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538章 聯李抗夷
  "一官,此言為真?"

  不知過了多久,就當鄭芝龍已然有些逐漸不知所措的時候,南居益那道有些厚重的聲音在官廳內緩緩響起。

  聞聽此話,仿佛如大雨傾盆一般,鄭芝龍瞬間清醒。

  "不敢瞞督撫大人,那些紅夷人正被家父扣押在府邸之中,等候督撫大人發落。"

  沖著南居益躬了躬身,鄭芝龍疾聲說道。

  他知道,面前的這位福建巡撫可不是平日里與他們打交道的那些夷人可比,他們麾下所擁有的"勢力"在南居益所代表的的大明朝廷面前不值一提。

  宛如螻蟻和巨象之間的區別一樣。

  他們或許能夠趁著朝廷沒有反應歸來之前,令其煩擾一陣。但是當大明將戰爭機器緩緩發動,并將矛頭對準他們的時候,他們將無所遁形。

  即便大明水師遠不如昔年鄭和太監遠渡南洋那般恢弘,但也遠不是一個"走私武裝"可以比擬。

  國家機器面前,容不得任何"勢力"或者"部落"挑釁,比如關外的女真人,亦或者像他們這樣的"海盜"。

  "那些紅夷人尚在?"

  經歷了最初的慌亂,南居益逐漸恢復了往日的鎮定,眼神深邃,聲音平淡的問向下首的鄭芝龍。

  "尚在,家父不敢輕舉妄動,怕打草驚蛇,令得澎湖之中的紅夷人有所防范,故而正在想方設法的與他們周旋。"

  "特命一官報予督撫大人知曉。"

  "事情緊急,還請督撫大人早作決斷。"

  一聽南居益的話語,鄭芝龍心中便是一喜。他知道,事情已然成功了一半。

  "很好,李旦一心報國,本官很是欣慰。"

  "待到此間事了,本官定然親自上奏,保爾等一個前程。"

  似乎是猜出了鄭芝龍心中所想,南居益微微一笑,迎著鄭芝龍殷切的眼神,悠悠說道。

  對于面前的這位鄭芝龍和他身后的李旦打的是哪般主意,南居益再清楚不過。

  天下熙熙攘攘皆為利來,沒人能夠免俗。

  看在那李旦如此"識舉"的份上,再加上自己從旁為其美言幾句,應當能令朝廷將其"招安",并給予其一個前程吧。

  南居益幾乎可以篤定,若是這鄭芝龍所言為真,紅夷人當真有所異動,似要圖謀大明,率先開戰,而作為拉攏對象的李旦卻是不為所動,"一心報國"的時機傳遞至京師,天子定然不會虧待了這李旦。

  就是不知道,天子的手筆會有多大。

  "多謝督撫大人!"

  正當南居益暗自思索的時候,卻聽得一道驚喜的有些顫抖的聲音自官廳中傳來,與其一同響起的還有清脆的磕頭聲。

  抬眼望去,卻是剛剛還立于堂下的鄭芝龍早已跪在地上,神色激動的望著自己。

  "起來吧,這是爾等應得的。"

  隨意的擺了擺手,南居益喚起了面前的這位年輕人。

  他突然有些慶幸,幸虧自己心血來潮,召見了這鄭芝龍,不然險些誤了大事。

  遠的不說,至少沿海地區的百姓們定然會遭受重創,哪怕他日后率兵將這些紅夷人盡數剿滅也是于事無補。

  "督撫大人,卻不知一官該如何做?"

  見南居益雖然答應了給予他們一個前程,卻是遲遲沒有應對的措施降下,鄭芝龍也不由得有些疑惑。

  那些紅夷人,究竟是放還是殺,至少也得有個安排不是。

  "不慌,本官稍后派人與你一同回返。"

  "可假意答應那些紅夷人的安排,將時間拖得越久越好。"

  南居益沖著鄭芝龍微微一笑,像是胸有成竹一般。

  他不可能因為鄭芝龍的一面之詞,便是選擇相信,他自然還要派人驗證一番。

  若是確定這鄭芝龍所言為真,他也好有足夠的時間來應對。

  至少,也要報予朝廷知曉。

  "俞咨皋何在!"

  忽然,南居益沖著官廳之外招呼了一聲。

  片刻之后,一名身著盔甲,身材魁梧的將領走進了官廳之中,沖著案牘之后的南居益躬身行禮。

  此人約莫六十歲上下,發須已然有些斑白,但是身上的氣勢卻是駭人,雖然未與鄭芝龍搭話,但僅僅只是一瞥,便令得鄭芝龍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此人身上,好重的殺氣。

  再一聯想到剛剛南居益對此人的稱呼,鄭芝龍臉色大變,竟然下意識的朝旁邊跨越了一步,似是不敢與此人保持太近的距離。

  坐在上首的南居益自然注意到了鄭芝龍的小動作,眼中不由得出現了些許笑意,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

  人的名,樹的影。看來這俞家的名頭在這東南沿海地區,當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俞總兵,澎湖之中的紅夷人似有異動。"

  "稍后便麻煩你帶著人親自走一趟,探明其中真假。"

  輕輕搖了搖頭,南居益緩緩的沖著堂內的這名將領說道,因此之中竟然隱隱約約的夾帶著一絲敬意。

  這一幕若是傳出去,定然會驚掉無數人的下巴。說不定那些風聞奏事的御史們會瘋了一般的彈劾南居益。

  堂堂福建巡撫,掌一省軍政大權,代天巡狩的封疆大吏卻是對一名武將如此敬重。

  一旁的鄭芝龍見到南居益如此表現,更是堅定了自己心中的那個猜測。

  這名身上有著濃郁殺氣的老將,果然是昔日立下赫赫戰功,被稱為"俞龍"俞大遒的幼子,俞咨皋。

  俞大遒東征西討三十余年,立下赫赫戰功,與當時的另一位名將戚繼光并稱為"俞龍戚虎",聲勢位于戚繼光之上。

  在福建乃至整個東南沿海地區,直至如今,俞大遒這個名字都依然能夠令得小兒止住啼哭,即便他已經亡故了四十余年。

  "督撫放心,卑職領命。"

  一聽澎湖之中的紅夷人似有異動,俞咨皋臉色便是一寒,雙目之中也夾帶上了一絲怒火。

  他的父親與倭寇打了一輩子交道,耳濡目染之下,俞咨皋自然是對這些與倭寇互為一丘之貉的紅夷人沒有半點好感。

  更別提,澎湖之中的紅夷人已然占據澎湖數年,并多次出兵襲擾福建沿海地區,令得百姓們死傷慘重,苦不堪言。

  "去吧,一切見機行事。"

  又是揮了揮手,南居益下達了逐客令,事關重大,他必須盡快報予朝廷知曉。

  卻不想遼東戰事剛平,自己這東南地區倒是又起波瀾...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