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920章 似曾相識
  正當趙彥等人在濟南城頭長吁短嘆的時候,下方亂糟糟的人群中突然傳來了一陣嘩然聲,好似發生了什么了不得事情,隨后還不待眾人有所反應,便見到城墻下的百姓們不約而同的瞧了一眼城頭之后,又迅速恢復了平靜,好似什么都沒有發生一般。

  如此詭異的一幕,不由得讓山東巡撫趙彥和身旁的兩位宗室親王面面相覷,不知所措,不明白發生何事。

  這些百姓們聚集在濟南城腳下也有一段時間了,一直沒有鬧出什么亂子,軍民之間也算是"相安無事",但剛剛這一幕卻是引起了趙彥的注意。

  出于封疆大吏的直覺,他本能的意識到剛剛城墻下的這種騷亂有些詭異,這其中定然是發生了一些他們不清楚的事情。

  自古以來,從來不缺少野心家在災荒年景用種種手段蠱惑這些衣衫襤褸,走投無路的百姓來完成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

  好巧不巧,趙彥就曾親身經歷過一次,深知那些人蠱惑人心的手段是何等可怕,被他們洗腦過的百姓就如同最虔誠的信徒,失去一切敬畏之心,滿腦子只剩下瘋狂。

  "王爺,您有沒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沉默了良久,趙彥突然轉過頭,神色莫名的沖著身旁有些不知所措的魯王朱壽鋐說道,眼中不時閃過思慮之色。

  "哦?"

  聽得此話,魯王朱壽鋐便是一愣,怎么突然扯到他的身上來了?

  一旁的德王朱常潔聞言先是深深瞧了一眼身旁的魯王以及腳下亂糟糟的百姓,而后腦海中便是靈光一現,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不可思議的盯著剛剛出聲的山東巡撫,臉上有著掩飾不住的驚恐之色。

  眼前這等情形,與天啟二年白蓮教首徐鴻儒聚眾起義的景象何其相似!

  見到魯王始終不解其意,趙彥也是微微瞇起了眼睛,語氣略微沉重的于口中吐出了幾個字:"白蓮教..."

  此話一出,城頭上的氣氛頓時為之一肅,就連空氣都好似下降了幾度,鎮定自若的魯王朱壽鋐臉上也是流露出了一抹慌亂之色,其身后的侍從們也是呼吸急促,胸口不住的起伏。

  雖然距離徐鴻儒起義已是過去數年,但魯王府的眾人仍舊忘不了他們狼狽出逃兗州府的那一日。

  倘若沒有魯王府總管太監的當機立斷,他們這些人怕是早就淪為了白蓮教的刀下亡魂,哪里能活到現在。

  可是徐鴻儒及其骨干不是早在天啟二年便已經伏誅了嗎,僥幸逃得一命的漏網之魚不也在今年早些時候,隨著東林黨一同覆滅了嗎。

  聽說就連前任白蓮教首的獨子王好賢都沒能夠繼續逍遙法外,被南京那群晝伏夜出的錦衣衛們緝拿歸案。

  怎么這白蓮教又卷土重來了呢?

  "趙大人,你我都清楚,這是足以動搖國本的大事,玩笑不得。"

  "一旦傳回京師,定然是朝野震動,天下嘩然。"

  不多時,魯王朱壽鋐蒼老的聲音于城頭上悠悠響起,聲音中透露出凝重以及一絲若有若無的恐懼。

  他仍然忘不了昔日從兗州府落荒而逃的景象,如若不是自己的貼身大伴臨危不亂,打出了孔家的幌子,令得城門處的守將有所遲疑,怕是他們所有人都會被困在兗州府,動彈不得。

  那一日,恐怕是他自出生以來,過的最為心驚膽顫的一天,時至今日,仍是常常想起,難以忘懷。

  "本官也是突然想到的..."

  "畢竟自古以來,這山東便是白蓮教的大本營,歷朝歷代都屢見不鮮。"

  聽到魯王的話語,趙彥也是微微頷首,聲音愈發清冷,一雙炯炯有神的眸子不時在城外的百姓身上掠過,好似能夠穿過肌膚,窺視內心。

  如今濟南府所遭遇的蝗災可遠比天啟二年那次雪災鬧出來的動靜大,產生的影響也遠非昔日可比。

  若是真有什么野心家從中作祟,搞一些"早登極樂"的把戲,也在情理之中,不算什么意外之事。

  "趙大人,既然如此,不若上奏朝廷,請求大軍坐鎮濟南,以防不測。"

  一旁的德王朱常潔聽得此話也是慌了神,連忙朝著一旁的山東巡撫說道,這濟南府可是他的封地,若是真有什么白蓮余孽犯上作亂,首當其沖的便是他德王府。

  "是啊,上一次那徐鴻儒鬧出的聲勢可不算小,接連攻克了數個縣城,如若不是朝廷處置有方,還不知會釀成何等禍事。"

  "這一次白蓮教卷土重來,定然會吸取教訓,不可小覷啊。"

  德王朱常潔的話音剛落,另一邊的魯王朱壽鋐就是連忙頷首附和,作為上一次的"親身經歷者",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白蓮信徒的瘋狂。

  上一次,如若不是自己的親弟泰興王朱壽鏞"臨陣倒戈",這徐鴻儒掀起的禍亂還真沒有那么容易平定。

  至少徐鴻儒等人據城死守,憑借著兗州城獨特的地理優勢以及城中無窮無盡的資源,多堅持一段時日不是難事。

  "本官已派人前往曲阜孔家要糧,隨行的有三千衛所兵還有三千登萊軍士,相信不日便能回抵濟南。"

  "到了那時,就算這些白蓮余孽"死而復生",本官也能讓他們再死一次。"

  說到最后,素來好脾氣的趙彥聲音中也是涌現著毫不掩飾的殺意,令得城頭上的溫度再次下降了一些。

  聞聽此話,一旁的魯王朱壽鏞臉上倒是涌現了些許難色:"孔家?"

  他魯王府世代與曲阜孔家聯姻,自是清楚那些所謂的圣人后裔的真實相貌,指望他們主動捐糧,怕是比登天還難。

  興許是猜出了魯王心中所想,趙彥抿了抿嘴唇,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曲阜的方向,意有所指的說道:"他們會給的。"

  "那個錦衣衛指揮使趙吏,可是帶著刀來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