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883章 血戰耀州(中)
  日頭西沉,在逐漸暗淡的陽光中,狀若瘋癲的女真韃子猶如一群野獸一樣,機械的揮舞著手中的兵刃,對于身邊傳來的慘叫充耳不聞,眼中閃爍著令人心悸的瘋狂,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便是將擋在面前的明軍全部斬殺。

  或許是女真人長途跋涉狀態不在巔峰,或許是京營士卒的戰力令人肅然起敬,原本在女真人想象中應當是摧枯拉朽一般的局勢竟是變得無比焦灼,戰鼓聲,腳步聲,哀嚎聲,戰馬嘶吼聲不絕于耳,鮮血已然浸透了他們腳下的土地。

  大貝勒代善高居于馬上,面色凝重,眼神陰冷,此地的女真勇士不過四千余人,遠遠遜色于場中的官兵。

  按照常理來說,不過是兩倍的人數差,在沒有明軍火炮的干涉下,他大金國內的勇士應當能夠輕而易舉的站穩腳跟,掌控局勢,更何況場中的女真韃子乃是大金國內賴以立國的黃旗勇士。

  不知從什么時候起,原本聲名顯赫的藍白勇士竟然逐漸退出了正面戰場,改由此前含有出手的紅黃勇士充當主力。

  但即便是黃旗勇士出馬,竟然也沒有在眼前這群官兵的手上占得便宜,反而是陷入了拉鋸戰。

  這耀州城中的官兵,究竟是哪里來的?除了熊蠻子麾下的遼東軍,這遼南怎么也出現了一支可以正面抵抗他們女真攻勢的官兵。

  "你親自上,免得夜長夢多。"

  瞧著眼前的戰場之中不斷有熟悉的勇士倒下,代善的心情也不由得愈加沉重,朝著自己身旁的堂弟揮了下手,當務之急還是要將眼前的這名不知姓甚名誰的明軍主將斬殺,從而動搖官兵軍心。

  他與沈陽城中的熊蠻子打了無數交道,對于沈陽城中的宿將也是頗為了解,甚至大多都曾親自交過手,但面前這名身穿銀色鎧甲的軍將卻是格外眼生,此前從未見過。

  一想到大明隨便派出一名將領,便是能夠抵擋住他們大金勇士的沖鋒,代善的心情便是有些低沉,難道時代真的不同了嗎?

  曾幾何時,即便是國內的藍白勇士都能夠令得遼東官兵望風而逃,不敢輕啟戰端,但現如今就連老酋親自己統領的黃旗勇士都無法在與明軍的功伐中占據上風,這是何等恐怖的一個事實。

  尤其是,此次明軍未有任何火器相助,他們女真勇士也沒有受到任何掣肘,依舊無法占據上風。

  不過好在眼前的明軍滿打滿算不過萬余人,只要斬殺了眼前的明軍主將,再沖殺一陣,估計便能令得官兵潰敗。

  雖然損傷比想象中大,但只要能夠順利攻陷眼前這座不起眼的小城,對于已然是窮途末路的大金來說,已然算是天大的恩賜了。

  "大兄放心。"

  一直在緊密觀瞧著場中局勢的阿敏也知曉輕重,聽到代善點到自己的名字,沖其點了點頭,便是伸手接過身后親兵遞過來的兵刃,雙腿夾緊胯下的戰馬,狠狠一拉韁繩,便是朝著不遠處的戰場而去。

  這身穿銀甲的明軍主將的確有幾分本事,竟然在他們兩黃旗將領手中的攻勢下堅持了這么久,就讓他阿敏親自為這場鬧劇畫上句號吧。

  瞧到阿敏親自出手,代善有些陰沉的面色也是緩和了些許,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他自是清楚自己這位堂弟的本事。

  雖然此前被明廷總兵盧象升親手斬殺的三貝勒莽古爾泰一直以"大金第一勇士"自詡,但那不過是其自賣自夸,旁人不愿意與其爭這個虛名罷了。

  至少自己的堂弟阿敏就不比莽古爾泰那個莽夫差,只不過是因為某種原因,阿敏一直在韜光養晦,很少親自上陣罷了,但這不意味著阿敏的身手差。

  ...

  ...

  "將軍,怎么辦?"

  見到又一名袍澤因為力竭,被面前的女真韃子斬落于馬下,僅剩不多的幾名親兵不由得臉色蒼白,有些無助的望向被他們護在中央的王世欽。

  遠處的女真人似乎也知曉這些官兵命不久矣,不愿意被這窮途末路的官兵臨死之前帶走,均是默默的止住了胯下的戰馬,冷冷的注視著被他們包圍在一起的幾人。

  生死搏殺之間,這些官兵自是沒有時間思考,此時攻勢停止,眼眸深處的瘋狂逐漸散去,官兵重新恢復了理智。

  他們能夠被王世欽選為親兵,自是有一身過硬的本事,故而方才在女真韃子近乎于凌厲的攻勢下撐到現在。

  但即便是心高氣傲如他們,此時也不免有些絕望,此地已然被女真人分割,遠處的官兵自然發現了他們此地的異樣,想要拍馬來救,也會被面前的女真人死死纏住,無力他顧。

  換句話說,他們已然窮途末路了。

  "怕甚,我等武人,自當保家衛國,馬革裹尸。"

  "天子自會善待我等家小,免去我等后顧之憂。"

  瞧了瞧周圍嚴陣以待的女真韃子,自知走投無路的王世欽突然灑脫一笑,擦拭了臉上的血污,滿不在乎的說道。

  早在他第一次隨同父親王威征戰的時候,他便是做好了戰死沙場,馬革裹尸的心理準備,故而并沒有什么畏懼,反而是無比的從容。

  許是因為卸去了全部的包袱,王世欽突然有些沒頭腦的想到,他的父親與蒙古人打了一輩子交道,最后亡故之后,被朝廷追贈了五軍都督府左都督。

  他雖然不像自己的父親那般勞苦功高,資歷深厚,但以當今天子的秉性,看在他馬革裹尸的份上,是不是也會給他追贈一個左都督?

  如此說來,自己豈不是追趕上了自己的父親,待到九泉之下,與父親見面的時候,應當也能令其滿意了。

  "追隨將主!"

  聽到王世欽這般言語,所剩不多的幾名親兵均是不由自主的咧嘴一笑,擦拭了一下臉上的血污,再度舉起了手中的兵刃。

  將主殉國,他們這些親兵自當跟隨,方才不能落了王世欽的威名。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