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956章 知天命
  就在皇太極等人于府邸內"劍拔弩張"的時候,城中的汗王宮同樣是氣氛嚴肅,老酋努爾哈赤于噩夢中醒來,一臉凝重的靠在床榻之上,沖著角落處噼里啪啦作響的火盆發呆。

  "大汗,天還早著呢,您再睡會吧。"

  許是因為努爾哈赤的動靜太大,吵醒了外間侍奉的宮娥,一名面容姣好的年輕婦人輕輕的推開了努爾哈赤寢宮的大門,小心翼翼的來至努爾哈赤床前。

  聞言,正在黯然失神的努爾哈赤大手一揮,用枯瘦的手臂將面前的婦人狠狠的摟入懷中,有些貪婪的嗅著其身上的體香。

  面前這名婦人姓博爾濟吉特,乃是黃金家族的后裔,來自于蒙古科爾沁部落,其父親便是科爾沁郡王孔果爾。

  萬歷四十三年的時候,科爾沁郡王孔果爾將自己的嫡女嫁給了建州女真的首領努爾哈赤,成為其眾多妾侍中的一員。

  因為是一場地地道道的政治婚姻,加之當時努爾哈赤身旁尚有大妃阿巴亥作伴,故而努爾哈赤對這名年輕貌美的蒙古女子并不感興趣。

  "你聽說了嗎,明廷的小皇帝想要從你的侄子們中選出一個人,冊封為順義王。"

  努爾哈赤一邊用力的嗅著懷中婦人的體香,一邊操著有些沙啞的喉嚨,聲音平淡的問道,使人猜不出其喜樂。

  聞言,那名被努爾哈赤摟在懷中的婦人便是身體一緊,胸口不住的起伏,呼吸也是為之一促,結結巴巴的說道:"大汗,這...這定然是離間計。"

  見到自己的側妃如此反應,努爾哈赤也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說道:"你怕什么,本汗又沒有懷疑爾等科爾沁的意思。"

  "這定然是,你那堂姐想出來的主意..."

  一語作罷,偌大的汗王宮中頓時鴉雀無聲,只剩下努爾哈赤粗重的呼吸聲以及角落中火盆的噼里啪啦聲悠悠響起。

  被努爾哈赤緊緊摟在懷中的婦人只是緊繃著身體,任由身后女真大汗枯瘦的大手在其凹凸有致的身體上游走,不敢有半點反應。

  她出身博爾濟吉特氏,乃是黃金家族的后裔,但命運卻是有些"不堪",十六歲的時候便是嫁給了身后的女真大汗,成為其眾多妻妾中的一員,但始終沒能得到他的寵愛。

  與她形成強烈對比的,便是早于她一年,嫁給女真四貝勒皇太極為福晉的堂妹哲哲。

  哲哲是她的親堂妹,她們二人的父親是親兄弟,但是哲哲卻比她幸運許多,嫁給了年紀相差不大的皇太極為嫡福晉,而她卻只能嫁給丑陋的努爾哈赤,并且不得重視。

  當她得知自己的堂妹因為撫順戰事不利,被明廷自薩爾滸城掠走至京師的時候,她不止一次的想過,如果是她被搶走該多好,至少不用待在這無人問津的汗王宮中終老。

  后來,努爾哈赤最為寵愛的大妃阿巴亥也被明廷劫走,自此之后努爾哈赤便是變得喜怒無常,經常對她們這些普通側妃拳腳相加。

  好在時間不長,老酋便是重病纏身,也是無心理會她們這些側妃,她們也算過了幾天安穩日子。

  但隨著努爾哈赤為了維系大金與科爾沁部密切的盟友關系,再度為皇太極迎娶了哲哲的親侄女,她的堂侄女布木布泰之后,她也被努爾哈赤從記憶深處找了出來,終日令其陪伴在身邊,讓其敢怒不敢言。

  "別怕,本汗不會相信那小皇帝如此拙劣的反間計的。"

  "更何況,那小皇帝除了要冊封順義王之外,居然還打算在遼東冊立所謂的遼東王,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許是覺得懷中的婦人顫抖的越發明顯,努爾哈赤猛地停止了手中的動作,有些不滿的在其耳畔旁說道。

  待到懷中婦人顫抖的沒有那般明顯的時候,努爾哈赤方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繼續用一雙枯瘦的大手在其身上游走。

  年輕真好啊,他也想回到年輕的時候。

  若是能讓他年輕四十歲,回到他精力最為旺盛的時候,努爾哈赤自信擺在他們大金面前的一切困局都會得到妥善的解決。

  昔年他憑借著十三副父祖留下的鎧甲起兵的時候,面臨的局勢不比眼下艱難無數倍,他死里逃生了無數次,方才一步步將建州女真壯大。

  最后憑借著一己之力,硬抗十三部女真聯軍,并且取得了不可思議的大勝之后,方才徹底在遼東站穩了腳跟。

  眼下他大金看似"茍延殘喘",但仍有數萬如狼似虎的勇士,大可以退守草原亦或者朝鮮,休養一段時間,自然便可恢復元氣。

  只是很可惜,他已經太老了,老到自己都知曉身體出了問題,隨時可能倒下的那種程度,已是沒辦法像年輕那樣,率領著國內的勇士渡過難關。

  昔年追隨他南征北戰的五位大將也是陸陸續續全部因病亡故,先他一步全都逝去了,只剩下他一個人留在這世上茍延殘喘。

  相比之下,他的那些老伙計無疑是幸運的,起碼那時候的大金是一片欣欣向榮,稱霸遼東,不可一世。

  但如今的大金卻是頹敗至此,只能鎖在赫圖阿拉茍延殘喘,與他此前完全瞧不上的蒙古人保團取暖,并且希翼從蒙古大汗的身上換取一絲生機。

  "行了,你去睡吧。"

  "記得提醒本汗,明日要召見多爾袞。"

  又是狠狠的在懷中婦人豐滿的地方抓了兩把之后,女真大汗努爾哈赤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般,無力的倒在了床榻之上,聲音也是充滿了落魄。

  "是,大汗。"

  許是察覺到了努爾哈赤話語中的不容置疑,那名出身黃金家族的蒙古婦人并沒有太多的猶豫,草草的沖著床榻之上的努爾哈赤行了一禮之后,便是有些凌亂的朝著外間走去。

  就在那名婦人輕輕的關上了努爾哈赤寢宮的大門之后,努爾哈赤突然輕咳一聲,自嘴角溢出了一抹鮮血,嚇得床榻前的婢女們跪倒了一地。

  "行了,本汗沒事。"

  有些無力的揮了揮手,努爾哈赤重新鉆進了被褥之中,像是一名行將就木的老人一般,氣若游絲。

  他早已過了知天命的年紀,也知曉自己的身體狀況,但他可是女真大汗,曾經讓明廷聞風喪膽的存在,自是不可將脆弱的一面在自己的女人面前展現出來。

  盡管,他甚至不知道剛剛懷中那名已經嫁給了他十余年的側妃叫什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