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407章 熊廷弼的底氣
  及至深夜,沈陽城經略衙門內依舊燈火通明。

  后宅書房內,氣氛有些劍拔弩張。

  廣寧巡撫洪承疇一臉憂慮之色,遼東巡撫袁應泰也是一臉嚴肅,說不出的凝重。其余幾名軍將也是一言不發,正襟危坐。

  "經略,您今日之舉卻是有些草率了。"

  洪承疇嘆了口氣,神色之間有些糾結。

  即便是那毛文龍所言有些道理,也該令其歸屬登萊水師節制,不可令其自作主張,肆意而為。

  他與毛文龍共事許久,對毛文龍自認為也算有些許了解,對于平日里毛文龍的一些所作所為也略有耳聞。

  他總覺得毛文龍此人所圖非小,野心極大。

  "彥演,你想的有些多了。"

  熊廷弼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搖搖頭,絲毫沒有將洪承疇的擔憂放在心上。

  "經略,他.."

  見熊廷弼不以為意,洪承疇連忙便要進言,只不過剛張嘴,就被熊廷弼給打斷了。

  "即便日后他真的生出了一些不該有的心思,直接斷了他的補給也就是了。"

  熊廷弼眼神一凜,聲音也變得有些強硬了起來。

  他又何嘗不知毛文龍所圖非小,可眼下遼東局勢緊張,能多一個人站出來自然是好的,至于日后的弊端,倒是有些顧不上了。

  更何況,即便那毛文龍真的有想做"海外天子"的心,他也得有那個實力吶。

  見到熊廷弼這般言說,洪承疇微微一嘆,臉上雖然仍有些許不甘,不過卻并未繼續言語。

  "大來,關寧鐵騎如何了?"

  熊廷弼并未理會臉上仍有不甘之色的洪承疇,而是扭頭看向身旁的副手,問起了正在操練的騎兵事宜。

  聞聽涉及關寧鐵騎,洪承疇也有些坐不住了,連忙將目光同樣投向了遼東巡撫袁應泰的身上。

  關寧鐵騎,事關日后能否順利收復遼東,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昔日進京面圣,向天子請賞百萬兩白銀,并集大同,宣府,薊鎮等地的戰馬編練騎兵兩萬,如今已經過去了半年多的時間,卻不知成果如何。

  "督撫放心,兵仗局新研發出來的三眼神銃正在源源不斷的運往遼東,已經逐漸裝備到軍士們的身上。"

  袁應泰聞言,臉上閃過一抹興奮,快速的向著熊廷弼回稟。

  他本就擅長民生等事,似這等后勤統計最是熟悉不過,遼東鐵騎的一應吃穿用度全是由他親自負責。

  聞聽此話,一直正襟危坐,啞口不言的祖大壽臉上迅速涌現了一抹狂喜,頗為興奮的揮了揮手:"好,有此物在手,看女真鐵騎如何逞兇。"

  三眼神銃,全長約120厘米,共有三個槍管,槍頭突出,全槍由純鐵打造,射擊時可以輪流發射,是遼東鐵騎的標準裝備。發起沖鋒時,遼東鐵騎即沖入戰陣,于戰馬上發動齊射,堪稱一大殺器。

  昔年李成梁麾下的遼東鐵騎之所以能夠縱橫遼東多年,此物便占據了很大一部分原因。

  而且在萬歷朝鮮戰爭中,他的父親祖承訓便是率領著遼東鐵騎用三眼神銃重創日本小西行長的第一軍。

  他自然是明白三眼神銃對于遼東鐵騎的重要性。

  "好,此中詳細還是勞煩大來多用用心。"

  熊廷弼也是面帶微笑,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

  常言道,朝中有人好做官。

  有了朱由校的鼎力支持,熊廷弼自是不用為這等微末小事而憂心。

  更別說,朝廷每月都會源源不斷的為遼東送了新研發出的"燧發槍",此物較之以往,不但簡化了射擊過程,提高了發火率和射擊精度,令熊廷弼大為驚喜。

  "滿桂,曹文詔,祖大壽你們三位日后也要多費些心思,關寧鐵騎事關日后能否平定遼東,務必口耳并重。"

  清了清嗓子,熊廷弼對坐在稍遠一點的三名宿將朗聲說道。

  滿桂和曹文詔二人還稍好一些,只是殷切的點了點頭。倒是祖大壽的臉上涌現了一抹不可思議。

  他自然是聽懂了熊廷弼的言外之意。

  難道他祖大壽也有機會,執掌關寧鐵騎?

  要知道無論是朝廷還是熊廷弼都對這支騎兵寄予眾望,是日后平定建州女真,收復遼東的關鍵所在。

  一想到自己有機會執掌這支騎兵,祖大壽便覺得面紅耳赤,呼吸有些急促。

  要知曉,他可是犯有"前科"的啊。

  "皇恩浩蕩,盡心做事即可。"

  熊廷弼自然差距到了祖大壽的異樣,對于其這般反應也是頗為滿意,夾帶著一絲笑意,給予了其一個肯定的回答。

  "眼下我遼東軍已逐漸站穩腳跟,天子已經給本官下了密旨,短時間內應以休養生息為主,不宜輕啟戰端。"

  "可傳令朝鮮駐軍周遇吉,令其見機行事。"

  "在女真人后方襲擾便可,決計不可貪功冒進。"

  定了定心神,熊廷弼再度開口。

  他私底下與袁應泰不止一次的估算過遼東一年所需花費,最后得出了一個令他們二人極為震驚的數字。

  尤其是朱由校對熊廷弼幾乎是予取予求,從來不曾有絲毫猶豫,故而給了熊廷弼一種錯覺,好似大明國庫仍然充盈。

  直到前些天,他收到天子的密旨之后,方才知曉,原來國庫早已空虛,一直是天子力排眾議,勉強維系著遼東的軍費。

  回想過去的三年,遼東幾乎每年必有一場惡戰,陣亡將士何止數千,花費的錢糧更是一個天文數字。

  如此折騰下來,即便是明廷這個龐大的國家機器也有些不堪重負,需要歇息片刻了。

  眼下凜冬將至,沒有了朝鮮的援助,想必女真人怕是不太好過。

  熊廷弼相信,給予自己一些時間,待到遼東軍卷土重來,關寧鐵騎大成的時候,勢必會亮出最兇狠的獠牙,像一頭餓狼一般,狠狠的撲在建州女真的身上。

  到了那時,就是收復犁庭掃穴,收復女真的時候了。

  熊廷弼不由自主的將頭扭向東北方向,眼中滿是戰意。

  就連明廷都有些不堪重負了,想必女真人更是不堪,也不知那老酋在赫圖阿拉,作何感想。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