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876章 困獸猶斗(上)
  八月初八,鎮江堡。

  迎著有些刺眼的陽光,大貝勒岱山一身甲胄,高踞于馬上,領著身后的將領面容嚴峻的盯著前方嚴陣以待的女真鐵騎。

  女真國內最重規矩,尤以戰時軍紀最為苛刻,故而雖是頭頂的陽光有些毒辣,但在場的女真韃子們皆是閉口不言,任由額頭上的汗水滴落。

  在大貝勒代善和四貝勒皇太極的"配合"之下,宛如困獸猶斗的女真人再度爆發出了令人心悸的力量,奉命出征的兩黃旗韃子已是忘記了前段時間的"慘敗",皆是目光殷切的盯著前方高踞于馬上的大貝勒。

  他們已是被告知,此次出征的目標乃是明廷一座不起眼的城市,不用面對明廷令人聞風喪膽的紅夷大炮。

  沒有了"后顧之憂",兩黃旗韃子再度恢復了往日的"自視甚高",只要不用對上明廷的堅城利炮,他們女真鐵騎便是這方天地無人能比的存在。

  或許是自欺欺人,這些女真韃子都是刻意忽略了兩個月前,他們剛剛在正面戰場被明廷騎兵挫敗,傷亡慘重的事實。

  包括大貝勒代善在內,沒有人敢去戳破這一層窗戶紙。

  ...

  ...

  青藍色的天空下,僅有數千名如同野獸一般的女真鐵騎立于山谷之中,周遭數里難以見到人煙,于此地居住的漢民百姓早就淪為了女真人的刀下亡魂亦或者逃竄至東江,投奔那勞什子東江軍主帥毛文龍。

  與數千嚴陣以待的女真鐵騎有些格格不入的則是不遠處一座瞧上去有些年頭,已然破敗不堪的"堡寨",蔚然立于此地。

  說是"堡寨",實則是一座足以容納數千人的小城,乃是昔年明廷為了加強對遼東的控制力,同時防備對岸朝鮮人所修建的防御工事,被取名為鎮江堡。

  努爾哈赤起兵造反之后,便是將此地占為己有,并且埋下重兵,把守邊境,待到東江軍主帥毛文龍取得"鎮江堡大捷"之后,女真對于此地的重視則是又提上了一個檔次。

  "大兄,真的不帶上那些蒙古人嗎?"

  撇了一眼在鎮江堡中窺伺他們的"蒙古八旗",二貝勒阿敏有些不甘心的沖著身前的代善說到。

  大汗身體不適,四貝勒皇太極于國中運籌帷幄,他這位功勛卓著的二貝勒便是當仁不讓的充當起了"先鋒"的重任,追隨在代善身旁,一同興兵明廷。

  聽到自己的堂弟這般言說,正在與鑲黃旗將領交流的代善也不由得止住了話語,瞥了一眼遠處那些黑影,方才有些不屑的說道。

  這些蒙古人都是一些墻頭草,不值一提,不過是礙于他們女真鐵騎的威懾,方才并入了大金國內,濫竽充數,壯大聲勢還可以,指望他們沖鋒陷陣?

  大金已是強弩之末,此次出征也是勉強為之,國內的糧草供應女真鐵騎已是十分勉強,哪里有多余的軍糧供給他們。

  更別說,此次本就是輕車簡從,一切以快為主,而不是大兵壓境,不死不休。

  "那帶上些漢民也是好的啊,不能讓兒郎們白白慘死在明軍的炮火之下。"

  許是知曉接下來的話語可能會"動搖軍心",一向大大咧咧的阿敏也是輕輕放低了聲音,有些不解的問道。

  雖然他們為了振奮軍心,對麾下兒郎言明此次出征不會對上明廷的紅夷大炮,但根據情報,那耀州城雖然遠遠無法與金州城乃至沈陽城相比,但城頭上仍裝有少許火炮。

  到時候,若是兒郎們發現被"蒙騙"之后,難保不會嘩變,軍心不穩,對戰事不利。

  若是有漢民隨從,不僅能消耗明廷火器,探明炮點,從而減少兒郎們的損傷,也能降低兒郎們的抵觸心理。

  聽得此話,代善的臉上涌現了一抹不耐,有些沒好氣的沖著自己的堂弟說道:"荒唐,若是帶上那些漢民,不就擺明了告訴兒郎們,此次會對上明廷的火炮嗎?"

  "不然我等又不是為了攻城而去,何至于帶上這些炮灰。"

  聞聽此話,阿敏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恍然之色,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腦門,當真是有些心亂了,竟是連如此簡短的道理都沒有想明白。

  不過很快阿敏的臉上便重新露出了一抹狐疑之色,倘若不攜帶那些漢民,那為何網羅這些奴才,并將他們聚集起來?

  興許是瞧出了自己堂弟臉上的異樣,代善主動出言為其解釋:"前些天父汗病危,國內百姓人心惶惶,定然瞞不過明廷的探子。"

  "如今我等出征在即,難保那些明廷是否會抓出這個機會,突襲我大金。"

  “正面有我大金鐵騎重兵把守,又有蒙古八旗從旁助陣,應當能令得熊蠻子捉摸不透,不敢輕舉妄動。”

  "思來想去,唯一的破綻便是對岸的朝鮮人亦或者那東江軍主帥毛文龍。"

  說到最后,平日里頗為沉穩的代善已是有些咬牙切齒,眼中也是涌現了些許怒火,依著父汗和皇太極所言,他們大金安插在東江軍中的崗哨已有數月沒有消息傳回,估計已是兇多吉少了。

  雖是對毛文龍及其身后的東江軍不屑一顧,但是代善依舊不敢有半點馬虎,畢竟大金國內最為精銳的韃子即將跟隨他出征,稍遜一些的紅旗韃子則是要駐守在赫圖阿拉,保護大汗努爾哈赤的安危。

  僅憑鎮江堡的駐軍,還擋不住人數眾多的東江軍。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代善索性命人網羅漢民,并且與早些年便投入他們大金麾下的蒙古流民一同帶到了鎮江堡。

  若是那毛文龍真的率軍殺來,憑借著原本駐守在此地的韃子和那些蒙古流民,也能令毛文龍頭疼一陣了。

  代善就不信,那毛文龍敢傾巢而出,將皮島之上的東江軍全部帶來。

  更何況,且先不論那毛文龍是否有此魄力傾巢而出,數萬人一同過江,他們大金早就會有所發現,并且加以阻攔。

  到時,他們便可輕而易舉的解決一個心頭大患,不必再終日憂心后方的毛文龍。

  聽得此話,阿敏也是吧唧了一下嘴巴,心悅誠服的望著自己的兄長,此次計劃如此縝密,若是依舊"無功而返",恐怕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