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701章 知府張輦
  府谷縣往東走五十里,便是延安府的府城,與安靜祥和的府谷縣不同,此地卻是一片狼藉,路邊甚至偶爾還會見到無人收斂的尸首,散發著腐臭的味道。

  因為臨近西安府的緣故,延安府平日里也算熱鬧,但是近些年接連不斷的天災卻是令得原本人歡馬叫的延安府成為了一片荒蕪之地。

  尤其是前不久的那場凜冬,更是令得延安府的百姓死傷慘重,但凡有余力的百姓,都是拖家帶口的逃亡別處,唯有一些上了年紀的人,方才蜷縮在府城腳下,靠著每日發放的一點稀粥賴以為生。

  因為遭了災的緣故,府城街上也是人影稀疏,偶爾才能見到一個人影,卻也是行色匆匆,城中茶樓酒肆的伙計們也是坐在門口,有氣無力的招攬著根本不會存在的客人,一雙暗淡無神的眸子不由自主的望向城中的知府衙門,那里應當是城中唯一還有"人氣"的地方了。

  雖然今日不是開堂斷案的日子,也知曉不會有人來鳴鼓伸冤,但衙門中的差役還是一個不少的值守著,靠在門口,輕聲談笑著。

  與那些拖家帶口逃亡別處的同鄉相比,他們這些人無疑是幸運的,起碼在最困難的時節,憑借著身上的這一層"皮",他們還能領到些許粟米,勒緊褲腰帶,倒是也夠生存下去。

  進到衙門后宅,一名面容有些陰狠的中年人規規矩矩的立在堂下,眼神敬畏的望向案牘之后的青袍官員。

  "平谷縣的那個王嘉胤最近有些不太老實?"

  沉默了半晌,延安知府張輦緩緩抬起了頭,有些疲憊的說道,不過是四十出頭的年紀,但發須卻是出現了一縷斑白。

  "回老爺,據下面的人說,王嘉胤這兩日在村中大擺宴席,聞訊去投奔他的人,不在少數。"

  張輦的聲音雖然輕,但卻令得面容陰狠的中年人心里一驚,聲音愈發恭敬。

  作為面前官員的得力助手,他深知面前這名其貌不揚的知府大人手段究竟有多么"陰狠",容不得他有半點不敬。

  約莫從去年大旱開始,延安府陸續出現流民的時候,案牘之后的延安知府張輦便是大膽的提出了一個想法,他希望"禍水東引"。

  僅憑延安府一地之力,定然是難以養活日漸增多的流民,而張輦也不想因為辦事不利而被朝廷撤職查辦,故而他想到了"禍水東引"。

  將延安府的流民陸續向周邊其余府縣引導,轉而緩解延安府的壓力,對于留在延安府內的流民們則是選擇性"救濟"。

  對于聚集在延安府外的婦幼老弱,張輦選擇救濟;對于身強力壯,更容易鬧出亂子的青壯們則是選擇置之不理。

  因為家屬得到救濟的緣故,大多數青壯們雖然心中不甘,但卻也只能無奈的接受了現實,這也是延安府雖然流民眾多,但卻遲遲沒有鬧出亂子來的根本原因。

  他私底下甚至懷疑,自家知府如此行為是不是得到了陜西巡撫孫傳庭的默許,不然何至于如此"喪心病狂"?

  聞聽此話,青袍官員的臉上涌現出一抹慍色,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記得派人看緊他,免得生出亂子來。"

  原本一切都在張輦的計劃當中,但卻沒想到偏偏在府谷縣出了岔子,那王嘉胤不知怎么想的,居然自掏腰包,開倉放糧,幾乎令得整個府谷縣都沒有遭到太大損失。

  最令張輦有些心悸的便是,因為此事的緣故,王嘉胤在府谷縣的威望已然達到頂點,即便是凜冬已過,仍有不少人就在王嘉胤的村落之中扎根下來。

  這些人全加起來,約莫也有近千之數,不知不覺間,這王嘉胤竟然也擁有了號召千余人的能力。

  "老爺放心,那王嘉胤若有異動,即刻便將其鎮壓,絕不會生出亂子來。"

  聽到張輦的聲音有些寒冷,那名中年人連忙躬身應是,只是其內心卻是苦笑一聲,微不可查的搖了搖頭。

  這偌大的延安府,心懷不軌的何止府谷縣的王嘉胤一人?只是此人太過于跳脫,方才進了知府老爺的法眼。

  "別忘了給巡撫大人去信,我延安府的存糧已是不多了。"

  見到面前的中年人答應了下來,張輦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滿意之色,轉而將話題帶到了另一個方向。

  與其指望著朝廷的"救濟",倒不如想想辦法,該如何從巡撫大人的軍糧之中擠出一些,勻給他們延安府。

  按照此前的經驗,朝廷通常不會在第一時間下發“救濟糧”,都是要由地方巡撫以及巡按御史三番兩次的請求之后,方才會酌情免除些許賦稅,其余的便需要地方官府自行解決了。

  比如天啟二年,固原地龍翻身那次,不也是陜西巡撫孫傳庭以及三邊總督入住固原之后,強行接管了固原,方才穩住了固原城中的糧價。

  "是,大人。"

  見到張輦好似沒有多余的事情要吩咐了,中年人方才再度躬身行禮,躡手躡腳的退了出去。

  知府大人雖然手無縛雞之力,但其心腸卻是比他這個領兵多年的指揮使還要狠。

  見到指揮使艾慕離去,延安府知府張輦無力的靠在寬大的太師椅之上,有些失神的望著西安城的方向,喃喃自語:"督撫,下官已是盡力了。"

  早在延安府流民初現端倪的時候,他便將其中巨細稟報給了陜西巡撫孫傳庭,希翼能夠得到朝廷的重視。

  但很可惜,并未得到當時一心撲在操練"秦軍"的孫傳庭的重視。

  待到入冬之后,延安府的流民便是如同雨后春筍一般,層出不窮,迫于無奈,他選擇了"禍水東引",希望周邊的府縣能夠分擔延安府的壓力。

  但是他卻沒有料到,這場來勢洶洶的凜冬竟是有如此大的威力,令得周邊的府縣都是自顧不暇,無力伸出援手。

  也正是從那時候起,張輦隱隱約約覺得,一場動亂好似就要上演了,故而他方才下令有選擇的"救濟"災民,盡最大可能將動亂扼殺在搖籃當中。

  "來人,將王嘉胤給本官拿了。"

  猶豫了片刻,終究是心中的不安戰勝了自己的理智,張輦轉頭朝著外間吩咐了一聲,準備將現如今最明顯的一根刺拔除。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