西北大地除了常駐的邊軍之外,還有一支傳說中的"秦軍",乃是由當今天子親自賜名,陜西巡撫孫傳庭親自操練,待遇遠超諸軍。

  "難不成是秦軍到了?",默默低喃了一句,杜文煥的臉色變得隱晦不明,死死的盯著城外越來越近的軍陣。

  ...

  ...

  "曹變蛟,怕不怕?"

  榆林城外的平原上,陜西巡撫孫傳庭一邊望著前方已然清晰可見的蒙古軍陣,一邊朝著與自己并肩而行的年輕武將問道。

  這名叫做曹變蛟的年輕人乃是遼東總兵曹文詔之侄,自幼在軍中長大,而后被天子塞到了自己這里。

  雖然相處的時間還算不上太長,但是孫傳庭卻是愈發欣賞這名一心為國的年輕人,終日將其帶在身邊,令得不少秦軍中的老卒格外眼熱。

  "怕甚,卑職連女真韃子都不怕,怎會怕這些蒙古韃子。"

  "更別提是一些為了躲避戰事,不斷遷徙至河套地區的蒙古韃子?"

  "這些右翼蒙古早就失去了他們祖先的悍勇,也就是仗著人多,才敢犯我大明邊境,實則外強中干,不值一提。"

  沖著身旁的陜西巡撫咧嘴一笑,身上暫無任何官職的曹變蛟沒有半點猶豫的說道,臉上非但沒有半點懼色,反而有著掩飾不住的興奮。

  他雖然年紀稍小一些,沒有那般精通人情世故,但也能從那些秦軍老卒對他的態度中感受到一些東西,自然是不愿意被那些人看扁。

  眼下便是一個證明自己,打破一切流言蜚語的最好時機,相信此戰過后,軍中便不會有所謂的"天子幸臣"的風言風語。

  他要用實際行動證明自己叫曹變蛟,而不是"遼東總兵曹文詔之侄"。

  聽得身旁年輕人如此言說,孫傳庭臉上的欣賞之色更深,沉重的點了點頭,默默的催動著胯下的戰馬,朝著前方蒙古軍陣而去。

  但身旁的年輕人卻是比他動作更快,沖其咧嘴一笑:"刀劍無眼,還請督撫大人為我等壓陣。"

  不待孫傳庭有所反應,曹變蛟便是猛地抽出了腰間的長刀,猛地揮舞了一下,朝著身后緊緊跟隨的秦軍騎兵吼道:"兄弟們,隨我殺!"

  "秦軍威武!"

  短暫的沉默過后,震天動地的喊殺聲整齊劃一的于榆林城外響起,驚得空中的飛鳥猛地尖叫了幾分。

  "秦軍威武!"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