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963章 血色狼煙(上)
  蒙古,察罕浩特。

  作為近些年來的蒙古帝國的經濟和政治核心所在,匯集在察罕浩特周圍的蒙古部落不計其數。

  尤其是蒙古大汗林丹巴圖爾驅逐藏傳佛教"國師",重新改信黃教的消息傳出之后,更是令得不少右翼蒙古部落主動來投,就連漠北和漠西的蒙古部落也是罕見的遣使來見,互通有無。

  這一切都印證著蒙古大汗林丹巴圖爾已然從前些年的頹勢中走出,正在如同他的始祖成吉思汗一般,聲威漸顯。

  今天是十二月十七,已是到了一年中最冷的時候,不少蒙古族人都是早早的鉆進了營帳之中,圍著篝火,抵御凜冽的寒風。

  但就在今日早些時候,一則駭人聽聞的消息瞬間傳遍了整個察罕浩特,令得不少剛剛投誠的蒙古部落首領心神巨震。

  遼東的建州女真竟然傾巢而出,與科爾沁部的奧巴聯軍,號稱十萬大軍,浩浩蕩蕩的向此地而來。

  一路上,已有不少小部落慘遭他們的毒手,一些不滿女真人惡性的蒙古八旗紛紛自女真軍中逃出,星夜兼程趕至察罕浩特附近,向蒙古大汗示警。

  如同秋風落葉一般,不過是半日的功夫,原本還熱鬧非凡的察罕浩特頓時一片蕭瑟,不少蒙古部落紛紛領著自己族中的勇士不辭而別,不愿參與到這場一觸即發的戰事之中。

  看著亂成一片的察罕浩特,不少上了年紀的老人均是在心中哀嘆,上一次察哈爾部這般混亂還要追溯到上一任蒙古大汗剛剛逝去,林丹巴圖爾年幼繼位的時候。

  此時城中唯一還算是鎮定的便只有城中汗帳中的眾人了,蒙古大汗林丹巴圖爾端坐于首位,其身旁則是大妃娜木鐘。

  右邊是一眾身材魁梧的蒙古勇士,左手邊是幾名蒙著輕紗的側妃,均是神情冷峻的望著首位的蒙古大汗。

  前來匯報軍情的蒙古"內應"也是臉色發白的伺候在一旁,大氣也不敢出,遠遠的躲在一旁。

  營帳中眾人面目不一而足,饒是早就知道女真人野心勃勃,科爾沁部的奧巴也是狼子野心,但仍沒想到他們居然真的敢選在這個當口,大舉來犯。

  形勢不比當初,昔日林丹巴圖爾率眾駐扎在歸化城附近,繼而方便與明廷互市,戰事不利自是可以輕松退守察罕浩特,奧巴和女真人礙于明廷的壓力,也不敢深追。

  但現如今女真人和奧巴卻是直奔蒙古都城察罕浩特而來,蒙古大汗林丹巴圖爾和他麾下的察哈爾部已是退無可退。

  蒙古大汗林丹巴圖爾終究是久經戰陣,見到汗帳中氣氛冷凝,不由得輕咳了一聲,主動說道:"兒郎們都到齊了嗎?"

  他察哈爾部下轄八個鄂托克,雖然有部分族人曾在前些年的戰事中傷亡,折損了一個鄂托克,但剩余的力量仍是不可小覷,這是他最忠心的一支力量,也是他能夠安穩如山,穩坐蒙古大汗尊位的底氣所在。

  "汗王放心,兒郎們早早的就到齊了。"

  聽得林丹巴圖爾出聲,早已是迫不及待的巴圖率先回道,鏗鏘有力的聲音令得堂中不少人側目而視,一定程度上緩解了汗帳中冷凝的氣氛。

  但或許是過于激動,巴圖的聲音其實隱隱有些顫抖,但好在此時汗帳中的眾人卻是無心理會,只是沉默不言的盯著上首的蒙古大汗。

  "放肆,此地是大汗王帳,還不速速退去。"

  汗帳中雖然安靜的落針可聞,但汗帳之外的聲音卻是清晰的傳入帳中,城中的混亂居然已是蔓延到此地了,看來城中的族人們均是人心惶惶。

  想到這里,不少蒙古大臣更是心生煩悶,面色蒼白。

  蒙古大妃娜木鐘見狀則是干脆利落的起身,尖銳的聲音于汗帳中響起:"瞧瞧你們一個個想什么樣子?"

  "那女真人已經被明廷打殘,早已不復巔峰,有何可懼?"

  "至于科爾沁部更是不值一提,昔日不過是仰仗我察哈爾部鼻息而茍延殘喘的小部,僥幸得了女真人的扶持才有了現如今的規模。"

  "反觀我察哈爾部兵強馬壯,除卻大汗麾下的七個鄂托克之外,我等也是早早將麾下萬戶召集至察罕浩特,供大汗驅使。"

  "爾等,在怕什么?"

  蒙古大妃娜木鐘姓博爾濟吉特,乃是黃金家族的后裔,出身蒙古強部阿霸垓部,娘家勢力絲毫不弱于崛起前的科爾沁部。

  林丹汗的其余幾位福晉也是出身蒙古各部,娘家勢力均是不容小覷,乃是林丹巴圖爾的強援。

  蒙古大汗林丹巴圖爾聞言,連忙點頭:"大妃所言有理,我察哈爾部兵強馬壯,又是養精蓄銳多時,反觀女真人和科爾沁部則是長途跋涉,不復巔峰。"

  此話一出,原本面色蒼白的蒙古王公們紛紛下意識的頷首,原本有些沉重的心情也是舒緩了許多。

  縱然女真人和科爾沁部聯軍來勢洶洶,但他們察哈爾部也是今日不同往日,非但幾位福晉早早的將麾下萬戶召集至察罕浩特附近,供大汗驅使,就連明廷也是對他們伸出援手。

  雖然沒有提供草原上最為緊俏的糧食等物,但也提供了諸如鹽巴,茶葉等硬通貨,足夠大汗賞賜有功將士。

  更重要的是,明廷此前還一口氣送出了足以裝備數百人的鎧甲兵刃,這對于生產工藝極為落后,不能獨立制造鎧甲的察哈爾部來說至關重要。

  有了這幾百副鎧甲,察哈爾部足以多出數百精銳騎兵,在一定程度上左右戰場的走向。

  "大汗當即刻發布汗令,痛斥科爾沁部助紂為虐,號召右翼蒙古諸部趕來護駕。"

  "即便作用不大,我等也要先亂科爾沁部的軍心。"

  又是沉默了少許,蒙古大妃娜木鐘的聲音再度于汗宮中悠悠響起,聽得一旁的林丹巴圖爾都是下意識的頷首。

  草原上雖然勢力錯綜復雜,各自為戰,但縱然蒙古大汗的政權日漸疲軟,卻也沒有人敢率先捅破這層窗戶紙,攻伐蒙古大汗。

  至多是逼迫蒙古大汗主動"西遷"避戰,卻沒有人敢對蒙古大汗擅動刀兵,如今科爾沁部卻是犯了草原上的忌諱。

  或許是被娜木鐘的情緒所感染,汗帳中的蒙古勇士也是紛紛拱手,沖著這位臨危不亂的蒙古大妃躬身行禮,各自退出營帳,準備迎敵。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