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861章 清剿余孽
  第二日,淮安府城天色早已大亮,但緊閉的城門卻是遲遲未開,令得城外等著排隊進城的百姓不免有些狐疑,紛紛小聲的私語起來,莫不是城中的軍爺們睡得有些遲了,忘記了開門的時辰?

  除了這些竊竊私語的百姓之外,人群之中也有少許人顯得神色有些不太自然,死死的盯著前方緊閉的城門,胸口不住的起伏。

  他們大多都居住在城外,距離漕軍大營駐地不遠,昨夜在睡夢之間隱隱約約的聽到了些許喊殺聲,本以為是幻覺,但瞧得今日城門緊閉的樣子,便知曉昨夜耳畔聽到的喊殺聲定然不是幻覺。

  昨夜,定然有大事發生。

  又是過了約莫半個時辰,幾處城門的守城士卒就像是約好了一般,同時將城門打開,除了神情嚴峻,甲胄齊整的兵丁之外,更有少許身穿飛魚服的錦衣衛緹騎自城中而出,頗有些風聲鶴唳的感覺。

  進得城中,發現城中早已戒嚴,凡是在街道上走動的行人均被錦衣衛攔下問話,并且時不時便有破門聲響起,隨之即來的便是喊殺聲以及若隱若現的血腥味道。

  一夜未睡的鎮遠侯顧肇跡眼睛通紅,領著少許親衛在街上盤旋,每遇到可疑人物都會將其攔下核對身份,若是漕軍士卒,便當即拿下。

  昨夜他雖然輕而易舉的便是平定了王業宏鬧出來的亂子,但是卻意外的從其口中知曉,原本"嘩變"的士卒并非昨夜城外的那幾千人,還有不少人提前進了淮安府城,準備里應外合生事。

  隨著日頭升起,城中的血腥味也是愈發濃郁,不多時便有"游兵散勇"于民房之中被拖出,往城外大營而去,偶爾遇到負隅頑抗便會被顧肇跡下令,當場格殺。

  ...

  ...

  淮安府城東的一處民宅中,一名赤裸著上身的軍漢小心翼翼的盯著街道之上挨家盤問,核查身份的錦衣衛,心頭一陣發冷。

  不過是一夜的功夫,形勢為何直轉而下,瞧這些番子的架勢,只要是發現是漕軍在冊的兵丁,便會拳腳交加一頓。

  雖是不清楚昨夜究竟發生了什么,但瞧門外這些錦衣衛和官兵的架勢,軍漢便是知曉"貴人們"的計劃定然是失敗了。

  為今之計,應當是盡快脫身,不然怕是兇多吉少。

  又是觀瞧了片刻,確認那些錦衣衛正在搜查臨近的民房,一時半會不會到自己這邊來,軍漢躡手躡腳的退回到了房中,自地上尋找到了自己的衣衫。

  他叫曹大,世代生活在淮安府城,自幼喜歡好勇斗狠,待到成年之后,水到渠成的繼承了其父親漕軍兵丁的職位,成為了漕軍中的一員。

  因為會來事,又是淮安府本地人氏,曹大并不用像普通的漕軍士卒那般被"貴人們"驅使著,如同船夫一般前往各地督運。

  他每日要做的,便是陪著軍中的把總們縱情享樂,醉生夢死,日子過的好不快哉,似這等神仙般的日子足足過了十余年。

  但是這等神仙日子卻在前年的時候戛然而止,漕運總督李養正奉天子旨意,整頓漕政,肅清軍中毒瘤,將軍中那些為非作歹,喝"兵血"的把總們全部剔除了漕軍的行列之中。

  按照常理,終日跟那些軍戶廝混在一起的曹大也應當在被剔除的行列當中,但是曹大早年間卻是給漕運總兵王承勛之孫王業宏賣過一次命。

  憑借著這點微不足道的香火情,曹大沒有被剔除出漕軍的行列,還能如以前一樣吃朝廷的皇糧。

  但是過慣了好日子的曹大哪里能適應如今的生活,每日都是長吁短嘆,懷念前些年的"神仙日子"。

  大概在本月初,曹大突然在淮安府城中見到了已然"失聯"許久的上官,并且上官對他言明,王家嫡孫王業宏打算重新恢復往日漕軍的"待遇",需要他在城中接應。

  沒有經過任何猶豫,對現如今局勢萬般不滿的曹大一口應承下來,并且按照決定,于深夜太陽落山之際,離開漕軍大營,出現在了府中街道之上。

  那時曹大才是有些驚恐的發現,淮安府城中似他這般的大頭兵不在少數,大家伙就像是約定好一般,不約而同的朝著"目的地"而去,井水不犯河水。

  吧唧了一下嘴,曹大收回了自己的思緒,望著于床榻之上瑟瑟發抖的婦人,不由得獰笑一聲,在其驚恐的眼神中,伸手又是胡亂摸了一把,便是一個手刀將其砍暈。

  早些年跟在軍中把總身后享福的時候,他倒是沒少來這"土窯子"光顧,也算是床上這婦人的恩主,但是沒想到隨著漕軍改革,這娼婦竟然也是變了態度。

  嘿,居然開始跟他要錢,當真是婊子無情,戲子無義。

  又是半柱香過后,曹大將隨身攜帶的兵刃小心的藏在婦人的床下,對著房中鏡子打量了一下,確定萬無一失之后,方才深吸了一口氣,穿過院落,朝著街道而去。

  "站住,干什么的?"

  果不其然,就在曹大剛剛走出家門不久,于街道兩邊盤查的錦衣衛便是注意到了這名身材魁梧的漢子,將其攔下。

  "嘿,這名軍爺,小的是來串親戚呢,這不正要回鄉下了嗎。"

  聽得此話,那名錦衣衛狐疑的打量了曹大一眼,又是動手摸了摸,確定沒有可疑之物后便是揮了揮手,示意其自行離開。

  呼呼呼。

  轉過身的曹大如釋重負,心道多虧他將腰刀藏在了娼婦的家中,不然被這些錦衣衛搜到,恐怕當即便是一陣拳打腳踢,生死未卜。

  "慢著,往哪去啊曹大?"

  正當曹大以為僥幸躲過此劫的時候,其耳畔旁突然傳來了一道有些"熟悉"的聲音,有些僵硬的轉過頭,正好對上一名臉上帶著戲謔笑容的軍漢。

  見狀,曹大拔腿就跑,心頭一陣狂跳,他竟是忘了,或許這些初來乍到的錦衣衛不清楚他的這張臉,但這淮安府城乃至漕軍中可是有不少人認得他。

  周邊的錦衣們先是一愣,而后便是不由分說的追逐上去,四周的官兵們也是聞訊趕來,不多說便是將曹大"緝捕"。

  瞧見自己的"收獲"又豐富了一些,那為首的軍漢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滿意的笑容,沖著周邊的袍澤揮了揮手,朝著下一處民房而去。

  這淮安府城中的余孽,還真不少吶。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