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953章 遼東王
  十一月二十三,沈陽,經略衙門。

  "遼東王?"

  一身常服的遼東經略熊廷弼微皺著眉頭,低聲默念著手中這封不曾得到過內閣"批紅"的中旨,臉上滿是不解之色。

  "什么,遼東王?"

  正在默默飲茶的遼東巡撫袁應泰聽得熊廷弼的低喃也是臉色大變,一臉不敢置信的盯著上首的遼東經略,其對面的廣寧巡撫洪承疇也是張大著嘴巴,一臉的愕然。

  "爾等自己看吧。"

  "陛下此舉,倒是好魄力..."

  又是仔細觀瞧了片刻,遼東經略熊廷弼緩緩將手上的中旨交給了身旁早已迫不及待的遼東巡撫,臉上滿是復雜之色。

  雖然早已對天子"天馬行空"的做事風格有所了解,但是熊廷弼仍然為天子這般"大膽"的舉動感到錯愕。

  但是冷靜之后,細細想來,天子在中旨里面所闡述的內容卻是大有可為,定能極大的動搖女真人和科爾沁部的聯盟,使其牢不可破的關系產生些許隔閡。

  頂不濟,也能讓女真國內人心惶惶,倒是一本萬利的買賣。

  "陛下此舉,當真是天馬行空..."

  不多時,遼東巡撫袁應泰和廣寧巡撫洪承疇也是閱讀完了剛剛自京城而來的中旨,皆是神色復雜的低喃著。

  "經略,陛下此計雖然驟聽之下頗為荒誕,但是細細想來,卻是大有可為,定能在女真國內產生劇烈的影響。"

  深吸了一口氣,廣寧巡撫洪承疇微瞇著眼睛,沖著赫圖阿拉的方向,緩緩說道,心中不斷感嘆天子手段之高明。

  "遼東王,遼東王..."

  聞言,熊廷弼臉上的復雜之色更甚,不斷的重復著朱由校在中旨里不斷提及的字眼。

  依著朱由校在中旨里透露出來的意思,是要他們即刻在遼東散播消息,言說朝廷有意效仿昔日的"順義王",冊封女真首領,用以維系其在遼東的統治地位。

  按理來說大明與女真現如今的關系勢同水火,如此荒誕的消息定然不會被女真人當回事,更不會影響到女真和科爾沁部的聯盟關系。

  但偏偏女真大妃阿巴亥曾被廣寧兵備祖大壽率領著遼東鐵騎于赫圖阿拉俘獲,并且送至京師,被傳聞中頗有些"孟德之好"的天子收入后宮。

  好巧不巧,阿巴亥執掌女真大妃之位多年,曾為女真老酋誕下三子,除卻長子阿濟格之外,次子多爾袞和幼子多鐸皆未成年,手上也沒有沾染大明軍民的"鮮血"。

  朱由校在中旨里的意思便是讓熊廷弼等人在遼東和草原上散播謠言,言說大明有意在平定女真之后,冊封阿巴亥之子為遼東王,繼續統率女真部落。

  對于科爾沁部,朱由校也是有所指使,待到遼東平定之后,可冊封哲哲之弟,宰桑-布和之子為順義王...

  熊廷弼幾乎可以斷定,待到消息傳遞至女真國內和草原上之后,定然會掀起一陣軒然大波。

  縱然老酋努爾哈赤尚在,但怕是已然難以抹除這則流言所能帶來的影響,倘若老酋信以為真,將多爾袞等人幽禁,更是會令得女真國內本就詭譎多變的局勢平添幾分變故。

  至于蒙古的科爾沁部所遭受的沖擊則更為直接,畢竟科爾沁汗王奧巴從來不像努爾哈赤那般,汗位高枕無憂,享有至高無上的地位。

  科爾沁族內始終有人不服從奧巴的統治地位,正是為了維系自身的統治,科爾沁汗王奧巴才會與努爾哈赤"抱團取暖",借助女真人的力量,鏟除族內一些不安穩的因素。

  "經略,您拿個主意吧,是多鐸還是多爾袞?"

  沉默了半晌,廣寧巡撫洪承疇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他自是清楚朱由校此計乃是誅心的"離間計",不過是有意為之,并未是真的萌生出了冊封"遼東王"的心,故而此時的心情也是頗為輕松。

  "大來,你的意思呢?"

  聞言,遼東經略沒有率先開口,而是扭頭看向身旁默不作聲的副手,征詢他的意見。

  自己的這位搭檔平日里只負責遼東的后勤一事,不像他和洪承疇那樣,終日撲在軍事上,從袁應泰的角度出發,或許會有不一樣的思路。

  "我的意思?那當然是多鐸。"

  "我記得經略曾向我提及過,上一次東江軍主帥毛文龍之所以沒等一舉攻克赫圖阿拉,便是因為這個叫做多爾袞的小狼崽在城中坐鎮指揮。"

  "與多爾袞和阿濟格相比,年歲更為小一些的多鐸便是顯得黯然失色,自然便是更合適的傀儡。"

  聽到熊廷弼問詢,一旁的遼東巡撫袁應泰不假思索,一臉理所當然的說道。

  雖然他知曉皇上有意冊封"遼東王"不過是反間計,也篤定努爾哈赤清楚此舉不過是為了動搖女真國內的軍心,但是女真國內的普通百姓們說不定便會有人相信,進而使得女真國內的氣氛愈加詭異。

  至于科爾沁部那邊的"順義王"人選就更加隨意了,隨意挑選一個與奧巴汗有所"嫌隙"的對象便可,反正科爾沁內部的情況更加復雜,隨意一個人選,都能使得科爾沁內部人心惶惶。

  "多鐸..."

  默默低喃了兩句之后,遼東經略的眼中突然露出了一抹精芒,"就他了。"

  多鐸身為大妃阿巴亥之子,也算是老酋努爾哈赤的"嫡子",按照女真的規矩來瞧,也算是享有繼承汗位的資格。

  雖然知曉天子此舉對于女真上層的影響應當不大,但是熊廷弼的目光依舊有些殷切,他相信女真國內那些最為狂熱的勇士們定然會有人因此心生退意。

  畢竟經過這些年的攻伐,女真曾經引以為傲的鐵騎們早已是失去了往日的"進取之心",下意識的不敢直面大明的刀兵。

  并且除了老酋直屬的兩黃旗和大貝勒代善所統率的兩紅旗之外,藍白旗都是經歷過"重建",不再是昔日那批曾經跟隨老酋南征北戰的老卒,而是一些剛剛被編排成軍的新卒。

  不知不覺間,遼東經略熊廷弼的眼神愈發熱切,他越來越期待這則流言在女真國內出現后,老酋究竟會作何反應。

  遼東王?陛下這是殺人,還要誅心吶。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