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852章 巨浪將至(上)
  七月初十,陰。

  從南京出發,沿著運河一路逆流而上,不過四百余里便是到了漕運重鎮淮安府,此地坐落于淮河和京杭大運河的交點,是長江以北僅有的兩個府之一,與揚州府遙相呼應。

  因為其獨特的地理位置,淮安府也成為了漕運樞紐,漕糧儲運中心,時人稱其為"因運而興、因運而盛",與揚州府,杭州府,蘇州府并稱為運河沿線的四大都市。

  自景泰二年開始設立漕運總督職位起,將近兩百余年的時間里,漕運總督的駐地一直在淮安府,管理鳳陽府、淮安府、揚州府、廬州府和徐州、和州和滁州3州,另有漕運總兵聽從調遣。

  漕運總督不僅掌管著大明的漕運命脈,更是管理著大明的龍興之地"鳳陽",堪稱為"天下第一總督",乃是不折不扣的大明重臣。

  ...

  今日清晨時分,淮安府上方突然飄過了一團烏云,而后便是瓢潑大雨傾盆而下,持續了約莫一個時辰之后,方才逐漸減小,但依然有淅淅瀝瀝的小雨。

  雖是天氣有些不佳,但身著紅袍的漕運總督李養正卻是不敢有半點松懈,領著身后的百余名心腹便是出了漕運總督衙門,徑自朝著城外的漕軍駐地而去。

  在過去的幾年中,憑借著天子的支持,他大刀闊斧的對積弊百年的漕運進行改革,令得茍延殘喘的漕政煥發了新的生機。

  出乎所有人的預料,李養正的改革沒有遇到任何阻攔,竟是連半點"亂子"也沒有出現,一切都水到渠成的完成,稅課司也是成功的設立。

  但越是如此,李養正越是不安,這看似風平浪靜的背后實則隱藏著諸多殺機,那些既得利益者如何甘心將手中的利益讓出。

  遠的不說,那蘇州織造太監李實不過是一介閹人,天子家奴也,尚且不甘心束手就縛,逼得應天巡撫李起元調兵鎮壓,那些于漕運中傳承了一百余年的軍戶,把總們如何甘心認輸?

  與那些無兵無權的藩王相比,這些心懷不軌的把總們才是真的危險。

  正是基于這種不安,白發蒼蒼的李養正方才不辭辛苦,一邊著手處理公務,一邊抽出時間視察漕軍,力求盡快消除那些軍戶在漕軍中的影響。

  如若是往常時候,遇到這種雨雪天氣,已然上了年紀,身子骨有些不佳的李養正可能就會有些退縮,轉而讓漕運總兵自行"慰問"漕軍,但今日卻是一反常態,不過眾人的勸阻,親自領著隨從踩著有些濕潤的青石磚,沖著漕軍駐地而去。

  "咳咳。"

  或許是因為下了雨的緣故,李養正不自覺的便是輕咳了一聲,令得身后的老管家不由得面色一苦。

  "老爺,咱們回去吧,暫時歇一天也不礙事的。"

  聽得此話,落后漕運總督李養正半個身位的武將也是抱拳說道:"李大人,便讓本侯自行前往就是了。"

  這名武將瞧上去年歲不大,但身上的甲胄卻是煊赫異常,其身后的親隨也是個個膀大腰圓,一看便是沙場老卒。

  "侯爺的好意,本官心領了,但今日不同往日,本官實在是放心不下。"

  李養正先是沖著自己的老管家擺了擺手,示意自己無事,方才整理了一下衣衫,有些認真的沖著面前的武勛說道,眼中滿是贊賞與欣慰。

  面前的這名年輕人名叫顧肇跡,其始祖乃是太祖親兵,鎮守貴州二十余年的顧成,因功被封為鎮遠侯。

  自嘉靖年間開始,鎮遠侯府移駐淮安府,與漕運總督共管漕政,自顧成開始,傳承到顧肇跡這里,已經是第九代。

  李養正之所以可以大刀闊斧的整頓漕政除了得益于天子的鼎力支持,另一方面與鎮遠侯府的支持也脫不開干系。

  自從知曉天子授意自己改革漕政之后,這名才剛剛襲爵不久的鎮遠侯便是展現出了與年齡不相符的魄力。

  為了避嫌,鎮遠侯顧肇跡主動清理了漕軍中與他鎮遠侯府有所牽連的舊部,并且對于一些負隅頑抗之輩加以鎮壓。

  也正是因為有鎮遠侯府從中調和,李養正的漕政才得以順利進行,而沒有生出亂子,為此他已是不止一次的上書天子,為顧肇跡請功。

  聽到面前的老臣這般言說,鎮遠侯顧肇跡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些許不自然,有心想說李養正是不是過于杞人憂天,但一想到昨日收到的消息又是不由得保持了沉默。

  作為鎮守淮安府的勛貴,鎮遠侯府在漕軍中根基深厚,掌握的消息與動向也是遠比常人多。

  早在李養正收到湖廣巡撫孫鼎相以及應天巡撫李起元的信件之前,顧肇跡便是察覺到了一絲端倪。

  根據情報,原本風平浪靜的漕軍在近些天突然出現了些許"異動",軍中也是出現了些許謠言,動搖軍心。

  更有不少已然被裁減,發放路費回家的軍戶,把總再度重新在淮安府城之中,并且不加掩飾的"召集舊部",虎視眈眈。

  無獨有偶,還未等到鎮遠侯顧肇跡采取措施,身旁的漕運總督便是收到了來自武昌府和蘇州府的預警,要求李養正約束漕軍,以防不測。

  一時間,看似風平浪靜的漕軍仿佛成為了眾矢之的。

  "走吧,走吧。"

  "早點去,早點回。"

  又是輕咳了一聲,漕運總督李養正緊了緊身上的官袍,再度朝著前方而去,身后的老管家連忙打著雨傘跟在身后。

  見狀,鎮遠侯顧肇跡也是連忙沖著后方的親隨揮了揮手,示意跟在李養正的時候,現如今漕軍人心惶惶,城中又有老卒虎視眈眈,誰也不知曉這些人是否會鋌而走險,行刺李養正亦或者做出什么其余的事情。

  比起李養正身旁那些瘦弱困苦的軍丁,鎮遠侯府的這些"家丁們"無疑更具備威懾力,顧肇跡也更放心些。

  "快,跟上侯爺。"

  見到顧肇跡邁步,身后的"家丁們"也是紛紛跟上,神色警惕的盯著四周,護持著身后的鎮遠侯以及漕運總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