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653章 金州血戰(上)
  日頭升起,刺眼的耀陽掛于空中,照亮了廣袤的遼南大地的同時,也帶來了一絲暖意,除了金州城。

  經歷了幾個時辰廝殺的金州城,已是一片寒冷死寂。

  城頭之下堆積的夯土與碎石越來越多,盡皆被鮮血沁透,空氣中的血腥味濃郁的直令人作嘔。

  些許幸存的明軍皆是無力的靠坐在城垛之中,大口的喘著粗氣,愜意的享受著呼吸的愉悅,女真人終于暫時退兵了。

  與一片安靜死寂的城頭不同,金州城內卻是混亂異常,不時便有幾聲凄厲的哀嚎傳來,估摸著是城中百姓接到了家中兒郎陣亡的消息。

  城頭之上的大旗之下,渾身上下被鮮血浸透的登萊總兵周遇吉目光凜冽的望著城下"嚴陣以待"的建奴軍陣,心頭升起一股無力之感。

  在過去的幾個時辰里,女真人曾數次登上城頭,并且占據主動,幸而被前仆后繼的明軍用性命硬生生的擋了回去,方才勉強保住城池不失。

  只是明軍卻是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死傷無數。

  反觀女真那邊,非但死傷遠沒有明軍那般嚴重,而且居然還能游刃有余的分出兵力,前往金州衛附近攻掠村寨,搜羅漢人百姓。

  現如今女真軍陣之中已是突然多出了百余名衣著襤褸,神色驚恐的無辜百姓,也正是因為這些漢民的到來方才令得女真人于不久前鳴金收兵,從而給了城頭之上的這些明軍們一絲喘息之機。

  不然以女真人剛剛那近乎令人窒息的攻勢來看,怕是用不了多久,便是徹底拿下金州城頭,繼而奠定勝局。

  "督撫,這些韃子又要故技重施了。"

  深吸了一口氣,周遇吉突然轉過了頭,沖著同樣靠在城垛之上大口喘氣的袁可立說道,目光中露出一絲不忍。

  按照女真人的慣例,恐怕一會就要驅趕這些百姓充當前軍,進而消耗城中已然顯得有些"捉襟見肘"的火炮與箭矢,并且被女真人用以充當人梯。

  "大不了一死而已。"

  聽聞周遇吉的驚呼,同樣衣衫有些凌亂,臉上有著斑斑血漬的袁可立卻是淡淡一笑,頗為平靜的說道,甚至沒有站起身朝遠處張望。

  他雖然是一介文臣,卻也有著武人般的悍勇。

  聽得此話,周遇吉也是咧嘴一笑,早在投軍的第一天起,他便是知道早晚有這么一天。

  身為軍人,馬革裹尸乃是最高的榮耀,更何況還能與提攜自己的"恩主"一同戰死,不算虧了。

  "兒郎們,我大明萬勝!"

  瞧了一眼城外殺氣騰騰的女真軍陣,周遇吉突然沖著一片死寂的城頭上發出了一聲厲呵,希翼能夠借此喚起士卒們的士氣。

  "大明萬勝.."

  沉默了好半晌,寂靜的城頭上方才響起了零零散散的附和聲,顯得格外寒酸,甚至這幾聲零零散散的附和聲都是由周遇吉身后的親兵發出。

  更多的士卒們皆是無力的靠在城垛之上,微瞇著雙眼,不發一言,臉上寫滿了絕望。

  看不見希望的感覺,最是讓人絕望。

  ...

  ...

  金州城外一里,建奴軍陣前列胡亂站著百余名衣著襤褸的漢民百姓,于凜冽的寒風中瑟瑟發抖。

  他們身后便是密密麻麻的女真韃子,皆是臉上閃爍著獰笑,打量著前方已然有些搖搖欲墜的城池。

  代善和阿敏各自騎著一匹高頭大馬,并肩而立,神色兇狠,不發一言。

  這座于寒風中瑟瑟發抖的城池雖然已經殘破不堪,但卻始終屹立不倒,令他們二人心情有些沉重。

  難道他們大金已然淪落到連明軍的一座小城都攻陷不下的地步了嗎?

  "大兄,有這些漢民充當炮灰,應當能夠一舉建功了。"

  許是差距身旁的代善心情有些不佳,阿敏也是不由自主的放低了聲音,頗有些小心翼翼的味道。

  只不過代善卻是對此充耳不聞,只是目光陰冷的打量著前方的城池,不發一言。

  此次征討遼南,乃是四貝勒皇太極與父汗努爾哈赤共同定下的計謀,國中對此皆是信心十足,但若是他戰事不利,未能取得想象中的戰果,自己非但會得到努爾哈赤的懲戒,更是會動搖自己于國中的地位。

  直至此時,代善方才是有些后知后覺的意識到,努爾哈赤交付到自己手上的其實是一件不折不扣的"苦差事"。

  倘若是戰事順利,成功攻破金州城,也是四貝勒皇太極獻計有功,他代善不過是順手而為。

  倘若戰事不利,則全部是他的原因。畢竟此次隨他出兵的乃是國內最為悍勇的正黃旗士卒,之前從未有過敗績。

  "告訴兒郎們,今日務必攻下金州城。"

  突然,代善有些陰冷的聲音在阿敏的耳邊響起,竟是令阿敏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大兄放心。"

  沖著代善鄭重的點了點頭,阿敏拍馬離去。

  遼東有著熊蠻子的十數萬大軍從旁虎視眈眈,他大金奈何不了。那這遼南便成為了重中之重。

  難不成一個小小的金州城都能擋下他大金國內最為驍勇善戰的正黃旗勇士的攻勢了嗎?

  今日,這金州城必破。

  猛地,代善抽出了腰間的長刀,本就陰沉的臉上泛起了一抹狠辣,有些殘忍的望著陣前的百余名炮灰,高聲喝道:"今日便是破城之時,破城之后,三日不封刀,軍功翻倍。"

  "殺!"

  "殺!"

  "大貝勒萬歲!"

  幾乎是一瞬間,女真陣中便是響起了不似人聲的怪叫聲,飄蕩在廣袤的曠野之上。

  咚咚咚!

  女真人獨特的戰鼓聲也在同一時間響起,吹響了戰爭的號角,百余名漢民被身后的女真人用刀驅趕著,扛著身上的夯土,碎石,往前而去。

  令人心顫的哭嚎聲中于風中回蕩。

  仿佛是一頭蘇醒的野獸一般,女真人再度露出了猙獰的面容,迎著耀眼的寒芒,伴隨著整齊的鼓點聲,再度向前方的城池發起了沖擊。

  陽關泄下,一場血戰來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