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375章 定國公府鎮南京
  "臣,徐希見過陛下。"

  乾清宮暖閣內,身著一品國公補服的定國公徐希面色恭敬,聲音嚴肅的沖著案牘之后的天子躬身見禮。

  "定國公不必多禮。"

  朱由校望著自己面前的定國公徐希,神色有些復雜的說道。

  他即位之初,大明尚有五家世襲罔替,與國同休的國公府。

  可是隨著成國公府私通建奴,魏國公府意欲謀反接連被鏟除之后,眼下的大明只剩下了三家世襲罔替的國公府。

  其中,還有一家是遠在帝國邊陲,世鎮云南的黔國公府。

  "老國公的身子骨如何?"

  短暫的失神過后,朱由校朗聲朝著面前的徐希問道。

  眼前的定國公雖然年歲要比英國公張偉賢小上不少,但是身體狀況卻是遠遠無法與老當益壯的張偉賢相比。

  聽聞徐希身體自幼就不太好,近些年更是常年抱病,閉府不出。

  此刻朱由校的心中出現了一絲波動,定國公徐希真的能擔當起自己交予他的重任嗎?偌大的南直隸,他真的管得過來嗎?

  聞聽此話,定國公徐希苦笑一聲,下意識的便要開口。

  "謝陛下關心,臣.."

  話還沒說完,就被一陣劇烈的咳嗽而打斷。

  見狀,一旁伺候的王安連忙眼疾手快的走到徐希身后,輕輕的為其摩挲著后背。

  片刻之后,徐希的咳嗽方才好轉,臉色也好看了一些。

  "多謝王公公了.."

  徐希扭頭看向身旁的王安,自臉上強行擠出了一抹笑容,聲音有些微弱的說道。

  "國公爺客氣了,您還是要注意身體啊。"

  王安連忙點頭還禮,并好言安慰。

  見此情況,朱由校眉頭微皺,微不可查的嘆了口氣。

  看來這徐希的身體狀況遠比他想象的要糟糕啊。

  "陛下,可是有事要交予我定國公府?"

  "還請陛下示下,我定國公府愿為陛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徐希仿佛沒看到朱由校有些難看的臉色一般,徑直一躬身,繼續之前的話題。

  由不得他不著急,自從天子繼位以來,天子對于英國公府的寵信那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但是不知為何,天子卻是始終對定國公府不聞不問。

  明明在天子剛剛繼位,著手整頓京營的時候,他定國公府也在第一時間,如同英國公府一般,站在了天子的身后。

  可是卻一直得不到天子的重用。

  眼下三年多的時間過去了,天子好似如夢初醒一般,終于想起了他定國公府,并單獨召見,顯然是有事要交代下來。

  定國公徐希自然要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須知,昔年他祖父徐文璧在位的時候,定國公府一脈才是整個大明最為炙手可熱的勛貴。

  他祖父更是被萬歷皇帝夸贊為"班首重臣",等到祖父去世的時候,更是追贈為特進光祿大夫、柱國、太師兼太子太傅。

  此等榮耀,自有明以來,也僅僅寥寥數人享受過而已。

  而等到他襲爵定國公之后,由于身體原因,逐漸退出了朝野中的角逐,漸漸變成了一個富貴國公,再也不能恢復之前的榮耀。

  聞聽此話,朱由校便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定國公徐希還真是敢允諾啊。

  像他這般身體情況,朱由校都懷疑他能不能克服舟車勞頓,一路順利的抵達南京城。

  "陛下,不敢欺瞞陛下,老臣雖然已是風燭殘年,艱難度日。但是老臣膝下尚有子嗣,我定國公一脈愿為陛下解憂。"

  許是瞧出來了朱由校臉上的無奈之色,定國公徐希連忙回稟,聲音有些急促。

  他的身體,他自己清楚。平日全仰賴著那些名貴的湯藥以及補品方才茍延殘喘著,定然是經不起舟車勞頓的。

  但是還好,他膝下還有子嗣。

  聽聞英國公世孫張世澤就被皇上委以重任,充入軍中,派往遼東參戰。

  同為大明最頂級的勛貴,定國公徐希如何不明白朱由校的良苦用心。

  那張世澤哪里是去參戰的,那分明就是積累經驗,積攢軍功的。顯然,天子對于張世澤日后另有安排,不愿意其成為一個碌碌無為的閑散國公。

  既然英國公張偉賢舍得將自己的長孫派往遼東,那他也舍得將自己的長子交予天子使喚。

  在大明,唯有牢牢抱住天子大腿,方為上上之選。

  "這..."

  聽到定國公徐希的話,朱由校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猶豫之色。

  他之所以區別對待,遲遲不對定國公府委以重任,就是因為在真實的歷史上,末代定國公徐允禎的所作所為與末代英國公張世澤形成了強烈對比。

  崇禎十七年,甲申國難,李自成率闖軍入城,崇禎皇帝于煤山自縊。英國公張世澤陪同殉國。

  而徐允禎則是率領闔府上下,投降了闖王李自成,希翼留有一命,而后被拷掠致死。

  正是因為這種先入為主的觀念,才使得朱由校對于定國公府的觀感沒有那么好,所以在這幾年中一直對定國公府不聞不問。

  但是聽到定國公徐希的話后,朱由校又有些猶豫了。

  定國公府與魏國公府同出一脈,均為中山王徐達之后,并且同為世襲罔替的國公,由定國公暫時鎮守南京,充當以前魏國公府的作用再合適不過。

  "陛下,還請示下。給我定國公府一個機會。"

  定國公徐希一瞧朱由校的神色,便知道這位年輕的天子心動了。

  年老成精的他連忙順勢跪倒在地,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

  是非成敗,在此一舉。

  "罷了,王安,將定國公摻起來吧。"

  "老國公所言不差,朕的確有事要你定國公府去做。"

  "眼下南直隸局勢尚穩,朕有意將五軍都督府都督同知魯欽派往云南坐鎮。南京那邊,朕需要信得過的勛貴幫朕盯著。"

  雖然南直隸一些心懷不軌的勛貴們都已經被一網打盡,那南方畢竟自國朝以來,便是那些世家大族的天下,更是東林官員們的大本營。

  雖然南京六部均被朱由校換成了自己的人,但俗話說縣官不如現管,各地官府若是在背后搞些小動作,即便是朱由校也有心無力。

  所以短時間內,勢必需要一名身份尊貴的勛貴坐鎮。

  若不是顧忌皇明祖訓,以及怕其余親王心中生出不該有的念頭,朱由校都想委任宗室藩王坐鎮南直隸。

  "老國公既然身體有恙,那便讓定國公世子辛苦一趟吧。"

  朱由校眼中精光一閃,不再猶豫,做出了最后的抉擇。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