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揚明 > 第271章 回襲撫順
  "祖寬,將她們都帶上,隨我回返。"

  祖大壽的臉上泛起了一抹激動,用刀柄指著賬內一指賬內這幾名身著異族服飾的女子,示意身旁心腹將她們都帶走。

  "家主,這些女人不過是累贅而已,何不殺之?"

  祖寬看著帳內的幾名面露驚恐神色的女子,臉上有些許的不解。

  這些異族女子帶回去有什么用?難道家主瞧上了眼前的這些人?可是在他的印象中,自家家主不像是貪戀女色之人啊。

  "蠢貨。這些人能出現在這里就知道這幾個女人非富即貴,即便不是那老酋的女人,也估摸是什么勞什子福晉格格..."

  祖大壽的臉上有著毫不掩飾的興奮之色。

  "速速將她們帶走,回頭獻于皇上。"

  隨著祖大壽的一聲令下,他身旁的心腹們便是手起刀落將那幾名鶯鶯燕燕制服,也顧不得她們仍在不斷掙扎,直接捆好扔在馬上。

  "將這什么汗宮給老子一把火燒了。"

  "給你們一炷香的時間,將這城中的建奴,成年男子全都殺了。"

  在見到那些女人的一瞬間,祖大壽就消了遠征赫圖阿拉的心思。

  一是因為赫圖阿拉城距離此地,路途相對而言頗為遙遠,若是貿然前往,一旦在中途碰到赫圖阿拉的援軍,就憑他手下這些人定然不是那老酋統領的正黃鑲黃二旗的對手。

  二是倘若就此回返,說不定還能配合曹文詔與滿桂,將撫順的那些建奴盡數絞殺。如此戰果可遠比突襲赫圖阿拉,斬殺幾個韃子之后狼狽逃回可強得多。

  ...

  "韃子就這點玩意?還值當弄個府庫?"

  望著被眾人發現的府庫,祖大壽有些意興闌珊的說道。

  很難想象,作為韃子的"陪都",薩爾滸城中的府庫之中僅有零零散散的些許銀兩堆置在地上,不過糧食倒是頗多,堆積成小山。

  "將這些糧食分一些給城中的漢民,其他的一把火全燒了。"

  簡單搜尋了片刻,祖大壽便起身朝外面走去。

  此時的薩爾滸城已經淪為新的人間煉獄,穿甲執刃的遼東軍縱馬搜尋整個薩爾滸城,只要見到建奴模樣的成年男子便是狠狠一刀,終結他的生命。

  到最后,祖大壽也沒有下令屠盡薩爾滸城中一切建奴,僅僅是針建奴的成年男子,轉而放過了那些婦孺老弱。

  即便是這樣,祖大樂的臉上也有一絲不忍。

  "大兄,若是八旗兵咱們殺也就殺了,可這城中更多的都是些手無寸鐵的普通人,弟弟只怕日后朝中那些大臣會給咱們扣上一頂弒殺的帽子.."

  聽到自己堂弟的話,祖大壽的臉上露出了一抹不屑:"那些勞什子書生懂個屁?建奴男子號稱上馬為兵,下馬為民豈是浪得虛傳?搭理他們作甚。"

  "倘若我等真放過眼前這群人,恐怕反而會引來皇爺不喜..."

  單單從朱由校即位以來針對于遼東的諸多政策便能知曉當今天子對于遼東的態度,在天子的眼中儼然已經將關外的女真視為頭等大敵。

  聽到自家大兄如此言說,祖大樂臉上最后一絲的糾結也迅速斂去,定了定心神,抓起手中的長刀也加入了追殺建奴的隊伍之中。

  的確如自家堂兄所說,倘若對這些建奴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祖寬,動作快點,那勞什子汗宮趕緊給老子燒了。區區關外女真,也敢沐猴而冠。"

  見得不遠處的汗宮仍然毫無異樣,祖大壽不由得有些惱怒,不斷的催促自己的心腹。此時他突然覺得眼前的這座汗宮,分外的扎眼。

  話音剛落,祖大壽就發現祖寬帶著幾個人從汗宮中走出,向著自己點了點頭。

  見狀,祖大壽臉上的不滿方才散去。

  "走,隨本將回援。回襲撫順!"

  祖大壽翻身上馬,沖著亂作一團的薩爾滸城,厲聲嘶吼。

  隨后也不待眾人反應,便徑自拍馬率先離去。

  "隨家主回援!"

  所有聽到祖大壽聲音的騎士均是高聲附和,呼喊他們的同伴。

  ...

  ...

  "祖將門,薩爾滸城如何了?"

  及至渾河岸邊,總兵尤世功率領著大部隊終于是姍姍來遲,正巧碰上一馬當先的祖大壽。

  "總兵大人放心,末將率人血洗薩爾滸城,挑了那老酋的汗宮。"

  提及此事,祖大壽的臉上也泛起了一抹笑容,有些驕傲的沖著眼前的尤世功說道。

  "好,好..如此,祖將門怕是升遷在即了,倒是提前給祖將門賀喜了。"

  尤世功聞言先是一愣,隨后便自臉上強行擠出了一抹笑容,聲音有些苦澀的說道。

  當今天子最重軍功,恐怕這一役過后,眼前的祖大壽就要跟自己平起平坐了,說不得位置還會在自己之上...

  尤世功絲毫沒有懷疑祖大壽話語的真假,因為他已經看到了祖大壽身后的騎兵們身上幾乎全被血液浸透,很明顯就是因為殺戮過多而導致的。

  更何況,尤世功已經看見薩爾滸城上方,那若有若無的黑煙...

  "總兵大人,末將提議我等即刻回援,相助曹總兵和滿總兵,將撫順的那些韃子全殲。如此方顯總兵大人神威。"

  祖大壽聽到尤世功的恭維倒是沒有絲毫自滿,反而頗為謙遜的向尤世功一拱手,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他也知曉此次突襲薩爾滸城的軍功全在自己的身上,定然有些扎眼了。不若分一些出去,如此才為中庸之道。

  尤世功聽到祖大壽的話后,幾乎未經思考,便是連忙頷首。

  若是按照熊廷弼原來的部署,是想讓他們這一行人遠征赫圖阿拉城的,可是熊廷弼也沒有將話說死,因為他也知曉戰場瞬息萬變,不能事事如意。

  眼前祖大壽的意思非常明顯,與其去遠征那赫圖阿拉,不若將近在咫尺的撫順韃子一網打盡,也好分潤一些軍功,以免無功而返。

  "諸將士聽令,隨我殺回撫順,全殲建奴。"

  尤世功沖著祖大壽投去了一個感激的笑容,隨后便掉轉馬頭,準備率軍回返。

  倘若他們此時率軍回援,說不定還真有可能撫順的那些韃子一網打盡。

  "快,跟上總兵大人!"

  祖大壽也是狠狠的一揮馬鞭,率領著身后的遼東鐵騎跟在尤世功身后。

  不過此次他刻意的保持了速度,始終落后尤世功的大部隊一段距離,以免他們再度沖到尤世功前面,搶了尤世功的率先回援之功。

  有時候,打仗打的是人情世故...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