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843章 宗人鬧事(下)
  "王兄,今日之舉是不是有些冒險了?"

  楚王府內,一身華服的宣化王朱華壁抓耳撓腮,不時的望向空空如也的殿外,像是在等待什么消息一般。

  "呱噪,沉住氣,靜待便是了。"

  上首的楚王朱華奎聞言微微睜開了緊閉的雙眼,有些不滿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但其本人胸口也是微微起伏,顯然也沒有那般鎮定。

  "王兄,我們完全可以讓東林黨人沖在前方,為何要跳出來,當這出頭之鳥?"

  許是覺得來回折騰有些累了,宣化王朱華壁自顧自的坐在了下首,拿起桌案上的瓜果便啃食起來。

  反正從小以來,無論發生什么事,都是他哥楚王朱華奎拿主意,他不過就是個"添頭",沒有什么話語權。

  只是這一次事關重大,他才有些不同的意見。

  "糊涂,那些東林黨人縱然在讀書人心中享有卓越的地位,但在朝野之上卻是失去了根基,天子完全可以對他們置之不理。"

  "唯有我等宗室遙相呼應,這些東林黨人才好為我們搖旗吶喊,擴大聲勢,進而引起天子的重視。"

  聞言,朱華奎有些失望的瞥了一眼正在大快朵頤的弟弟,粗略的解釋了一下如此而為的目的所在。

  當然,還有一個更深層次的原因,朱華奎沒有對自己的弟弟名言。

  他總感覺,天子可能已經注意到了他,若是再不當機立斷采取措施的話,恐怕還未等他有所反應,便是會被天子拿下。

  與其坐以待斃,倒不如搏上一搏。

  "王爺,王爺,成了。"

  正當朱華奎再度閉上雙眼,準備小憩的時候,便聽到院落之中傳來了一道有些欣喜的聲音,正是自己的心腹太監。

  或許是心情激動,白發蒼蒼的老太監只是草草沖著身旁的宣化王朱華壁行了一禮,便是一臉興奮的沖著朱華奎說道:"王爺,宗室們已然堵在巡撫衙門之外,沖著孫鼎相討餉。"

  "無論今日那孫鼎相如何收場,今日這場禍事都將會傳到京師,為天子所知。"

  "屆時,各地的宗室們也有可能效仿我等,大勢所趨之下,天子定然要收回成令,暫緩宗室限祿法的推行。"

  "到時候就連王爺您的王位,也能一并恢復。"

  那名老太監雖然已是白發蒼蒼,瞧上去比朱華奎的年紀還要大,但是口齒卻是十分清晰,簡明扼要的將發生在巡撫衙門之外的事情告知給了楚王朱華奎。

  "好,做的好。"

  聞言,朱華奎便是不由自主的握緊了拳頭,有些褶皺的臉上也是涌現了一抹猙獰,開弓沒有回頭箭,他倒是要瞧瞧這孫鼎相該如何收場。

  為了防止孫鼎相以勢壓人,他特意沒有讓人"濫竽充數",聚集在巡撫衙門的那幾千人,有一個算一個,都是在宗室玉碟上留有姓名的宗室,是絕對經得起推敲的。

  只不過,其中絕大多數并不像表現出來的那么落魄,畢竟只要在宗室玉牒上留有姓名,便具備了領取俸祿的資格。

  雖然自嘉靖年間開始,這低階宗室們的俸祿就已經無法足額發放了,但也能夠維系一家三口的開支,絕不至于淪落到衣衫襤褸的地步。

  這一切,都是楚王朱華奎有意而為之。

  "王兄,下一步咱們該怎么做?"

  一旁的宣化王朱華壁也停止了手中的動作,一臉殷切的看向自己的王兄,他雖然才智不如朱華壁,但也清楚此事估計已經成了大半。

  接下來,便是盡快讓武昌府的"鬧劇"盡快為天下所熟知,鬧得越厲害越好,傳的越夸張越好。

  "下一步?"

  "咱們已經完成了咱們該做的,下一步怎么做就就是那些東林黨應該考慮的事了,與我們何干?"

  出乎朱華壁的預料,楚王朱華奎并未就下一步如何行動給出明確指示,反而是將他們兄弟二人的"命運"交到了東林黨人的手上。

  聞言,朱華壁不由得張了張嘴,好似是有些不解,不過出于多年以來,對于自己兄長的畏懼以及盲目的信心,朱華壁只是猶豫了一下就閉上了嘴巴,并未生事。

  一旁的楚王朱華奎自然是注意到了自己弟弟的異樣,不過他也只是微微一笑,沒有出言解釋。

  掄起打嘴炮的功夫,這大明朝誰能比得過那些東林黨人?誰能有他們專業?

  東林黨人在南直隸乃至整個大明朝都是享有莫大的聲譽,此事交由東林黨人來處置即可,不需要他再推波助瀾了。

  一念至此,楚王朱華奎又是不由自主的看向巡撫衙門的方向,心頭有了一絲期待,也不知那湖廣巡撫孫鼎相究竟會如何處理今日的亂局?

  是否會迫于無奈,滿足那些宗人們討餉的要求。

  若是如此,那可就是意外之喜了,平白為朱華奎省去了一筆不少的錢糧,畢竟那數千人中還是有不少真的貧瘠,落魄的宗室。

  至于這些低階宗室的俸祿們去了哪里,毋庸置疑,自然是落入了他朱華奎的手中。

  "王爺,王爺,出事了!"

  還未等到朱華奎沉吟太久,院落之外便是再度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入耳中的聲音也是讓在場的所有人面色一變。

  "放肆,不懂規矩的東西,掌嘴!"

  一旁肅立的老太監一瞧朱華奎的神色便心道不好,趕在朱華奎出聲之前,呵斥那名有些莽撞的小太監。

  這是他最寵愛的"干孫子",平日里行事也算恭謹,怎的今日如此莽撞。

  那名小太監聞言先是一愣,隨后便是意識到發生了什么,隨后不經任何猶豫,便是用力的扇起了自己的耳光,不大的功夫便是紅腫了起來。

  "行了,什么事?"

  見到這名小太監如此"懂事",楚王朱華奎也是忘記了剛才的不愉快,有些懶洋洋的問道,懶得與這小太監一般見識。

  "王爺,南京那邊來人了!"

  聽到朱華奎的話語后,小太監如蒙大赦一般,連忙膝行了兩步,聲音急促的說道。

  "本王當何事,東林那邊來人了?"

  聽得此話,朱華奎便是啞然一笑,準備起身朝著外間走去,這小太監也是真有意思,這算哪門子事。

  "王爺,是南京守備太監魏忠賢!"

  一句作罷,讓已然起身的朱華奎不由得愣在了原地,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

  "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