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607章 后知后覺
  十月二十六,陰。

  寒露已過,縱然是四季如春的南直隸都是不可避免的出現了些許寒意,往來的行人百姓皆是主動的穿上了外衣。

  而坐落于北方的京畿之地更是涼爽,尤其是前些時日剛剛下過暴雨,溫度更是下降了不少,隱隱有些寒意逼人的味道。

  如此詭異的天氣,也讓不少經驗豐富的老農措手不及,皆是感嘆這賊老天倒是越來越"不按常理"出牌了。

  雖然天色才剛剛大亮,但位于紫禁城內廷的乾清宮南書房便已是人來人往,無數宮人內侍皆是小心的操持著,像是要迎接什么人一般。

  片刻之后,一名年輕些的宦官步履匆匆的踏進了乾清宮南書房之中,沖著早已等候在此的司禮監秉筆太監王安耳語了幾句之后,又是沖著坐在堂中的幾名重臣躬身行禮之后方才躡手躡腳的退出了南書房。

  待到那名宦官退出了南書房之后,司禮監秉筆方才拱手沖著堂中的幾名重臣說道:"還請諸位大人稍待,天子起的遲了些,稍后便至。"

  聞聽此話,堂中的幾名重臣皆是微微欠身致意,不動聲色的打量著有些陌生的乾清宮"南書房"。

  天子繼位四年有余,幾乎每一個重要決議都是在位于乾清宮暖閣之中發出,除了大朝會之外,也多是在乾清宮暖閣之中召見他們這些"心腹"。

  卻不知今日究竟是何等原因,居然將奏對的場所由乾清宮暖閣轉移到了更加豁達的南書房。

  堂中年歲最長的內閣首輔周嘉謨微瞇著眼,細細打量著周遭既陌生又熟悉的一切,臉上滿是追憶之色。

  萬歷年間,神宗皇帝因為種種原因,居于深宮之中罕有露面,唯有國家遇到重大問題,需要天子親自出面的時候,才會于南書房之中召見幾名重臣。

  那時的他位居吏部尚書,也曾有幸在此聆聽圣諭。

  只不過他總覺得眼下的南書房與他記憶中相比,卻是顯得有些"寒酸",房中沒有任何的擺設掛飾,唯一的物件便是高掛于墻上的大明疆域圖。

  凝神望去,發現除了早已被大明君臣引為心腹大患的奴兒干都司之外,還有幾處地方被用紅筆標注,顯得格外刺眼。

  仔細觀瞧,那幾處被標注的地方分明是四川,陜北,云南,貴州等地...

  許是出于為官多年的直覺,周嘉謨敏銳的察覺到,這幾處地方定然是得到了天子的授意之后,方才特意標注。

  只是這些地方有什么特殊的呢?

  微微閉上眼,沉吟了片刻之后,周嘉謨突然猛地睜開了雙眼,一道精芒從中射出,神色嚴峻的盯著那幅大明疆域圖。

  天啟元年,四川土司奢崇明擁兵造反被平定之后,天子委任四川左布政使朱燮元擔任四川巡撫并整頓軍務。

  同年,貴州巡撫李蕓向朝廷乞骸骨,經由天子同意,委任太常寺卿王三善接任貴州巡撫,與四川巡撫朱燮元遙相呼應,共同坐鎮帝國西南。

  天啟二年,陜西固原州地龍翻身,天子連發兩道圣諭,委任名不見經傳的官場新人為陜西巡撫,朝廷重臣崔景榮為三邊總督,共鎮陜北。

  天啟三年,云南定遠則是遭遇了洪澇災害,百姓傷亡無數。

  世鎮云南二百余年的黔國公府世孫沐啟元不尊王法,肆意妄為,被當代沐國公沐昌祚"賜死"。

  經由云南巡撫閔洪學上奏,當代黔國公沐昌祚附議,將由黔國公府掌管了兩百余年的"鎮南將軍"之職交了出來,請朝廷委派重臣,擔此重任。

  而后在天子的乾綱獨斷之下,派遣三省總理,五軍都督府都督同知,魯欽率領五千京營士卒趕赴云南,坐鎮昆明府。

  不知不覺間,天子竟是在帝國邊陲留下了如此之多的后手,牢牢把控著西南地區。

  微微側過身,觀瞧身后人的舉動,周嘉謨發現除卻兵部尚書孫承宗之外,其余人等皆是神色輕松的打量著周遭的一切。

  唯有兵部尚書孫承宗與他一般,死死地盯著高掛于墻上的大明疆域圖,滿臉的凝重與驚愕。

  許是心有所感,孫承宗突然將目光從墻上的疆域圖收回,沖著周嘉謨點了點頭,皆是從對方的臉上瞧出了震驚。

  時至今日,他們才知道天子竟然不知不覺中做了這么多事。

  "皇上駕到!"

  一聲突如其來的厲喝,打斷了首輔周嘉謨的思緒,將其重新拉回了現實之中,抬頭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衫,而后對著剛剛坐在首位的朱由校俯首躬身:臣等,參見陛下。"

  抬眼望去,天子朱由校一身常服,面色平靜,司禮監秉筆與御馬監提督一左一右侍立在側,默不作聲。

  "眾卿免禮。"

  沉默了少許,天子稍顯沙啞的聲音在偌大的南書房之中悠悠響起,喚起了早已等候在此的諸位重臣。

  "朕貪睡了些,倒是讓諸位卿家多等了一會。"

  待到眾人重新落座之后,朱由校一邊扭頭示意身旁的司禮監秉筆,一邊略帶歉意的朝著諸位心腹說道。

  自從那一日阿巴亥于乾清宮暖閣侍寢之后,他便是有些食髓知味,一連多日都是令這位女真大妃侍寢,著實體會到了阿巴亥的功夫。

  昨日京師收到了楚王朱華奎主動上書請罪的奏本,心情大好之下,他自然是要找人分享其中樂趣,故而與阿巴亥"舌槍唇劍"到深夜,方才逐漸睡去。

  "皇上言重了,臣等惶恐。"

  聞聽朱由校所言,以內閣首輔周嘉謨為首的諸位朝臣均是挺直了腰背,沖著朱由校微微躬身,口中連道不敢。

  與昔年那位二十余年不上朝的萬歷皇帝相比,朱由校無疑算得上的是"勤政愛民"的好皇帝了。

  "楚王上書請罪的折子昨日便到了京師,想必諸位也都知道,卻不知爾等是何意見?"

  輕輕地擺了擺手,示意身旁的司禮監秉筆為堂中的諸位重臣送上一杯熱茶,朱由校言簡意賅的開始了今日的奏對。

  此話一出,眾人心中便是一凜,"開頭菜"便是商議宗藩嗎,看來今日的這場奏對恐怕不簡單吶。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