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768章 折戟沉沙(上)
  蒼山如海,殘陽如血,晚春的日頭,已然逐漸西沉。

  大同城外,十數名蒙古貴族簇擁著一身甲胄的代善,神色冷峻的盯著前方猶如人間煉獄一般的戰場,身后乃是數萬嚴陣以待的蒙古韃子。

  半個時辰前,遠處那支不知天高地厚的官兵終于解決了城下所有的蒙古韃子,與碩托領銜的女真勇士廝殺在了一起。

  彼時,代善以及一眾蒙古貝勒的臉上都是洋溢著燦爛的笑容,認為大同城破只在旦夕之間,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已是沒有人再高聲談笑,只是冷冷的注視著前方的一切。

  整整半個時辰的功夫,被他們寄予厚望的女真韃子非但沒有輕易結局掉城下的官兵,反而像是陷入了一場苦戰,縱然有碩托親自壓陣,也卻遲遲沒有沖破官兵的心理防線。

  越過密密麻麻的人群,還能隱約的看到一名身穿文山甲的明軍主帥在身旁親兵的保護下,大殺四方,如入無人之境。

  "汗王,其余三處城門如何?"

  見到場中僵持不下,代善破天荒的感覺到一絲不安,微微側過了身子,沖著身旁的科爾沁首領奧巴汗說道。

  早在這支明廷騎兵突然殺出的時候,奧巴與炒花等人便是再度派遣重兵圍城,一方面是為了繼續給明軍施加壓力,一方面則是為了斷絕這支騎兵的后路。

  但此時看來,恐怕有些弄巧成拙,這支官兵此時頗有些"破釜沉舟"的意味,一個個悍勇無比,令人瞠目結舌。

  "不容樂觀,其余三處城門也有明軍嚴陣以待,城頭上的紅夷大炮以及火銃令得大軍不敢輕舉妄動.."

  聽到代善的問詢后,奧巴也是輕輕吐出了一口氣,有些悵然若失的說道。

  真不知這大同城中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這么多官兵,有騎兵出城野戰也就罷了,居然還有多余的兵力支援其余三處城門。

  難不成明廷是在"示敵以弱",刻意營造出了眼下的局面,故意露出一絲破綻,令得他們大舉攻城?

  可是這也有些說不通,剛剛的大同城分明是已然搖搖欲墜,麾下的蒙古勇士甚至已然攀登上了大同城頭,儼然一副即將破城的樣子。

  "嗯.."對于奧巴的回答,代善早有預料,微微點了點頭,心頭不免愈加沉重。

  是他小瞧了城中的守將,也小瞧了這大同城外的官兵,原本以為這些官兵不過是仗著盔甲齊整的優勢,方才能夠與蒙古人的廝殺中占據上風。

  但卻沒有料到,即便是他們大金國內身經百戰的鑲紅旗韃子對上這支不知所謂的官兵,也有些吃力。

  代善瞧得清楚,雖然官兵的損傷比他們女真勇士要多上一些,但大體還保持著"五五開"的局面。

  不過是半個時辰的功夫,麾下女真勇士的傷亡便已然超過了足足兩成,而且這是在沒有明廷火器的影響之下,造成的損傷。

  一時間,代善心頭都有些恍惚,他甚至不清楚,自大金立國之日起,自己麾下的鑲紅旗勇士是否遭受過如此重大的損傷。

  "汗王,盟主,不若撤軍吧.."

  又是觀瞧了片刻,代善抿了抿嘴唇,用這短時間以來,含有的語氣與身旁的兩位蒙古貴族商量著。

  他深知,他麾下的鑲紅旗勇士乃是跟著他發財來的,而不是為了不計損傷,攻克一座與他們大金并不接壤的明廷城池。

  現如今他已然得到消息,努爾哈赤在沈陽城下并未遭受太大的損失,他自然是用不著拼命,免得將麾下的女真勇士全都交代在這大同城下。

  他女真勇士的命,可不是用來與官兵一換一的。

  "這.."

  聽到代善的言語后,身旁的奧巴與炒花一時語塞,下意識的對視了一眼,不由得面面相覷。

  遠處的戰場雖說有些焦灼,但大體上還是女真勇士占據上風,若是鐵了心,不計損傷的話,最終笑到最后的還是女真人。

  但聽代善這意思,明顯是不想將麾下的兵力全都交代在此,可今天若是不能一舉拿下大同城,那他們這些天豈不是白白損失了無數兒郎,而沒有半點所得。

  "汗王,盟主,這眼看著就要天黑了,對我大軍作戰不利。"

  "眼下明軍士氣正旺,倒不如暫且退避三舍,來日再戰。"

  一瞧奧巴和炒花二人的臉色,代善便是猜到了二人心中所想,連忙手指已然逐漸西沉的日頭,有些急促的說道。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現在大同城中情況不明,誰也不知曉城中是否還藏有騎兵,若是趁著夜色,再有騎兵順勢殺出,那不管是對于他麾下的女真鐵騎亦或者蒙古騎兵來說都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不知不覺間,代善再度回憶起了在遼東的時候,被熊蠻子"支配"的恐懼,他猛然發現,即便是他率兵殺入關內,好像依舊拿明軍沒有半點辦法。

  "鳴金收兵吧。"

  沉默良久,奧巴和炒花微微抬起頭,有些苦澀的朝著身后的親兵說道。

  "汗王?"

  "盟主!"

  周遭的蒙古韃子聞言便是一陣嘩然,場中的女真韃子和官兵尚未分出個勝負,怎地突然就要退兵了?

  難不成,不要眼前這座搖搖欲墜的大同城了?

  聽到炒花和奧巴下定決心,一直揪著心的代善倒是微微松了口氣,板著臉朝著四周驚疑不定的蒙古韃子喊道:"爾等沒聽到命令嗎?"

  這蒙古聯軍本就以代善隱隱為首,現如今見到奧巴和炒花二人皆是沉默不語,周遭的蒙古韃子縱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俯首聽令。

  畢竟,現如今在場中廝殺的乃是代善麾下的女真韃子,他們這些部落倒是沒有受到太多的損傷。

  雖然沖在前方的蒙古韃子盡皆慘死在官兵的手中,但平均分配到眾多的部落之中,倒也并非不能接受。

  損傷最大的還是奧巴的科爾沁部以及炒花的內喀爾喀聯盟,見到這二人都接受了鳴金收兵的事實,其余的蒙古貴族自然是沒有多余的異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