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829章 各方心思(中)
  山西太原,晉王府。

  作為中國古代王爵最為尊貴的兩個封號之一,諸如西晉的司馬炎,東晉的司馬睿,隋朝的楊廣,宋朝的趙光義等人都曾受封過晉王。

  待到太祖朱元璋于南京建國稱帝之后,也是毫不吝嗇的將秦晉二王的封號分別賜予自己的嫡次子以及第三子。

  次子朱樉受封為秦王,就藩陜西西安府,三子朱棡受封為晉王,就藩山西太原府。

  與西安的秦王府,北京的燕王府,大同的代王府這些大多是在前朝遺址上修補改建不同,太原的晉王府乃是拔地而起的一座全新宮殿。

  洪武二十三年,"李善長"一案爆發,淮西勛貴被大肆株連,軍中空出來的軍權也逐漸被太祖朱元璋移交到諸子的手中,令他們坐鎮"九邊"。

  為了解決掉"北元"殘余勢力對于邊境的威脅,太祖授意戍邊親王們開始北伐,其中尤以晉王朱棡軍功最盛。

  雖然成祖朱棣"靖難"成功之后,曾數次北伐,并且先后取得了數次大捷,但依舊無法掩飾,在洪武年間,大軍北征一直是以晉王朱棡為帥的事實。

  也正是因為"晉王"身份尊貴,故而在成祖朱棣靖難成功之后,對于太原府的"晉王"一系多有提防,晉王府在經歷過明朝的輝煌過后也逐漸走下了歷史的舞臺...

  ...

  ...

  晉王府的后花園內,一名白發蒼蒼的老太監小心翼翼的捧著一封邸報,沖著百無聊賴的晉王朱求桂說道:"王爺,朝廷有旨意到了。"

  聞言,一身親王袍服的晉王先是一愣,而后輕輕的放下手中的魚竿,方才一臉不可思議的看向身旁的老太監:"給孤的?"

  他雖襲爵晉王已有十余年的時間,但與朝廷打過的交道卻是屈指可數,上一次還要追溯到當今天子徹查"晉商通敵"一案的時候,除此之外,便是再無交集。

  故而當這名老太監沖著朱求桂言說朝廷來了旨意的時候,晉王朱求桂一臉的不可思議,恍惚間甚至覺得自己出現了幻覺。

  似他們這等宗室親王,生來便是衣食無憂,身份貴重異常,唯一所求的便是與天子"拉近"關系。

  但或許是因為成祖朱棣對于"晉王"一系的忌憚,晉藩一直不被歷代天子所倚重,近乎于透明一般。

  若是尋常年間,對比倒也不是太過于明顯,畢竟朝廷也不愿地方宗室過于"活躍",宗室們即便"表現"再好,也只能博得一介好名聲而已,再無其他實質性的獎勵。

  但是當今天子卻是有所不同,繼位不久便是展現出了不符合年齡的成熟與手段,迅速的掌握了京營兵權,并且大膽對宗室進行改革。

  遠的不提,就比如與他同在山西的代王,此前也不過是與他晉王朱求桂一樣,再平常不過的閑散"宗室",但是卻因為"晉商通敵"一案,機緣巧合之下,被天子所倚重。

  代王府非但被天子授意負責"馬市"一事,代世子與老代王更是擁有了"自由行走"的權利,這對于失去了自由的藩王來說,無疑是天大的恩賜。

  為此,晉王朱求桂可是沒少在深夜里輾轉反側,恨自己昔日沒有抓住機會,若是在"晉商通敵"一案上表現的再"熱情"一些,興許今日代王府所擁有的一切特權就是歸他晉王府所有。

  如今聽到朝廷有旨意到,晉王朱求桂自是一臉的不可置信,聲音中甚至還夾帶了一絲顫抖。

  難不成天子有事情要吩咐給他晉王府,他晉王府一脈的春天要來了?

  "王爺,您還是先瞧瞧吧..."

  見到朱求桂如此反應,一旁的老太監卻是苦澀一笑,不像朱求桂表現出來的這般激動,反而是有些意味深長的搖了搖頭。

  心神狂震的朱求桂自是沒有注意到自己心腹大伴的異樣,連忙一把接過遞過來的邸報,迫不及待的開始翻閱起來。

  不過正如老太監心中所想,不過是幾個呼吸間的功夫,晉王朱求桂臉上的狂喜之色便是迅速隱去,轉而帶上了一抹凝重以及不滿。

  "朝廷這是要我宗室自生自滅?"

  待到將手中的邸報斟字酌句的看完一遍之后,晉王朱求桂苦澀一笑,有些自嘲的說道,臉色也是趨于平靜。

  還以為天子是有什么事情要交給他們晉王府去做,卻沒想到等來的竟是這樣一則消息,雖然這"宗室限祿法"對于他朱求桂本人來說沒有什么影響,但是對晉藩內部的其余宗室們卻是猶如晴天霹靂一般,定然難以接受。

  尤其是他們晉藩內部情況比較特殊,曾出過一位憑借著一己之力,逼迫朝廷修改宗藩條例的"狠人"。

  截止到萬歷四十八年,他們晉藩內部共有十二名郡王,人數遠遜于河南開封周藩的五十六名郡王,但是似奉國將軍,鎮國將軍這等低階宗室人數卻是相差不多。

  造成如此懸殊的結果,皆是因為第三代慶成王朱鐘鎰,這位郡王爺在位三十九年,享年六十三歲,一共誕下了四十四個兒子,以及至少五十個女兒。

  因為數量過于夸張,迅速得到了當時弘治皇帝的重視,并且先后數次派遣巡按御史以及宗人府前往太原府,核實情況,免得出現"收養異姓,冒充宗室"這一情況。

  但是經過調查之后,朝廷卻是有些驚駭的發現,這些人居然全部都是慶成王朱鐘鎰的親生子嗣。

  迫于無奈,朝廷迅速的修改了宗藩條例,規定郡王除了正妃之外只能,擁有三名侍妾,只有這四人誕下的子嗣享有繼承權,除此之外皆是"私生子",不具備繼承爵位以及享有朝廷供養的權利。

  可以說,這"宗室限祿法"一出,影響最大的就是他們晉藩一脈,尤其是"慶成郡王"這一系。

  "王爺,這是朝廷律法,您也無權干涉,若是有人不滿或因此生事,大可將其交由太原布政司亦或者宗人府處理,與您何干。"

  "正好,也免得讓些人給我晉王府抹黑。"

  一旁的老太監倒是猜出了晉王朱求桂心中所想,不由得小心翼翼的勸道,他們晉藩內部郡王不多,但閑散宗室卻著實不少,時常在地方上鬧出糾紛,最后都得是他們晉王府出面給這些人擦屁股。

  聽得此話,晉王朱求桂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猶豫之色,他終究是晉藩一脈的"族長",如此行事是不是有些過于"冷血"?

  "王爺,西安那邊的秦王府可早就這么做了,也沒見鬧出什么亂子,反而秦王府越來越得天子重視。"

  老太監有些陰冷的聲音恰到好處的在晉王朱求桂的耳邊響起,也令這位襲爵了十余年的親王徹底定下了決心。

  "給孤傳慶成郡王。"

  徹底下定決心的晉王朱求桂的眼神堅定,誰也無法阻止他擁有"自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