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583章 亂局
  見到女真人組成的藍色洋流猶如退潮一般,眨眼間便消失不見,立于陣中的李適不由得臉色一變,有些茫然的看向身旁的韓明璉:"發生何事,女真人緣何突然撤兵?"

  "卑職..卑職不知啊"

  韓明璉也是愣在了原地,望著女真人離去的背影,下意識的低喃道。

  原以為女真人會蜂擁而上,肆意搶奪"戰果",卻沒想到在此等時刻,選擇了突然撤軍?這究竟是何原因?

  須知,面前的公州城門已破,他麾下的兒郎們正在不斷地涌入公州城中,相信用不了多久便能徹底控制住局勢。

  朝鮮,即將改革換代了。

  "不太對,你派人追上去看看。"

  "以那些女真人貪婪成性的風格,怎么可能舍棄掉眼前的肥肉,無故撤退!"

  沉吟了片刻,李適沖著身旁的韓明璉揮了揮手,示意派出騎兵探一探虛實,原本猙獰的笑容也在不知不覺中隱去,轉而變成了一絲不安。

  此事,有些太過于"荒誕"了。

  沖鋒最前方的叛軍士卒們自然是沒有注意到女真人已然悄悄退去,皆是揮舞著手中的長刀沖著已然被攻克的公州城門,呼嘯而去。

  唯有李適,韓明璉等將領隱隱約約的察覺到一絲不對勁。

  "不管了,當務之急乃是盡快占領面前的這座城池。"

  "告訴兒郎們,動作快些。不降者,全都殺了。"

  望著早在一炷香之前便已然倒塌的城門,叛軍主帥李適自臉上擠出一絲陰狠,聲音陰冷的說道。

  按照常理來說,一炷香的時間足以使得大軍進駐面前的這座城池,進而撲殺掉茍延殘喘的守軍才是了,可是為何前方卻是始終沒有傳來捷報?

  "元帥放心,末將親自壓陣。"

  沖著李適點了點頭,韓明璉一拍胯下的戰馬,帶著身后幾名親兵便朝著擁擠的叛軍士卒而去。

  因為城門已然告破的緣故,許多"先鋒軍"也是舍棄了手中的云梯等物,一窩蜂的堵在城門口,并且不知道是不是城內朝鮮守軍悍不畏死的緣故,這些叛軍士卒竟被牢牢的堵在城門之外,動彈不得。

  "一群蠢貨,都堵在這里看什么,架起云梯,給本將拿下這公州城!"

  韓明璉一見城門處的情況,便是氣不打一處來,手中的馬鞭毫不留情的抽在外圍叛軍士卒的后背上,引得陣陣慘叫。

  通過密密麻麻的叛軍士卒,高居于馬上的韓明璉隱隱約約能夠見到城內的朝鮮士卒們早已是提前挖好了深深的溝壑,并躲在巨石之后。用手中的弓弩無情的收割著每一個敢于跳進溝壑之中的叛軍的性命。

  難怪大軍遲遲沒有攻克面前這座城池,竟是被一道溝壑擋住了去路。

  城門狹窄,且有深深地溝壑,縱然叛軍士卒眾多,但也難以發揮出優勢,一個個淪為了城內守軍的活靶子。

  聞聽自家將領的怒喝,一些臉上閃爍著瘋狂之色的叛軍士卒眼中方才恢復了些許清明,像是后知后覺一般,轉身尋找起早已被他們丟棄的攻城云梯。

  如此混亂的模樣,看的韓明璉又氣又怒,多虧朝鮮各地的勤王之師還沒有趕至公州,不然就憑這些"烏合之眾"如何能夠擋住朝鮮各地的援軍。

  "快些,動作再快些!"

  望著手忙腳亂,慌慌張張的叛軍士卒們,韓明璉一邊揮舞著手中的長鞭,一邊高聲催促道。

  雖然不知曉那些女真人為何突然撤軍,但是想必其中定然發生了些許變故,不然那些女真人定然不會無故撤軍。

  須知,即便是朝鮮的援軍到了,以女真人的戰斗力也不會未戰先怯,落荒而逃,相反女真人還會趁朝鮮援軍陣勢未穩的當口,率先出擊。

  以弱勝強這種事情,發生在女真人身上再正常不過。

  而眼下女真人居然在沒有任何征兆的情況下,灰溜溜的跑了,甚至連近在咫尺的公州城都沒有將他們留住。

  很顯然,女真人定然是差距到了某種危險的存在,足以將他們盡數殲滅的危險,故而方才如此行事。

  可是以朝鮮官兵的戰斗力,怎么可能戰勝以一當十的女真韃子呢?

  莫說是朝鮮官兵了,即便是明廷的精銳到了,也無法取得此等戰果,除非..

  不知想到了什么,韓明璉突然臉色大變,眼中也是泛起了一抹驚恐,而后竟是舍棄掉了四周的士卒們,徑自拍馬趕回了后方的大營之中。

  如此舉動,也令得四周的叛軍士卒們面面相覷,手上的動作也不由自主的慢了下來,攻勢也沒有剛剛那般兇猛了。

  這時,一些心思機敏的叛軍士卒們已然發現,那些被他們視為后盾的女真人,已在不知不覺間消失,全無蹤跡。

  "女真人跑了!"

  不知是先開了頭,伴隨著一聲聲驚慌失措的吶喊,一種不安的情緒也在這些士卒們的心中滋生出來。

  趁著這個當口,公州城上再度傳來了稀稀疏疏的火炮聲,令得聚集在城門之外的叛軍士卒們死傷慘重,殘肢斷臂散漫一地。

  一股濃郁的近乎有些刺鼻的血腥味,也是猛然出現,與彌漫的火藥味以及金汁所散發出來的惡臭夾雜在一起,令得不少叛軍竟是忘記了身處何處,彎著腰,自顧自的作嘔起來。

  "元帥,元帥!"

  "卑職或許知道發生何事了!"

  韓明璉拍馬揚鞭,沒用多久便回到了營地之中,迎著李適有些審視的目光,便是頗為驚慌的喊道。

  此話一出,令得李適本已出現在喉嚨中的話語,又重新咽了回去。只是神色不善的盯著面前的韓明璉,打算等他說完再追究其臨陣脫逃的責任。

  "元帥,興許是明軍到了,故而那些女真人方才未戰先怯,落荒而逃!"

  此話一出,本有些喧鬧的四周頓時為之一靜,此地的所有將士均是不由自主的閉上了嘴巴,死死的盯著跪在地上的韓明璉,臉上泛起了一抹驚恐。

  "你...你確定?"

  叛軍李適也像是被嚇住了一般,沉默了好久,方才顫顫巍巍的問道。

  "思來想去,也唯有這一種可能,方才能令得女真人無故而退了!"

  韓明璉猛地抬起了頭,使得李適可以清楚的看清其眼中的驚慌之色。

  似乎是"一語成讖",韓明璉的話語剛落,便是聽到從大營后方傳來了若隱若無的馬蹄聲,令得在場的所有人,臉色瞬間煞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